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陈忠实先生专题

回忆陈忠实老师的三次笑(陈毓)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 发表时间:2016-05-05

  现在想来,竟觉些许宽慰。这天早上我例外地早到单位,被同样例外早到的同事在编辑部楼下邀约,去隔一条朱雀大街的荐福寺“走路”。荐福寺中有千年古树十余棵,柏树、松树、楸树、国槐,从那些老树下过,像是心神的沐浴。我们绕小雁塔行,转塔。记得我说,既然转塔,就有讲究,得转三圈。我们转够三圈,赶八点半前两分钟到单位刷指纹。这是4月29日早,从7:40到8:28。之后我就知道那个叫陈忠实的人永远离开我们了,我今生不可能再在任何地方听见他那极富特点,隔着几级台阶都能听到的哈哈哈的笑声了。我从编辑部朝东的窗子眺望小雁塔,塔影寂寂,天空虚幻,像是藏着我看不懂的秘密。我的眼泪不可遏制的奔涌而出。

  此刻坐在这里回想,我想这是苍天垂怜我吗,让我在那个时刻,在荐福寺转塔,完成一个仪式。我想这话假使陈老师苍天有知,定会发出他那独特的哈哈哈的笑声,一笑了之,他才不以我这点迷信为意呢。

  他总是这样哈哈哈地笑,比如初相识。这个日子总记得,1997年6月12日,陕西召开“商洛作家群作品研讨会”,商洛本土的、已经居于长安的大小作家,以及各路评论家、媒体人齐聚。地点定在商洛和西安的中间地段,半坡。我当时作为商洛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