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家作品>新作推荐

长篇历史小说《大兰亭》出版︱琅琊王氏一族三代人的传奇人生

文章来源:魏亚平发表时间:2023-10-16

  《大兰亭》是一部三卷本长篇历史小说,分别以琅琊王氏一族三代人的核心人物王旷、王羲之、王献之为线索,展开历史叙事,铺陈家族故事,以及朝堂内外争斗、朝代更替、家国战争等。小说年代跨度大,人物众多且关系错综复杂,历史背景宏阔,以人物和事件为线索,将读者带往那个远去的时代,见证两晋风云人物的人生历程、生活遭遇、命运跌宕,看到一个朝代的清晰印迹。

  书法艺术是王羲之一生最突出的成就,无论在生前还是死后,都受到人们的尊崇,有“书圣”之誉,代表作《兰亭集序》更是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不仅是有名的书法作品,也是一篇脍炙人口的优美散文。

  以下内容为节选自《大兰亭》第二卷之《尽头》:

  两枚兽形镇纸分别压在条幅两头。王羲之写之前就在心里头估算了一下,打好腹稿的序文大概需要两张这样的纸,于是坐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义子随之从随身行李中再取出一张纸来。

  落笔之前,王羲之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了声:“今为何年?”

  谢安抢着回答说:“是永和九年。”郗昙紧跟了一句“夏历癸丑是也”。

  两人话音刚落,王羲之笔下已经写了出来“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这时候,四周阒无声息,四十几个人竟然一齐屏住呼吸看着王羲之用心爱的鼠须毛笔将心中的感慨和顿悟宣泄在这张蚕丝纸上。

  春风穿过崇山峻岭,顺着山势愉快地飘忽而下,穿过茂密的森林,将密林深处藏匿了一个冬天的气息掀了起来:小兽睡醒之后兴奋的攀爬和跳跃,雀儿惊飞起撞在枝丫上发出的呻吟和啾鸣,溪水潺潺流淌中拍打突起于水面岩石后叮咚作响,无有丝弦,胜似丝弦也。

  此刻,王羲之大脑中的词汇体系在将序文中章句组合倾吐出来的同时,大脑中的精神体系悬浮于空中,一边遣词造句,一边嗟叹不已。而他的书写技艺和纯熟的刀法套路从大脑深处以习惯性的方式交织在一起,审视,交流,融合,倾吐,诉说。

  这个复杂的过程支撑着坐在石凳上的身体,操纵着强劲的手指,驱使着那杆世所罕见的鼠须笔在蚕丝纸上疾书。这支笔是他从父亲留下的木匣子里取出来的,而那只木匣子自从交到他手里后,便一刻不曾与他分开,即使睡觉也是如此。

  父亲一直在他脑海里闪现,伴着父亲的并无毛笔,只有长刀:三岁时第一次挥舞木刀让他东倒西歪,六岁时习练钢刀,他做得有板有眼,十四岁时操演处仲伯父为他定制的长刀,虽说力有不逮,却能舞得长刀生风,有模有样了。长刀,刀术,都是他此生的最爱。那只木匣子里最让他爱不释手的正是父亲撰写的刀法套路,父亲父亲……此刻,王羲之手中的鼠须笔便在这意念的驱使下,笔走龙蛇,好不爽快。

  恍惚间,他意识到四周不再安静,友人们掀起一片惊叹声。他们平生第一次看到用这样的笔触书写出如此罕见的书体,所有人都惊住了。

  已经在第二张蚕丝纸上书写了,王羲之也没料到序文令他产生了如此之多的情绪,在写到“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时王羲之已经有心打住了,可是又觉着还有些心思需要倾吐出来,于是写下了“于今”二字,却又觉着这二字与下文难以为继,便信手用“向之”两个带有起始意味又颇具继往开来之意的字压在“于今”上面,“之”字刚落下一点,身后飘起一个声音,声音很小,稚嫩且惶恐,怯生生的:

  “大人,此处宜改体也。”他听出是老八官奴的声音,心中不觉一热。

  王羲之停住书写,飞快地朝写出来的序文看了一眼,文中已经出现了十五六个“之”字了,竟没有一个重样的。小儿子的提醒让王羲之亦是一惊,这个只有十岁的小子居然注意到了前文中十几个“之”字的变化,小子未来可期。他心里赞道。

  再往下写,文意便涉及古人论死生的伤情动感,阐明对庄周那句“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的信服和膜拜,手下便写出“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的章句来。

  突然,王羲之感到有泪水盈满了眼眶,他强忍住没让泪水流下来,身后有儿子们,面前是众友人,他不能表现出一点儿脆弱来,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很脆弱了。可是,刚刚还很盎然的情绪,却被这股盈满眼眶的泪水弄得黯然下来。

  一个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猛然把深深地陷入沉思的王羲之惊醒了。是郗昙在唤他:

  “姐夫,你刚才走神耶。”

  王羲之点点头。

  “去了何处?”

  “随心而行,却走得太远,险些没能回到这里。”王羲之说道。

  ……

  郗昙见王羲之出现在眼前,便努了努嘴,示意王羲之靠得再近一点儿。王羲之低下身子,将脸挨得很近:“说吧,重熙阿弟,你欲要做甚?”

  “姐夫大人,”郗昙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到了,“那年你答应将兰亭诗集序赠予小弟,今日还有效乎?”

  王羲之忍住悲伤,说道:“重熙阿弟,姐夫我何时食言过。此刻便让孩子们把它拿进来,让你过目。”

  仆人出去叫人了,王羲之伏在郗昙脸前仔细看着郗昙那张正在瘪下去的面孔,问道:“重熙,你感觉如何?”

  郗昙很费力气地点了一下头,往外出气的同时跟出来一句话:“好得很。”

  王献之和郗道茂这时相继而入。献之手里捧着王羲之几年前为友人在兰亭聚会时所诵诗句写下的序言。

  王羲之离开床头,说道:“官奴,展开来让你外父大人看过。”

  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小心翼翼地展开这个条幅,将它对着床上的郗昙。这是一张大约三尺长短、一尺宽窄的条幅,展开之后可以清楚地看到是由两张纸粘接而成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曾也不可能想到,这个即将成为陪葬品的诗序在几百年之后,会成为举世瞩目的书法神帖,而书圣王羲之直到今天依然被后人顶礼膜拜。

  ……

  “姐夫大人,”这句话说出口郗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你还记得诗集序里所写之全文乎?”

  “当然记得。”

  郗昙脸上像是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又过了好一阵子,郗昙才又说道:“姐夫大人,能给重熙诵来一听乎?”

  在兰亭下为众好友写的诗集序并不长,二十八行,324个字。然而,若是回到那时候的情景,用那时候的心情背诵下来,王羲之自知已经做不到了。于是便先问道:“重熙,你先听此乃谁人写下诗句:‘温风起东谷,和气振柔条。端坐兴远想,薄言游近郊。’”

  王羲之看见郗昙的脑袋微微地动了动,有两行眼泪从郗昙紧闭着的眼睛里流淌下来。王羲之知道他听见了,也知道这个生命垂危的前西中郎将军听出了这是他自己在兰亭聚会时写的诗句。

  王羲之继续背诵道:“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这时,老郎中从外面进来为郗昙号脉。只见老郎中一只手往郗昙手腕上一搭,身体不由一颤,回过脸看着王羲之摇了摇头。

  王羲之忍住悲痛继续吟诵兰亭诗集序的余下章句:“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郎中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王羲之面前,抓住王羲之的手轻轻晃了晃(两晋时,慰藉伤心之人的传统礼仪),松开手后独自出了屋子。王羲之长叹一声,继续吟诵道:“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吟诵完兰亭诗集序后,王羲之这才来到郗昙身旁,握着那只尚有余温的手说道:

  “重熙,姐夫此刻所说你可以听到。你我既非彭祖,亦非老聃,离开尘世亦是迟早之事。只是,只是,姐夫未曾料到,离世之日竟来得如此之早,离别之时又来得如此仓促。罢了罢了,一俟回到会稽,姐夫即让官奴与姜儿结为夫妻,我会召回所有家人见证。你可离去矣。去欤,放心去欤!”

  说完,王羲之将事先准备的符帖围着郗昙离世的床挂了一圈,又将三只沾过符帖的水碗依次摆在郗昙的面前,然后坐在床头的蒲团上,闭起了眼睛,这时,才有泪水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作者简介:魏亚平,笔名孟山着,毕业于西北大学作家班。1987年12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陆续出版长篇小说《死亡的醒悟》《血沃河西》(与父亲合著)。曾担任十二集文献纪录片《为人民服务》、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献礼片《奠基石》总撰稿和总导演。《为人民服务》于建党八十周年之际在央视一套播出。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