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陈忠实先生专题

陈忠实先生与韩城人有缘(薛云平)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 发表时间:2016-05-18

  2016年4月29日早晨7时45分,这个刻骨的日子,著名作家陈忠实因病在西京医院逝世,享年73岁。不幸的消息借助现代传媒,几乎是第一向韩原袭来,梁山垂首,居水呜咽。韩城各界有识之士发唁电写文章,或相约奔赴省作协追思堂祭奠,去西安殡仪馆最后送别,适时不断向外界表达了韩城五十万人民对陈忠实一腔悼念之情。有一则微信在龙门传播迅猛:重读《白鹿原》!有的人还活着,他的作品已经没人读,有的人虽然死了,可他的作品还让人们反复的去读,甚至十遍八遍。演译出现实版好作家与读者们的鱼水深情。人们不禁要问:陈忠实生前与韩城人究竟有过怎样的交集来往,才能自然而然地宛如一石千浪,令圈子内外的读者动容不异。

杜鹏程墓碑落成与陈忠实首次来韩

  杜鹏程1921年出生于我市夏阳乡苏村。17岁参加革命。他创作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是我国当代军事文学的奠基之作,在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位置。是一位驰名环宇,功载千秋的著名作家。1991年10月27日在西安逝世。

  市委、市政府根据家乡人民的心愿,征得杜鹏程夫人张文彬同意,周年祭日安葬在三山公园。1993年清明节当天,宛如家乡人民献给英灵的一首祥和安魂曲,杜鹏程墓碑在象山之巅奠基碑石揭幕,省文联,市级各部门领导以及杜鹏程夫人分别向这位已故著名作家致祭。“杜鹏程墓碑”的碑文由著名书法家石宪章题写。

  岁月匆匆,二十三年后我访当事人,多数回答记不住了,为了调查清楚,我拔通了远在上诲的杜鹏程夫人已经85岁高龄的老作家张文彬的座机,老人很慈祥,思维很敏捷,回答也清楚。她说:老了记不清,陈忠实好像没来!杜鹏程当时去逝,规定丧事从简,只有作品研讨会如期举行,来了许多领导同志还算可以!忠实就是个农民,赶上了好时候,习近平也送了花圈,悼念活动影响很广泛,挺好的!放下电话,正好收到时任市委宣传部部长薛武辰从微信发来他当天的工作日记,让人一目了然,为佐证期间,全文抄录如下:

  一九九三年四月五日,星期一,晴。组织杜鹏程先生祭奠活动。来人有杜鹏程夫人张文彬,省作协陈忠实。大家一起到象山为杜鹏程先生扫墓。范旺林副书记宴慰陈等一行。

  为了弄清楚陈忠实来韩,我先一天打电话求助,现在终于悬念冰释,如愿以偿! 关于范旺林,陈忠实喝酒这件趣事,我曾听范本人讲过,陈忠实自称:长安第一杯,军人出身的范笑说,北京一个名书法家酒桌上败了,术给我写了:酒仙。咱今晚海饮,看看:谁更历害!两个知天命的汉子拼上了,结果先把陈忠实喝倒了,范说自己也醉了。一醉方休让彼此之间印象难忘。2004年,青年摄影家郭宗义要出版作品画册,贾平凹题写书名《溥彼韩城》,已经快到陈忠实工作室门口,心里没了把握,情急之中打电话范书记,范打通忠实手机,报上名字没了印象,一说喝酒醉了倒了,陈作家啊呀了一声:是书记,请直接说事吧,满口答应,郭宗义进门,宣纸已经铺开,略加思索,饱蘸浓墨,挥豪写下一幅:

向韩城的历史致敬  为韩城的未来喝彩

  从中不难看到陈忠实对韩城悠久历史的厚爱,以及对韩城快速发展的未来更加美好,十分自信,并充满期待!

  著名作家陈忠实,第二次来韩抱着朝圣的目的,当然是杨毅开的车,车到渭南,由渭南市作协主席李康美陪同,时间是2002年五一期间,时任韩城市副市长高洁接待,当晚住在全新的金塔宾馆2号楼,虽然过去快十年了,但陈忠实对首次来韩记忆犹新,说是上回住在银河大酒店,晚上六七个人喝酒,把我的倔劲惹起来咧,谁都挡不住,劝不了,结果美美醉了一回,我先倒了,对手姓范也醉的一塌糊涂。哈哈哈哈,陈忠实津津乐道。先是拜谒汉太史祠,后游览了民居魁宝党家村。急步拾级而上走过九十九级台阶,来到寝殿,凝望司马迁塑像,一脸肃穆的陈忠实十分虔诚地掬了三个九十度的深躬!在郭沫若题诗壁前,他一边默念:龙门有灵秀……

  在党家村参观,每到一处景点,祠堂,分银院,看家楼,文星阁,贞节牌坊等。每进一个四合院总是惊喜,哎呀,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门楣,庭训,几百年保留完好如初,真不愧是东方民魁宝啊,真格令人留恋忘返,陈忠实连连赞叹。他说促使来党家村看一看,走一走实在是因为从这个村里走出的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一一党治国先生!

  我们有必要把陈忠实敬佩的党治国简介如下:党治国1936年生于陕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省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两午,矿工十年。“文革”中判形20年,10年后平反。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党生的共有制理论和国企改革方案。1989年出版《理论信仰现实》。1994年出版《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一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误》。1996年从西安市社科院退休。2001年进入最佳写作状态,写论文、评论、随笔等百余篇,代表作有《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传统的力量一一长篇文学评论》等。2005年出版了《陕北民企调查》和埋设的思想》。反思中国历史的思想性兼故事性五卷巨著《资识通鉴(<资治通鉴>选评)》,200余万字,已完成二卷。

  其中长篇文学评论《传统的力量》一文中,把莫言《丰乳肥臀》、陈忠实《白鹿原》来了个非常漂良的振耳发馈一勺烩,文中(引子)有这样一段:中国的20世纪为历史留下了灾难深重的记录。《丰乳肥臀》和《白鹿原》的作者以现实主义的可敬态度忠实地记述了中国20世纪的灾难,记述了20世纪的中国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旨在摆托痛苦命运的革命,进行了一次又一次豪情万丈、立志建造人间天堂的试验,而最后又是如何没有逃出传统的天罗地网……

  20世纪历史的巨创早已结了痂。一片片深藏着传统病毒的貌似健康的新肌肤和面目正在形成。揭去历史的铁面,撕开愈合的疤痕,挖去传统的病灶,这是我们这个有着巨大历史惰性的民族向来反感的事情。我们应当感谢《丰乳肥臀》和《白鹿原》的作者,《白鹿原》从20世纪初写钊1949年,《丰乳肥臀》从1939年写到1995年。两者拼接,为世人展示了20世纪中国的历史长卷。真正理解了这两部小说告诉了读者什么,我们就有可能游过隔离传统和现代的三千弱水,并获得哺育我们生长的天外的风,使得从公元前流到现在,从中国腹地流到海外的母亲的鲜血、眼泪和乳汁不致白白流淌。

  党治国2001年发表了罕见的,8万余字的《传统的力量》,合评了莫言的《丰乳肥臀》和陈忠实的《白鹿原》。无独有偶,党家村退休教师为创作长篇小说《党家圪涝》(2015年6月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较为深入地研讨过《白鹿原》,并发表了《对白灵形象的再认识》,《说白嘉轩和鹿三的关系》,《白鹿原.点评》三篇文章,共5万余字。文章受到著名评论家畅广元老师的好评,第一篇文章发表在西安《外事学院学报》上。

  从一个村庄看到《白鹿原》这么大的影响力,陈忠实一定是始料不及,但绝对心里十分安慰。当然这是后来发生的文坛轶事!陈忠实2013年9月9日,写过一篇评《党治国资诒通鉴》的推荐文章,全文如下: 党治国先生学识“融合中西,贯通古今”,人格伟岸高尚,文章深厚雄浑,是当代难得的思想大家。其文章涉及经济、时评,调研,随笔,杂文,大评论,诗词,以及对治治通鉴的达选评,字字句句皆泡含着忧国优民之情怀,以及深刻的思考及深刻的思考及深挚的感悟。

  巨篇宏著《党治国评资治通鉴》,从历史事件中挖掘出闪亮的精神,梳理出中国文明文化的传承脉络,使之成为对国人精神力量的滋养。同时作者也从历史事件中反思大量错谬,以古鉴今,挖掘深刻的错谬根源,使读者得到普遍的启发从而获得新智,作者祝愿中国历史走出苦难的轮回,走入融合中西,贯通古今的崭新未来。本部著作的思想深度、高度与反思的力度是值得肯定的,它是一部留给中华民族宝贵的思想精神财富,不可不读。

  从党家村回到下榻的金塔宾馆,陈忠实应邀提笔给时任宾馆总经理的王有堂留下竖写的苍劲有力的四尺条幅:银桥连两城,金塔观古今。时在壬午年春月。 时至今天,收藏字的王有堂还记得,陈老师面对恭维的人反复说一句:我就是用毛笔写的字而已。

韩城读者和《白鹿原》作者不能不说的故事

  1993年7月,在市报上读过署名陈夷的文章《只闻麝香不见鹿》,陈夷对严肃文学在文化名城悄然铩羽的隐优,深深拨动了我蒙尘已久的心弦,忙去编辑部打探出自何人手笔。促膝倾谈老半天,才知道作者近在咫尺,面瘦个矮,神色和善,衣着简陋,怎么也猜想不到这便是陈夷。也就三十多岁,害得人一直往老学究身上揣度。

  陈忠实猝然逝世,做为曾得益陈老师扶助的我虽然抱病在身,还是奔赴西安,并组织十多名残疾人作家一起在五月四号下午在省作协设立的追思堂祭奠,留下我们八个同志五月五号清早坐大巴去西安殡仪馆向陈忠实遗体告别,那么多的读者,生前友好,各界人士都来送行,在咸宁宫许多人流下泪水,还有人哭着跪着久久不愿离开。我看着陈老师头下枕着《白鹿原》,嘴微微张着,宛若睡了一般,不由人鼻子发酸,泪水模糊了视线!

  我曾经打电话问过几个韩城新、老城区熟识的书店老板,《白鹿原》持续20年的火与热,在文化名城更是显而易见,粗略估计总销量在七千册左右。

  1993年,《白鹿原》在《当代》连载,接着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外界反响强烈,一时好评如潮,出版社连连加印,真是洛阳纸贵。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差不多同时连播,在读者和文学界迅即引起巨大反响。可惜急迫的韩城文友跑遍城区书店就是干急买不到《白鹿原》,于是就有了陈夷描述当时尴尬实情的只闻麝香不见鹿。充斥市场几平全是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琼瑶的言情小说。好在很快各书店都把《白鹿原》新书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一部可以称之为史诗的大作品在韩原大地不胫而走。这么说吧,《白鹿原》又一次开拓了韩城的纯文学市场,不但不过分,而且是非常贴切的。

  读书热自然而然引爆近十年的自费出书热,韩城业余作者出书,有多少本是陈忠实尽义务题写的?仅通过吉春一人牵线搭桥就有十几个之多,我自己打电话请陈老师给我的习作《故乡的风》,诗集《龙门记忆》两本,受冯学忠老师委托八十大寿前,我发短信给百忙之中的陈老师,他也欣然应允,问明情况给写了四个字;凤呜九州。兴奋地冯老师至今压在厢底不敢轻易示人。郭建兰、马萌、胡凌、侯印来父子出书,张向东出播音光盘,2004年《矿工报》总编陈文野出版诗集《太阳石之恋》前夕,陈忠实更是热情为乡党题写:黑金涌流,诗情骚动!还有三十年前我在红旗中学(现在的新城四中)。任教期间,喜欢写小说的陈增胜,生前几次讲述他和陈忠实的交往,他们都是柳青的追随者,几乎每年元旦他都能收到陈忠实寄来的贺岁明信片,当时我惊喜并感动不已。恕不一一列举。

  一周前,我刚从西安吊唁回韩,荧屏讲《史记》的年过七旬的薛万田老师断言:当代那么多获茅奖的小说,留下来的只有两部,一是路遥的《平凡世界》,二是陈忠实的《白鹿原》。为什么呢?我答:他们都是文学路上最虔诚的殉道者。他朝我翘翘大拇指,微笑着说:讲的好!

  韩城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榜上有名的就有两个:居县北的党家村和居县南的清水村,都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前面文章提到党家村的两位党治国、党康琪老师一个是大师已经仙逝,一个是学富五车的健在的鸿儒!生于清水村的我,滥竽充数本不值一提,但我祖父学识渊博,早年曾毕业于榆林军官学校,也是闻名十里八乡,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风水的乡贤式人物。做为后辈自知不足,但勤奋好学,是我毕生追求。正所谓路漫漫而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仅此而已。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起步陕西文坛时,韩城读者就注意到了,为什么这样说呢?我的一位文友名叫杜文彬,家在乔之玄山中,他们本乡几个文学青年成立了"山窝窝文学社”,我和我们芝阳、嵬东、芝川、苏东乡的三十多位文学爱好者成立了“芝水文学社”,后更名为“司马迁文学”,当时提出的口号:汇韩原之精华,扬司马之雄风。当然也是杜鹏程两次率作家代表团回家乡讲学播种催生的结果,文化馆小报《龙门》曾报道这一盛况用了:文学社团如雨后春笋!显见当文学爱好遍地开花,激情高涨。

  陈忠实短篇小说《石头记》,刊发在《群众艺术》1980年笫7期。我们相互传阅,摩拳擦掌,齐声叫好。一向沉默寡言的杜文彬回家后写了六百字的读后感投出去,出乎意料在1981年笫2期《群众艺术》读者来信栏目登出,虽然不足300字,我们聚会时见到样刊,差点设喊出:万岁二字。

  总之一句话,从这些交集中不难看出作家陈忠实一路走路和我们韩城的文学爱好者,业余写手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

  唉,陕西文坛最温暧人心的那个老汉一一陈忠实走了!我们永远怀念您!

著名作家陈忠实和冯希哲教授的忘年之交

  都知道陈忠实和冯希哲是陕西文坛情同父子的忘年之交,关于这一点圈子内外,有口皆碑!他爷俩怎么认识的,那一年认识?通过谁介绍的呢?

  我近两天通过微信,乡党冯希哲马上回复:

  2005年五月认识的,是我在人事处担任处长,时任书记、校长希望能引进一位大师进学校,提高学校的文化品格,提供了一个名单,我建议陈忠实,两个领导持相同意见,把这事全权交代给代办。我通过李国平第一次见了陈先生。当年十月正如生所言:“一女不二嫁”的陈忠实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全国唯一,落户西安工业大学,我是组建者!

  当然组建者是全力推动者,仅2006年10月至11月,18万字《走进陈忠实》,67万4千字《说不尽的<白鹿原>》两本书由陕西人民社出版,冯希哲、赵润民编辑。肖云儒在纪念文章中这样写道:又从机场直接赶到陕西作协陈忠实追思堂,面对他笑得意气风发的遗像,一躬到地:忠实啊忠实,我来晚了!

  其实三天前已有预象,而我浑然不觉。在悉尼收到陈忠实研究专家冯希哲教授的短信云,他执笔的《陈忠实对话录》书稿己杀青,盼望能抢时间尽早面世,让老陈看到。“因老陈病情恶化,已开始吐血,不能进食,体重只剩40公斤……”

  从上面不难看出,至始至终,冯希哲研究陈忠实工作富有成果,学界公认,陪伴左右,特别是病危期间,几乎是须臾不离的守护守侯!令人钦佩不已。

  读着冯希哲这几天连续发表的泣血文章《恩师陈忠实与我一家人》,《恩师,现在您听我说……》,《陈忠实的艺术生命观》,《陈忠实身后的五桩憾事》,令人难过的一次又一次落下泪水,感人之处在于真。

  学院门口拐两个弯有个清静的芭蕉树下茶馆,含光路那家面馆,那茶,那面,那无数次喝过的茶,吃过的面,让冯希哲泪流满面,也让读者追思不断,泪水涟涟。我和乡党希哲的微信还在交流:

  我问:“陈老和你在一起时间较多,聊过韩城什么?”希哲回复:“问过我老家,说韩城是个了不起的地方。另在做注释本《白鹿原》时,就某些词条讨论,说韩城方言和灞桥的区别大,还说你们韩城把墙,坐的读法灞桥没有。他还会说几句韩城土话。” 先生不该走的这么早。

  后十年,我基本陪伴他,事情知道的太多。三年后写出来太伟大,现在写,担心拉开家属思念的伤口。

  对此,我相信热爱陈忠实的广大读者充满期待!

  陈忠实生前在开韩期间,曾多次表示,杜鹏程是我敬重的老师,学习的榜样。所以笔者特意在此本文的结尾,我想起在杜鹏程逝世一周年的纪念会上张文彬的讲话(作者系杜鹏程夫人,时间是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标题为:青山埋忠骨,神州留雄风。文章最后讲到:韩原在块不平常的土地,应该出更多的人才,杜鹏程生前说过:后辈人应比前人更好,更杰出,因为他们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起步。

  愿韩城这块沃土,涌现出更多的杰出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