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陈忠实先生专题

白鹿原上陈家坡 雨中缅怀陈忠实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 发表时间:2016-05-15

  “樱桃红了,老陈走了”,陈忠实先生去世以后,这是白鹿原的乡亲们表达哀思时常说的一句话。鲜为人知的是,早在51年前,陈忠实先生就在白鹿原上陈家坡写下过散文《樱桃红了》,刊发于1965年12月5日《西安晚报》。

  “回到原上,寻找陈忠实留下的文学印记”,5月14日,陈忠实先生“三七”第一天,西安中雨。在陈忠实先生出生地西蒋村、处女作诞生地陈家坡村,众多作家、文学爱好者冒雨前往白鹿原寻找一代文学巨匠留下的文学印记。

  《樱桃红了》、《陈家坡家史片段》是陈忠实先生早起散文、快板作品,分别发表于1965年12月5日、1月28日《西安晚报》,51年后的初夏时节,白鹿原上樱桃红了,陈忠实却永远去了,白鹿原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陈忠实,先后发出邀约,“三七”首日,秦岭山中雨雪交加,西安城中雨流如柱,来自西安、长安、蓝田、阎良等地作协的作家们相约来到白鹿原,在西蒋村陈忠实故居门前深切缅怀,在陈忠实上小学的华胥镇拜谒中华始祖母,在陈忠实先生创作《樱桃红了》、《陈家坡家史片段》的创作地采风。

  陈忠实先生的侄子、西蒋村书记陈益说,二爸去世前一天还跟他写过几个字,说你现在是给乡亲干事情,“把事干好,把人活好”。文学从这里起步,“风畅白鹿原、幽远陈家坡”,陈家坡村书记杨博表示,陈忠实先生不仅复活了“白鹿原”这个古称,对白鹿原的一草一木,农民的生活充满感情,早在初中二年级就写过《桃园风波》,写过大量反应白鹿原农民生活的作品,如《杏树下》、《毛茸茸的酸杏》、《到白杨树背后去》,陈先生去世之时,正值樱桃红时,省作协大院、白鹿原上的樱桃都红了,更是让人想起陈忠实先生早起的散文作品《樱桃红了》,村民们说“樱桃红了,老陈走了”,心里非常难过。

  陈忠实先生去世后,许多文友重新找到陈先生这篇散文《樱桃红了》,正值樱桃红时,近期探访先生故居,到西蒋村、陈家坡村摘樱桃的市民非常多。5月14日一早,被陈忠实先生成为“距离我最近的中国作家”,白鹿原上二炮工程大学、以“大校吼秦腔”闻名军旅作家韩怀仁雨中吼起秦腔,表达追思,陈忠实先生多年同事,《延河》杂志副主编、陕西作家网主编姚逸仙当场赋诗追思 “当年拥炉相对饮,今朝院中不见公。无奈白鹿随黄鹤,停著罢盏叹长空” 泪水潸然令人动容。

  陕西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表示,一道原、一部书已经成为陈忠实先生对陕西文学的重要精神遗存,鼓舞着更多的后辈作家。陕西职工作协主席、邮政作家周养俊谈到陈忠实的邮政情结,白鹿原陈忠实通邮往事,饱含真情。长安、蓝田、阎良等与陈忠实先生有过密切缘分的作协组织昨天在现场表达了追思,长安作协主席张军锋、阎良作协主席冉学东、青年作家、学者史飞翔、袁国燕、张焕军、陈翼鹏、孙亚玲、曹林燕、文彦群、张立、贺西勇、杨栓印、段路晨等参与缅怀并分别发言。灞桥区相关领导参加活动。西蒋村、陈家坡村民分别讲述陈忠实白鹿原后背的故事。

  《樱桃红了》不仅是一篇散文,更成为一种文学印记,等待陕西文学新人进一步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