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作家

专业作家签约作家作家书画博客访谈

访谈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陕西作家>访谈

杨争光:做有担当的创作者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 刘莎莎发表时间:2014-04-30
杨争光(资料图片)杨争光(资料图片)

  作家杨争光编剧的大型青春武侠电视连续剧《唐朝少年》将于5月初在横店举行开机仪式。该电视剧由信马国际影视公司主力投资,深圳杨争光文学与影视艺术工作室加盟,合力打造。不同于以往某些武侠剧,该剧集结了青春、感情、力量几大要素,颠覆寻仇复仇旧套路,另辟西部传奇蹊径。杨争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是一部娱乐大众的武侠剧,但他仍然希望《唐朝少年》成为“领风气”之作,为浮华的古装剧带去一股清新之风。作为一名资深作家、编剧,杨争光在访谈中特别说到了当下影视剧制作的一些“怪现象”,并为某些影视剧编导放弃传递正能量而激愤不已。杨争光说:“一些大热之剧把腐朽当华丽,把阴谋当智慧,这是我不能同意的。影视剧虽然是娱乐产品,但它对整个社会的文化心理构建有巨大影响。创作者应该有所担当。”

  1

  新作力求在简单中见丰富

  出生于陕西,因风格独树一帜的电影《双旗镇刀客》而扬名的杨争光内心一直蕴藏着一份浓浓的西部情。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杨争光说,塞外、胡风、家国天下,既有大格局,也可在其中精细打磨“小文章”。此番编剧新作《唐朝少年》同样是一部带有浓郁大漠情的作品。杨争光说,现在古装武侠剧太多儿女情长,门派恩怨,格局太小,叙事啰唆。他想打破这种局面,把《唐朝少年》打造成为一部简洁明快、意气风发的作品。该剧主要讲述的是唐玄宗时期,少年水哥带领金、银、铜、铁四位兄弟闯荡天下,与朝廷腐败斗争,匡扶正义的故事。

  “我希望把《双旗镇刀客》和《少林寺之僧兵传奇》做一个结合,既有前者的快意人生,又有后者的精致、细腻。”杨争光说。他同时还表示,虽然类型上该剧属于武侠,但在他的定义里,这是一部传奇剧。“故事以主角水哥的灭门惨案开头,以他的成长为主线。”杨争光说,“虽然仇怨是故事的引子,但我希望颠覆寻仇复仇的旧道路,另辟西部传奇新蹊径。故事的主题也定位在匡扶正义上。”

  虽然是一部娱乐大众的青春武侠剧,但素来对自己“有要求”的杨争光表示,《唐朝少年》最后还是要传递正能量。“这部戏没有拘泥于传统观的复仇主题,而是借助主角水哥的经历,表达反对朝廷腐败,匡扶天下正义的声音。”杨争光说,“电视剧很难在深度上做文章,但我希望《唐朝少年》能在简单中见丰富。”在制作上,杨争光透露,《唐朝少年》启用的是电影班底,“导演、摄影、美术等都是做电影出身的,我自己也做过电影编剧,我们希望最后出来的作品是精致的、清爽的,不要有山寨之气,既传递普世价值又悬念重重,扣人心弦,活泼好看。”

  2

  影视剧创作应有正确价值观

  正确的价值观是杨争光在采访中反复提及的。他说:“一些大热之剧把腐朽当华丽,把阴谋当智慧,这是我所不能同意的。影视剧虽然是精神娱乐产品,但它对整个社会的文化心理构建有巨大影响。作为创作者应该有所担当。”杨争光认为,当下流行的某些历史剧、宫斗戏、家庭剧,导向不明,传递的是人性阴暗面的东西,琐碎细密,十分没意思。他批评说:“这样的剧看多了,人心会越来越小,让人忘记天地之间是如此之广阔,人完全可以有更畅快淋漓的活法。”他指出,类似的剧泛滥荧屏,最终会影响当下社会文化心理,让人负能量指数飙升。

  以早年二月河小说《康熙大帝》改编的电视剧《康熙王朝》为例,杨争光说,“整部剧弥漫着对皇权的崇拜,充满了官本位思想。而奇怪的是居然有很多人喜欢。很多观众看完还感叹做皇帝不易。”说到这里,杨争光情绪有些激动,他激愤地说,“当然,做皇帝有不容易的地方,但做老百姓也不容易。并且,这两个不容易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相信,皇帝家的经尽管不好念,但人人都还是愿意去念。底层平民百姓的经不好念,就不会有人争着念。”

  正因为如此,杨争光说,这么多年的创作生涯自己的视角一直是“看着上面,想着民间”,“包括这部《唐朝少年》,它聚焦的也是民间疾苦,反对朝廷腐败带来的民不聊生。在剧中,大反派王大人称霸朝廷,官匪一家,让边关人民生活在水火之中。而主角水哥既不是侠客,也不是武林高手,就是一个平民百姓,他的成长就是唐朝民间反腐的缩影。”而至于那些宫斗戏和生活剧,杨争光更觉得没有意义,“说来说去就是些家长里短。斗来斗去,把阴谋当智慧,活得格局太小。”

  3

  “人头费”高企影视剧质量滑坡

  除了对影视剧的价值导向不明“放炮”,在采访中,杨争光还对当下影视剧轻故事,重明星阵营的“怪现象”表达了义愤之情。他告诉记者,现在一部影视剧的投资总额60%至70%是“人头费”,真正花在制作上的费用仅为30%左右,“一部电视剧《红高粱》,周迅一人就拿走3000万,导演再拿走1000万,这剧要卖多少钱才能收回投资?”杨争光感叹说,现在演员片酬“不得了”,“一线明星的价格基本上是1集100万。一部电视剧30集,不就轻松拿走3000万?名气不大的演员,价格是论天算,人在剧组一天,不管演戏不演戏,就要几万块。”跟演员的片酬比起来,尽管近年来编剧的收入有所提升,但仍然是九牛一毛,不可同日而语。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综合的。杨争光分析说,首先是电视剧买家——电视台。“现在电视台买剧首先问的就是有没有一线明星?没明星直接影响购买价格。”杨争光说,“长此以往,肯定不是好事。最直接的影响是,不利于出新人。再红的明星也会老去,没有谁能永垂不朽。”与此同时,杨争光指出,已经有无数的例子证明,明星阵营并非万能的“收视宝”。“我们有太多的例子证明,单纯的靠明星堆砌的影视剧观众并不买账。电视剧如此,电影更是如此。”杨争光说。对于影视剧制作,杨争光表示,投资方和创作方都要摒弃浮躁之气,静心做事。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杨争光说,如果一个作家、编剧老想着一部剧能赚多少钱,股票涨没涨,内心安静不下来,是没办法创作精品的。编剧如此,导演如此,演员同样如此。为了确保精良品质,杨争光透露,《唐朝少年》就把有限的经费花在了制作上。“我们没有请一线明星。演员都是有一定表演经验的新人。这样就可以把钱花在刀刃上,把服装、拍摄、剪辑、后期做好。”杨争光说。

  4

  物质时代精神萎缩想象力匮乏

  《唐朝少年》的剧本完成于2012年。而从2013年至今,杨争光几乎没有进行任何新的创作。“只写了一个剧本大纲,就写不下去了。”杨争光说。原因是,去年他患上了重度抑郁症,“看书看不下去,写稿写不了,整宿整宿的失眠。”抑郁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中之一,就是对自己的极致要求。写了这么多年,杨争光告诉记者,如今创作都是“编辑朋友催的”。如果没有编辑、朋友催呢?“那就不写了。”杨争光笑着说。和大学时期满腔热忱的写作状态不同,杨争光说自己懒惰了,他形容那会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敢写,“现在不同了,年纪大了,知道的东西越多,敬畏感也就越深。落笔的时会考虑很多,越写越怕。”

  他表示,敬畏感之外,如今动笔也很害怕自己“写不好”。“写不好还硬要写就没意思了。写的时候总是希望跟自己过去写得不一样,但实际情况是,跟别人一样容易,跟自己不一样困难。”杨争光说。杨争光透露,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随身带一个小笔记本,有感兴趣的事物随时记录,“碰到朋友约稿的时候,就从本子里找灵感。”“记录在本子里的东西,有时是阅读思考,有时是生活感悟。”杨争光说,“比如我在看秦朝历史时,就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点——秦始皇一生都没有固定的对手,这个可能就是我下一个写作的题材。”当记者问到为何杨争光总能在阅读中获取写作灵感时,杨争光笑言,“阅读肯定会思考呀。当然,看琼瑶、金庸不用思考。但是看马尔克斯你能不思考吗?”他同时笑言,“我这样说,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一个看书很多的人。其实我看书不多。只看自己有兴趣的书,比如历史人文、社会学、人类学等,但从不看影视剧专业的书。”

  目前还在陕西师范大学兼任广播电视艺术学方向研究生导师的杨争光表示,他给自己的研究生看的书单同样没有一本是影视专业的。“写剧本,学结构简单,真正见功力的是人物塑造和想象力。”杨争光说。而说起想象力,杨争光以为这是文学写作最重要的能力,“在一个物质化的时代,实际上是扼杀想象力的。如今,我们越来越难看到让人震撼的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作品,原因之一就是物质时代人类想象力匮乏和精神力的萎缩。这同样也是艺术大师越来越少的原因。”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