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家作品>新作推荐

邢小俊报告文学《华阴老腔》出版发行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2-03-21

  《华阴老腔》是一部报告文学。该书较为全面地介绍了老腔的起源与发展,并真实记录了多年来老腔变革中的典型人物和典型事件,能够让人们更加全面地认识和了解老腔这种古老的民间艺术精彩夺目的鲜活历史和发展面貌。真实、具体地报告了这个古老而珍贵的地方剧种——老腔曲折起伏的命运,非常详实地叙写了陈忠实、党安华、林兆华等有识之士在巧妙地继承老腔传统艺术基础上改进、丰富和更新老腔,使老腔再展绚烂的过程。

  

 

  同时,也真切、生动地讲述了像张喜民、王白毛等老腔艺人与老腔的艺术生命牵连和命运起伏的故事,以及老腔在新的推进过程中的困惑、矛盾、艰难和趣事等,具有一定的可读性。该书还运用了二维码视频互动手段,使读者在阅读的同时,能通过扫码进行视听,阅读方式新颖,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和欣赏价值。

  陕西省华阴县双泉村,位于华阴东北隅黄、洛、渭三河交汇处。就是华山脚下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庄,诞生了中国最古老的剧种——老腔。

  双泉村顾名思义是有两眼泉水。千万年来,哺育着炎黄子孙的黄河渭水,萦绕于双泉村东,以自然风貌和人文历史驰誉天下的西岳华山,屏障双泉村于南。

  一方水土养一方戏,一方戏体现一方人精神世界的复杂面相。也正因为它处于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特空间,而在华山脚下经世不衰,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村子里代代相传一个老腔皮影戏班。千年来一直薪火相传,长演不衰。两张方桌,九块木板,椽子七长八短,五张芦席一卷,四条麻绳一挽,挂上亮子,就能开演。

  女娲娘娘补了天,

  剩块石头成华山。

  太上老君犁了地,

  豁出条犁沟流黄水……

  ——这就是最原始的华阴老腔,饱含着生长在乡野的原始冲动,喜悲忧乐皆成戏,世态人情自入腔。

  在黄土地生长出来的农民是一个沉默的群体,沉默地活着、老去,他们需要把生活的悲苦在顷刻间发泄出来,这一吼,是一种生命的挣扎与呐喊,凭借月琴、胡琴,还有自制的梆子、钟铃这些简单的器具,甚至还有一条原模原样的长条凳,就能震撼人心,且如此接地气儿,好像每一个字儿落在地上,都能冒出烟来,给人一种质朴真挚荡涤胸怀的震撼和感动,让观者从心底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声律铿锵,冷倔苍茫 !老腔影子节节硬……

  秦汉以前,华阴东北地带,列国接壤,城阜相望,双泉西临魏长城,东界三秦门户的古战场潼关,是战争的频发地区。

  为了保障安全,这里常有重兵把守。这些驻军在卫戍之余,可能有时布数组队、挥戈习武,有时会扬鞭驰马,比射争标,在活动中总会鸣金伐鼓、号角嘶鸣、呐喊助威。在节日中,也会有文娱表演,载歌载舞。码头上有一群船工,每到曳船时,总有一人起头喊号子,众人紧跟着齐喊用力,另有一人用块木头有节奏的击打船板。后来,这号子便成为一种号召,起头喊号子的人演变为主唱,跟着一起喊的众人演变为帮腔满台吼,木块击板也成了乐器。于是,黄河岸边诞生了老腔,之后又演变成戏,有了唱腔,而老腔“声腔”与“皮影”的结合,也就形成了“老腔皮影戏”这种以皮影为载体的地方剧种。

  那时的老腔,通常与皮影一起演出,成为在当地盛极一时的老腔皮影。

  军事环境在双泉民间文化中打下的烙印,在老腔中的军旅尚武主调更为显而易见。从表现内容上来看,老腔的剧目,百分之七十以上都为历史战争题材。好多表演程式是战争场面的淋漓尽致的展现。

  老腔的音乐语言,亢扬激越,气氛壮烈,听之如临沙场。它在开场前必先有一段振聋发聩的打击乐合奏,俗称“打开场”。接着是一场白刃交加、短刀相向打台折子。后面才开正本戏。

  老腔的女角色唱腔极少,乐器突出使用堂鼓、暴鼓、大锣。半文言的道白使人听之如温古籍,为老腔的戏曲语言于豪犷中增添了几分典雅和隽永。

  随着剧情的展开,更有助威的呐喊声,昂扬的拉坡拖腔,以及摹拟战马嘶鸣的长管大号声。这种贯穿全剧的强烈尚武情调和表现风格,在其它民间戏曲音乐中,是很难见到的。

  依着这些轨迹,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说:

  河岳文化产生了河运生态,河运生态产生了船运劳作,船运劳作产生了船工号子,船工号子演化出了拉坡腔,拉坡腔成就了华阴老腔。

  陕西是中国传统文明的源头,在这里可以找到华夏;人文初祖;黄帝的踪迹。西周、秦、西汉、隋、唐等中国历史上值得骄傲的朝代都以这里为都城。

  曾有人将陕西人的性格特征概括为四个字:倔、犟、硬、碰!陕西人四肢发达,身体健壮,秦军号称虎狼之师,令关东诸侯闻风丧胆。国字型脸的人很普遍,朴讷温厚而又爽直豪放,大脑却保守,安于现状,厚道又偏执。陕西人穿衣服尚黑,喜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西凤酒有点偏辣,外地人喝不习惯),大声呐喊。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现代人稀缺的血性和阳刚、骨气和精气、诚信和大气、正义和情义……

  华阴老腔作为历史悠久的民间艺术,粗音大嗓,声律铿锵,唱腔激越,拙朴阳刚,著名作家陈忠实誉老腔为“蕴藏于关中大地深层的诗质”;民俗文化专家靳子林称它为“中国戏曲的活化石”。

  它神奇、壮美、奥秘,也亲近通俗!

  它具“北之沉雄”的粗犷豪放之风!

  它承载着博大、苍凉的黄土文化!

  它是陕西人“嚼钢咬铁”性格之基因……

  它值得被更多人听见 , 看见 , 关注 !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