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家作品>作品阅读>散文

程亚平:想起了那年麦收时节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0-07-10

  整村人一起收麦的日子是很久远的事了。

  现在想来,那些年麦收季节的场景如诗如画。

  渐近麦收时节,微风怂恿,麦子你推我搡,玩兴浓浓,金色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站在田畔的乡亲,高高低低的声音在谈论着自家及别家麦子的长势,从容不迫、悠闲自得。

  “你家麦子长得好,麦穗饱满,主要肥料跟上了。今年估计一亩地能打一千斤麦子。”

  “看这长势应该可以。”乡亲不谦虚,也不客套地悠悠回应道。

  “你看这二娃家的麦子,草跟麦子长得一样高了。唉,懒把人害了。”

  “唉,就是,庄汉人么,要勤快才能过好日子。”

  “如果太阳好,估计过个三两天应该就能收了。”

  乡亲们看着麦子,就如看着自家长大的孩子,微笑神秘朴实亲切。当然,在这田畔站着呢,有我的父亲。作为孩子,我们只顾在这景色中玩醉。

  麦子该收割了,家家地里镰刀挥舞,架子车来回奔波,生命的热情与季节的热情一起,点燃了收获的激情。

  父辈们面朝黄土,一镰一镰出击,一晌时间,有人竟然会把二亩地的麦子全部放倒,落后的生产工具在他们的手里,飞一般的掠过土地。

  太阳高悬,蓝天深邃,朵朵白云在空中自由飘荡,三三两两的人们在地里时而弯腰曲背辛苦劳作,时而引吭高歌舒展筋骨,大多乡亲只是低头迅疾收割,他们要从龙口里夺食呢。

  记得有一年,麦收之前,狂风骤雨,一夜之间所有的麦子全都趴到地上了。田里积水较多,人无法进地,只能眼看着麦子长长地倒在那里。一年的辛苦被一场暴雨浇透了,一切都打了水漂。那时候小,无法感受父母及乡亲们的痛心。那一年,大部分麦子都发霉了,父母同乡亲们一起将好一些的麦子交了公粮。那一整年,我们都吃着发霉的麦子磨的面,馍吃起来都是粘的,有点酸苦的味道。现在想来,这样的麦子有毒不能吃,可是父母不舍得扔掉,也不能扔掉。

  麦收时节,农人总是能从辛苦中找到乐趣。隔一道田畔的人们,手脚并用,嘴也不闲,时时互相调侃,戏谑,聊聊。

  “那谁你苦好的很,白天收麦,晚上连着打麦,就是机器还得歇一歇。我不行,晚上累得一倒下就睡着了。”

  “没办法么,麦收了不打(麦),脱粒机排不到跟前么。”

  一阵爽朗的笑声在田间响起。

  在成人的眼里,收麦是一场人与自然的战斗;在我们这些孩子眼里,收麦是一场每年只能看到一次的盛会。

  收麦时节,乡亲们汗流浃背,而那热火朝天、激情洋溢的劳动场面,让人们忘却了劳累。有人低头劳作一阵子,稍有不适,抬头挺胸,喊一嗓子,似乎疲惫随风而逝;有人累了,渴了,就稍稍休憩,坐在田间地头,一杯浓茶,一根纸烟,烟雾缭绕,神情悠然,仙人般自得。偶尔还会听到悠扬的小曲,慷慨的秦腔。

  我的记忆里,收麦时节虽然脚步匆忙,但农人们汗水横流,却笑靥如花,只要有麦可收来年就不会饿着。那时候,我特别羡慕别人家有那么多的亲朋好友援助夏收。

  麦子收到场院了,该让麦粒见见世面了。打麦场里,脱粒机的声音轰轰隆隆,掩盖了一切鼎沸人声,大人们忙着把成捆的麦子缓缓而有节奏地送进脱粒机扇形的嘴里,脱粒机毫不含糊,吃掉了麦秆,送出了精亮幼圆的麦粒;一些人专门用叉把麦秆集中在一起,为下面从脱粒机里纷纷流出的麦秆空出地方。孩子们在这时也派上用场了,他们二三人一起,站在高高的麦垛上,手脚并用解散麦捆,用力抛向脱粒机旁,一位乡亲不断送麦秆进入脱粒机口。

  我很多次就是站在高处解散麦捆的。

  对于孩子们来说,人多了热闹,犹如看了一场戏,并不觉得太辛苦。这样的工作,需要较多的人配合完成,往往是几家关系好的人们联合在一起,商量一个时间,大家合作分别完成脱粒的劳动。更让人敬佩的,这样的工作,他们往往选择晚上去做,只因这时,所有的人都将闲散下来。想想:劳累了一白天还不算,晚上还要干上大半个通宵。大家可以理解从“龙王口里夺食”这句俗语了吧!

  有一年,恰逢麦收时节,母亲病了,我陪在医院,家里就剩父亲和两个弟弟。晚上打麦时候,一位叔叔带领他的三个孩子来帮忙打麦。父母生前对此一直念念不忘,我们也一直铭记在心。

  如今,时代变迁了,社会进步了,生产力提高了,脱粒工具也越来越先进了,人们也不再那么辛苦了。可是那年收麦时节的热闹场景,将不会再现了。老人们谈起,更多的却是留恋。

  我希望生产力得到更大的解放,但我也很怀念曾经热情洋溢、激情满怀的收麦时节。对于农村人而言,那简直就是一个节日!对于现在的我而言,那就是永远不能再回来的过往的美丽。(2010、11、11)

  作者简介

  程亚平:陕西铜川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农民诗歌学会副秘书长、铜川市文联委员、铜川市朗诵艺术协会主席、铜川市作家协会综合部主任、铜川新区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铜川新区朗诵艺术协会主席。2017年,先后被评为铜川市第三届“书香女人”、铜川市“优秀志愿者”,2018年,荣获铜川市“星辉文艺突出贡献奖”。2019年,荣获铜川市“书香家庭”荣誉称号。出版诗集《打开天窗》,散文诗歌集《春光流年》(上、下卷)。其中,《春光流年》荣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还多次荣获其他省、市奖项。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