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家作品>作品阅读>散文

孙荣:陕南行雨图

文章来源:孙荣发表时间:2023-11-28

  秋天在西安那里很短,似乎打个转身就换了装,但在秦岭南坡却足足有两个多月时间。这时候,天空高远亮爽,大地草木葱茏,花儿开放,瓜果飘香,天气温和舒坦得实在叫人喜欢,就连那念念叨叨的秋雨也是活泛生动,多姿多样,惹人喜爱的。

  瞧!秋雨蒙蒙的,笑笑的,凉凉的,携着一阵一阵的风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地下着。大时像断线的珠子,叮哩哐啷,稀里哗啦,豪情奔放;小时像密友私语,切切察察,窸窸窣窣,轻声呢喃。它自由演绎,尽情发挥,陕南大地都随它投入了真情绪,在天地间挂起一面柔软虚无而又宽厚无比的灰白色巨幕。远山,旷野,村庄,河流,城郭,一切事物都浸于其中,迷蒙蒙的,如笼罩在硕大无朋的纱帐里进行着一场盛大的沐浴。

  远远望去,山坡上静悄悄的。山顶有稀薄或浓厚的灰白雾气,缓缓飘逸、升腾、变幻,一派迷离神秘,冥冥之中似有神仙即将显现。山林里,鸟儿们全然不顾雨天还是晴天,照旧在林子里快乐戏耍、自由翻飞。它们不时从这个枝头飞向那个枝头,或俯冲着去捉一只小虫子,或双双亲狎地站在高枝上,叽叽喳喳说上一阵儿话,又风风火火地飞走了。

  熟在山林里的野果可多了。毛栗子、山核桃、八月炸、山枣、山楂、晚桃、红果、杜梨、柿子、软枣,各种各样,不尽名目,风吹雨打中落了一地。兔子、山鸡、松鼠、兰雀、啄木鸟、果子狸、羊鹿子等大山的精灵们每天活跃在林子里,随意享用它们喜欢的果子。最忙碌的要算小松鼠了,它们几乎全家出动,摇晃着毛茸茸的尾巴快活地跑来跑去。雨天的山林几乎人迹罕至,鸟雀和小动物们安心从容地进行着它们的享用和收藏活动。只有“山林公主”红腹锦鸡三三两两悠闲地俏站枝头,展示着自己美丽的羽毛,或迈着优雅轻盈的步履在林间、路畔看景散心。

  一阵风儿吹过,片片树叶像彩衣飘飘的仙子,欢舞着飞向大地。它们清楚自己是大地之子,曾几何时,大地以她有力臂膀一天天地托举着它们,去见更高更远的世界,去实现高度与格局的突破与跨越。如今,它们沐浴秋雨,濯洗尘嚣,怀揣初心回望来路,以谦恭开怀的生命状态飞向大地母亲宽厚的怀抱。

  田野里,果蔬竞相生长。果园里一树又一树的果子鲜美惹眼,苹果、梨子、石榴、柿子、甜枣、猕猴桃……一嘟噜一嘟噜兴冲冲地骑在枝头上,拨开叶子笑眯眯地看世界。菜园里,疯长的萝卜、白菜、菜花、芥菜、苤蓝等作物全都喝足了水分,一株株、一棵棵,似睡饱觉的半大小子般旺盛蓬勃,一片片肥厚的叶子劲挺、碧绿,在雨水的润泽下容光焕发。新近刚刚冒出土皮的蒜苗、芫荽、冬菠菜、黄心菜,有的虽被雨珠打歪了身子,被泥水溅花了脸颊,可依旧兴奋地梗着脖子,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而又热闹的世界。

  田边路畔的草滩里,几头黄牛在吃草,高挑健朗的放牛老汉身披半旧军用长雨衣,神情自若地站在大路边,跟随戏盒子播放的戏曲音乐,高嗓门唱着秦腔折子戏《辕门斩子》:“焦赞传孟良禀……太娘来到……”雄浑苍劲的唱腔,响亮的鼓点,刚柔变换的弦索,在迷蒙无际的天地间铿铿锵锵咿咿呀呀,高了低了,远了近了,穿越雨雾,似乎从洪荒的远古一路走来,田野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开阔,还要幽远。

  田野上空的高压电线上,快乐的小雀们站成一排,不时梳理一下羽毛,你一言它一语地展示着悦耳的歌喉,欢唱着秋雨的赞歌,谁能阻挡得住它们简单纯粹的快乐?万千雨珠为它们弹奏着恢宏和谐的伴奏,涤荡着盛夏残留的浮躁与烦热、尘埃与繁芜。此刻,一切的残余都顺水滑落,小雀们眼里的世界亮晶晶、清爽爽,一派洁净美好!

  村子里不时有人撑着雨伞走出来,他们是去河边看水的,看河水涨潮带雨的奔腾与势不可挡。满溢的河床里,黄泥色的水波相互簇拥着,哄闹着,和着水涛拍案击石、跌涧受阻的隆隆吼叫声,雄狮般呼啸着穿过雨气奔向远方。一顶顶雨伞下,朴素结实的农人静静地站在河岸边,感受着秋雨小聚之下的惊心触目。沿岸的树枝上,白鹭、灰鹳安然高站,或自由飞翔。

  巷路上,几只黄狗相随着在雨线中畅快逛荡,它们偶尔使劲抖一抖身子,甩去身上的雨珠,又继续结伴游逛。巷路两边的雨水早已汇聚成“溪”,不知谁家穿着彩色雨衣雨靴的两个小孩子正蹲在“溪水”边,挽起袖管用泥沙、树叶、杂草,拦水围潭,玩放纸船。他们不时兴奋地叫喊着,开怀朗笑着,脆生生的声音在雨里飞扬。

  雨天里,村民们闲在家,主妇们就变着花样儿做起一家人喜欢的可口饭菜。临近中午,树木掩映的白房子、红房子、黄房子的上空,炊烟袅袅升起。不一会儿,大盘鸡、烧排骨、地软包子、荞面饸饹、手工瓤皮、茴香饼、韭菜扁食、蔬菜孜卷、农家小炒等多样美食的香味便从各处飘出来,迎着嘻嘻哈哈的雨声,格外馋香诱人。

  一座座美丽的陕南小城里,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像悉心引导着一个个忙碌的现代人,缓缓进入慢生活,去体味财富与精神、物质与灵魂步调一致的轻松和谐,简约从容。商业街上的行人慢了,环城路上的车速慢了,大小商贩的吆喝声慢了,给孩子讲故事的年轻爸爸语速慢了……在秋雨的悉心润化下,繁华闹市也知红尘路远,暂且打算修养一颗宁静之心,以云淡风轻的姿态来应对滚滚而来的无限繁杂。各处的桂子悠悠地香着,各色的花儿悠悠地开着,一条条车水马龙的大路边,水灵灵的绿化树伶人般站出悠悠的风景。

  在秋雨的几番梳洗、打扮之下,夜晚的小城柔美无限,风雅无限。华灯初上,美幻的霓虹,流动的车队,漫步的花伞,轻柔的音乐,恢宏的建筑……一切事物都在湿漉漉、亮闪闪的小雨中,出落得款款有致,含蓄动容,意蕴万千。灯火与雨雾掩映中,小城犹如将行就寝的大国公主,头顶大红盖头正襟危坐,雍容华贵而又柔情无限。几许小风轻轻拂过,点点雨滴轻飞漫洒,恰似这公主无声的娇羞与矜持。秋雨里的城市,似与天地恋爱,卿卿唧唧,心波荡漾,恢宏含蓄,情思半掩,别有一番情致。

  雨过天晴,极目远眺,山川万物,明净亲切,远山青翠,近景清新。白亮饱满的阳光洒满陕南大地,吸一口清爽之气,不由人轻声念叨:“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作者简介:孙荣,陕西商洛市人。商洛市作家协会会员,商州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商洛日报》等报刊杂志。)

原刊于《商洛日报》2023年11月9日07版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