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行业动态

西安咸阳宝鸡渭南铜川延安榆林汉中安康商洛杨凌示范区行业作协

西安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市县行业动态>西安

我的三位忘年交诗友(何 琼)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5-18

  陕西农民诗歌学会成立于1994年,它是全省农民诗人自愿结合的民间社团。学会成立以来,组织采风,召开诗会,举办诗赛,编辑诗刊,出版诗集,培养新人,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被陕西文联评为陕西省先进民间社团。

  人间至情,除了亲情、爱情,大概就是友情了。真正的友情,没有年龄之别,性别之分,职位之差,地域之隔。我和初红、郭建民、杨五贵三位老师,缘诗歌而相识、相知。这里记述的,是我与他们交徃的片断,言简而意丰,辞轻而情重。它是从我的心底飞出的音符,高山流水,叮叮咚咚。

良师初红

  初红老师打来电话:“何琼,你的两首诗在《陕西农村报》发表了。”我又喜又惊:“怎么可能?我并未向《陕西农村报》投稿呀!”他朗然一笑:“我把你博客上的两首诗修改了一下,投给报社了。”那一刻,我十分羞愧。博客上的诗,是我心血来潮,随意发上去的,肯定粗制滥造。初红老师不知下了多大的功夫,帮我加工润色,点石成金,然后发给报社。我明白他的苦心,他是用这种方式激励我,鞭策我,让我勤快一点。

  初红老师经纶满腹,作品丰硕,是特级教师,校园诗人。为了振兴乡土诗歌,他和我们这些乡土作者打成一片,担任陕西农民诗歌学会名誉会长,给我们导航领路。

  凡是听过过初红老师讲话的人,无不为他的学者风采所折服,我当然也是。没有讲稿,即兴发挥,声音洪亮,掷地有声。有理论性,有针对性,有指导性,有可行性。精彩的排比,妙语连珠;慷慨的抒情,翻江倒海。与其说是大会发言,不如说是吟一首诗,唱一首歌。壮怀激烈,豪气冲天,感人肺腑,催人奋进。听他讲话,简直是一种悦耳赏心的艺术享受!

  我是咸阳郊区一个农村妇女,提笔写诗时间不长。记得第一次见到初红老师,就觉得他慈眉善目,和蔼可亲。随着时间的推移,交往的频繁,他成了我们心目中的精神领袖。每一次开会,都期待见到他;每一次分手,都依依不舍他。学会好比一个大家庭,他是家长,我们是孩子。我们总想与他分享快乐,向他倾吐心事。他的笑容,如夏天清凉的风,似冬天温暖的火。

  三年前的春天,我有过一次和初红老师同去汉中采风的经历。回来以后,我写了一篇游记,发在博客上。我用A4纸打印了一份,开会时见到初红老师,就交给他,请他指出文章的硬伤。分手以后不久,初红老师寄给我一封信。打开之后,我惊呆了。三页A4纸上,多处用红笔做了修改,大到一个段落、一个句子,小到一个错别字、一个标点符号,像严师给学生改作文一样。我的脸有点发烧,为自己的粗枝大叶,为老师的诲人不倦。后来,文章在一家刊物发表了。

  每次见到初红老师,他都会给我送一些东西。有时是发表我文章的样报样刊,有时是几十元稿费,有时是推荐我阅读的美文复印件。好多次,我是看到他给的样报样刊,才知道自己的作品发表了。有一次,他给我一片剪报,是关于何姓起源的。我任学会秘书长时,他给我一篇关于秘书长职责的文章。他的诗集、文集出版后,在第一时间送我一套。我拜读以后,受益匪浅,写了一篇读后感《我读初红》,在学会会刊发表,在陕西广电台播出。

  在初红老师的鼓励和影响下,我在乡土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一点小成绩。初红老师在《陕西农村报》为我赋诗点赞:“小笼难锁金凤凰,展翅蓝天万里翔。扯下白云抒豪情,借来清风谱华章。诗歌常常有亮点,散文频频获大奖。绿色乡村有了你,四季都是好春光。”他还为我的散文写了评论《本色之美——评何琼的几篇散文》,发表于《百花园》。

  2015年10月,陕西农民诗歌学会召开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我因病住院,未能参加。正当我被病魔折腾得痛苦万分的时候,忽然接到初红老师的电话:“何琼,祝贺你当选学会副会长!”他的声音从西安传来,无异于给我注入一针强心剂,让我战胜疾病,再现活力,焕发热情,奋然前行。

旗帜郭建民

  “老药王云游去了,守山的童子打起了盹。我们的旗手受到了小妖的纠缠,顿时衰老了许多。陕西农民诗歌的天空,飘过一片乌云。”

  那段时间,郭建民老师身体有病,这几行诗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按说人上了年纪,身体有个小病小灾的,不算什么大事。可是,郭老师是陕西农民诗歌学会会长,是继王老九、李强华之后,陕西农民诗歌第三代领军人物。他的病情,牵动着学会每一个会员的心。

  十年前,我参加陕西农村广播举办的征文大赛,侥幸获一等奖,那是我高考失利20年之后写的第一篇散文。在颁奖会上,我认识了郭老师,从此重拾文学梦。

  一个农村妇女,且已人到中年,坚持写作,谈何容易!家务缠身倒在其次,孤身作战,缺少交流,原地踏步,自生自灭,才是最可怕的。我庆幸结识了郭老师,加入了他领导的陕西农民诗歌学会。郭老师关心、爱护每一个会员,我们也从他身上吸取能量,吸取力量,获得前进的动力和方向。郭老师就是这支诗歌队伍的旗手。

  至今犹记第一次去铜川开会的情景。郭老师先是电话邀约,接着是短信告知行车路线及报到地点,后来我行到半路又有电话询问。到了会址,诗友们一见如故,侃侃而谈,那热情,那温暖,让我油然而生一种回家的感觉,很快融入其中。

  其实,在农村,像我这样的诗歌爱好者不在少数。散居各处,单打独斗,久而久之,有的人就放弃了。郭老师举起学会这杆大旗,把大家聚拢到一起,互帮互助,互励互补,那是一种情感的交流,精神的升华。维护、发展这样一个全省性的民间组织,他付出的心血和精力,岂是文字所能尽述的!

  郭老师能够凝聚人心,一呼百应,靠的是人格魅力,精神感召。多少次开诗会,搞活动,我都跟在郭老师身边,亲眼见证了他的宵衣旰食,殚精竭虑,巨细躬亲,古道热肠。“腰板,从挺直到佝偻;步子,从矫健到蹒跚.公文包似乎很重,坠弯了你的脊背,头上散落着白雪.一位老人把旗帜高高举起,呼唤一片蓬勃的诗心.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瘦了自己,肥了诗歌。”这些脱口而出的赞歌,发自我的内心,满含感激之情。

  写诗需要灵感,需要才华,在这方面,我很平庸,甚至弱智。这些年来,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与郭老师有很大关系。他诗心永存,一身正气,无私奉献,甘为人梯。他的精神感染着我,引导着我,激励着我。当我遇到困难、想放弃时,一想到郭老师,就立即精神抖擞,策马奋蹄。

  郭老师是一面高扬的旗帜,率领全省的乡土诗人,提升超越,出新出彩,挑战不可能,谱写新诗章! 

陪练杨五贵

  杨五贵老师是陕西农民诗歌学会的智多星。现任铜川市耀州区作协副主席,《新耀州》报副刊编辑。我是在认识郭老师的同时认识杨老师的。

  要说在写作上对我帮助最大的,当数杨老师。那几年,他是陕西农村广播《乡音乡情乡事》栏目的点评嘉宾。美女主持人秋月刚刚播完作者的文章,杨老师即时收听,即时点评,准确到位,简洁凝练,不啰里啰嗦,不拖泥带水。这该需要多么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多么机智的应变能力啊!别人做不到,杨老师做到了。这得益于他四十年的从教生涯,也因为他收听广播专心致志,那是对节目和作者的尊重和负责啊!我经常在广播中听到他的美文,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那时侯,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文友之间的交流主要靠听广播、打电话和发短信。我第一次鼓起勇气给杨老师打电话,是想读我的一篇新作,请他指点。杨老师明白了我的意思后,立即挂断电话,之后回拨过来。原来他是不想让我出长途话费。其实,我的经济状况再差,还不至于出不起长途话费。杨老师对弱势群体的悲悯情怀让我感动。我们的交往多了起来,交往方式是互发短信。

  “渭城入耳思王维,杨柳依依雨丝微。斯人驾鹤越千载,客舍景色依旧未?”“王维诗绘客舍柳,渭城入耳画意生。此身虽未达彼地,想象心摩斯处景。又是一年阳春日,村头老树著芽否?”几乎每天早上,杨老师都会发这样一首短信诗给我。他是写诗高手,一首短信诗,一点而就。而回复一首短信诗,对我而言,却是一个难题。往往是扫地在想,做饭在想,坐车在想,一字一词,反复推敲,待到回过去,已是半小时、一小时甚至是半天以后了。你来我往,我发你回,我们之间的短信往来,持续了整整两年。我从当初的硬挤硬凑,到后来的轻松自如,归功于他这位“陪练”。运动员有了好成绩,陪练功不可没。人人想当运动员,谁愿做陪练?唯杨老师耳!行文至此,感激之情顿生,竟至热泪盈眶。可叹我胸无大志,懒散怠惰,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

  说起与杨老师的交往,不得不说他邀我为他的第一本文集《沮水微澜》写序的事。2012年暑期,杨老师准备出书了,选稿范围就是他的博客。他郑重地邀我为他的书写序。写序,那是文化名人的事,怎么能轮上我这样一个无名无位、缺学少识的小女子呢?我诚惶诚恐,再三推辞。杨老师说,写序不一定非请名人,也有儿子为父亲、学生为老师写序的。他的诚心打动了我,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那个暑假,我没事就趴在电脑前,浏览他的一篇篇博文,做笔记,做摘抄,写序之难,可想而知。好在我有整整两年与杨老师的短信交流,后来有了电脑也关注对方博客,对他和他的人品和文品都了解。花了不少时间,终于完成任务,想着能用就用,不用拉倒,反正是第一次写序,失败在所难免。杨老师很满意,真的就用到了文集之首。《沮水微澜》拥有众多读者,我的文字也随其飞遍三秦大地那是我最自豪的一件事。

  如今,杨老师的第五本书都出版了,还有人在我面前称赞我的那篇序言。感谢杨老师给了我锻炼的机会,那是对我的信任和抬举。我也做到了忠人之事,竭尽所能。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