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行业动态

西安咸阳宝鸡渭南铜川延安榆林汉中安康商洛杨凌示范区行业作协

铜川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市县行业动态>铜川

为了战友的嘱托(苏盛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8-02

  我是1963年7月参加了人民解放军, 分配到新疆军区塔城军分区禾角克边防站,此时距伊塔事件(5.29反革命暴乱事件)一年多。禾角克边防站刚建起来,生活条件很差,住的是帐篷冬天特别泠,夏天又特别热。长时间吃不上菜和肉,夏天时到山里割些野韭菜吃,有时到戈壁打头黄羊改善生活。尤其到冬天大雪封山,两三个月看不上报,也收不到家书,这才是最难熬的。艰苦的生活,残酷的边防斗争,锤练了我,我很快入党,当上班长,又晋升为政治干事。

  我在高中时就喜爱文学,写些豆腐块之类的小文章。边防生活更使我的爱好得到升华,经常把边防斗争、边防生活写成短文,在新疆军区的《战胜报》《新疆日报》甚至《解放军报》上发表。我的站长和教导员对我说:“苏干事,你要多写反映我们边防战士不怕流血牺牲的文章,最好写出一本书。”更多的战友也说:“苏干事,你是秀才,写写我们把我们保卫祖国边防的决心和意志,告诉给祖国人民。”这是战友的嘱托,我庄严地答应下来,说:“我会的。”

  那里知道,天有不测风云。1969年4月,我成了“黑五类子弟”,1971年3月复员到陕西省耀县水泥厂机修车间当了一名工人。1979年12月父亲被平反,1980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了个3号文件,将我们41万部队复员干部改为转业。在这十多年间,我低头作人,一心苦学技术,可是首长和战友的嘱托我牢记在心里。戈壁滩上的棱棱, 大山深处的红柳, 还有边防站的一石一水; 我们橫枪跨马在巡逻线上的威武, 在哨位上站岗的庄严, 更有战友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都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尤其是我们的友邻站--------铁列克提边防站,闻名于世的1969年8月13日中苏沙漠之战就发生在铁列克提边防站辖区,我方牺牲了28名官兵。其中有副站长裴映章同志、3名记者和10多连排级军官…….有多名牺牲的战士是我的好战友。他们的热血洒在祖国的边防线上,笑卧疆场,他们的身躯化做巍峨的巴尔鲁克山。一个个鲜治的生命,在我心中跳动,虽然已过去近半个世纪,只要一闭上双眼他们就会在我面前走动。我没有理由不为战友们立传,没有理由不为战友们立碑。所以,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中,我坚持搜集创作素材,作好笔记,将他们的声容笑貌都记录下来,为我以后的文学创作奠完基础。

  后来我恢复了我的职务,分配耀县水泥厂宣传部任干事、部长,耀县水泥厂是国有大型现代化企业,“一五期间”156项国家重点工程之一,当时是亚洲最大的水泥厂。我走上领导岗位上正赶上国有大型企业进行全面企业整顿,我身上的担子很重,但我毅然报考陕西电大中文专业,经考试被学校录取,因是不脫产班每天晚上10时至11时要收听广播播送的课程,星期天还要到校集中上课。真的忙得我不以乐乎,当时我已40岁是全班最老的学生。经过三年的艰辛的学习,24门功课全部过关,取得大专毕业文凭。为什么要说这些,是否离题了?不。我是为我的文学创作、提高我的文学修养而付出的代价。

  万事开头难,我时时不敢动笔。真怕,怕我一动笔写不好,完不成战友的嘱托。我的老伴从精神上、生活上和资佥上给予我极大的支持,她还鼓励我说:“你已向首长和战友作出承诺,作为一个军人就要义无反顾的去完成。”

  创作是人世间最难最难的,它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成天迷三倒四,在痛苦中煎熬。特别是当我写不下去时,简直要撞墙,要跳崖。这个时候,我跑到黃土高原的崖畔上,大声高喊:“我写不下去了,这到底为什么!”大声喊几声后,将心里压抑发泄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轻松多了。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经过三年,当我在第十本稿纸上划上了划号时,我发狂了。我跑上黃土高坡,大喊大叫:“我写完了,我写完了!”

  又经过几次修改,我的32万字的长篇小说《大漠长烟》终于由三秦出版社出版,著名作家贾平凹为本书题字。铜川市文联、铜川文学评论家协会、市作家协会,为《大漠长烟》举办研讨会,受到评论家、作家、学者的好评,并在好多新闻媒体作了报道。我在研讨会上说:“我并是写我自已,是在写我们的边防战士,写我们的军人。我在写我们的边防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雄气慨和革命精神,是他们用身体挡住敌人射来的第一颗子弹。我也为完成了首长和战友的嘱托而欣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