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交流>国际文学交流

《七夜物语》:日本儿童文学史上一座“新的金字塔”(岳远坤 )

文章来源:凤凰文化发表时间:2017-03-20

  “夜晚的冒险,只能由你们两个人来完成。

  我只能站在夜的入口,在远方看着你们。”

  川上弘美在中国读者中并不陌生,她的小说《老师的提包》自在中国出版以来,因其清新淡丽的文风和细腻的笔致受到了广泛的环线。川上弘美曾获日本纯文学最高奖项芥川奖,并担任芥川奖评委,大学时曾加入科幻社团,擅长将幻想融入日常的生活中。而《七夜物语》则是她创作的第一部以儿童为题材创作的幻想小说。小说以生活于单亲家庭的小学生小夜为主人公,讲述了她与同班男生仄田一起穿越到夜晚的世界进行冒险的故事。

  小说中的时代背景可以推断出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七十年代是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期,正如现在的中国,随着社会的发展,离婚与再婚逐渐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而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儿童文学中也出现了许多离婚题材的文学作品。但《七夜物语》讲述的是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小夜,却没有设定特定的时代。夜晚的世界是一个完全想象出来的世界,大老鼠格力克莱尔和他的影子——蜂蜜色的米埃尔,周而复始的玫瑰花,会说话的铅笔等。在他们能做到现实世界中做不到的事,他们能在教室里俯下身看着现实中的自己和大家......而这些都是只有在幻想的世界中才能做到的。川上弘美以出色的想象力为读者架构出一个个幻想的世界。作者试图抹消时代的印迹,诠释超越时代的人性,形而上地思索人生与生命的主题。

  《七夜物语》可以说借了离婚题材的外壳,思考的是超越时代的人生与生命本身。如前面所说,《七夜物语》里着墨更多的是从儿童步入成人这段期间(即一般所谓的青春期)的成长主题。青春期是儿童走向成人的过渡阶段,也是走向何种人生的岔路口。这是一段特殊的时期,他们一只脚已经踏入成人的世界,而另一只脚还在儿童的世界彷徨,就仿佛是在两个世界之间来回穿梭。这段期间就好比《七夜物语》中所说的“傍晚”,而这个成长的过程只能由他们自己完成,正如大老鼠格力克莱尔所说的,“夜晚的冒险,只能由你们两个人来完成。我只能站在夜的入口,在远方看着你们。”

  严厉的格力克莱尔可以说是父母其中一面的化身,帮助小夜和仄田在冒险中一步步走向成长。小夜和他的最佳搭档仄田通过七次冒险,在幻想的世界中一点点长大。而在夜晚的世界中,他们的父母正如格力克莱尔说的那样是缺席的。也正是因为格力克莱尔的守望与不参与,才促使了他们的独立成长。他们夜晚的世界学会了自立(第一夜通过大老鼠格力克莱尔的考试),与诱惑抗争(第二夜在令人昏昏欲睡的奇妙洋馆),遇到另外一个自己(第三夜、第四夜小夜与仄田分别的冒险),了解到“常识”的非稳定性(第五夜,物的世界)等等。而这些都是人生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生仪礼,即日语中所说的“通过仪礼”。就像这样,作者川上弘美通过两个小孩七夜的冒险,讲述了儿童走向成人的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个个课题,通过想象的世界庙会了这个阶段经历的各种“人生仪礼”。

  《七夜物语》中的小夜有一个搭档,就是她的男同学仄田。仄田与小夜有很多不同,却其实与她一样对自己所处的现实和自己有有一些小小的不满。如前所说,小夜与他一起,在夜晚的世界里,学会了自立,学会了与甜蜜的诱惑抗争,发现另外一个自己......就像这样,每一个夜晚,都经历一次成长。但是,川上弘美的野心显然远远不止于此。若是如此,只需要小夜一个人物就够了。正如小说后半部分反复出现的那样,她要书写的是一首《生命之歌》。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仄田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一方面,仄田的存在,更有利于阐述共性与个性的主题。首先,仄田和小夜都生长在单亲家庭,但小夜却发现原来同样生在单亲家庭,两人竟然也有这么多不同,认识到“原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在这些不一样当中,他们又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他们都对现实中的自己有小小的不满,他们的内心中都住着另外一个自己......而发现这些相似之处后,他们逐渐成为朋友并对对方产生美好的情愫,却在最后一个晚上,又发现与彼此的不同。人存在共性,但终究还是有独立个性的个体。作品中,通过诸如此类反复的描写,深刻地思考了共性与个性的问题,并暗示了小夜一直想知道的父母离婚的原因。

  而另一方面,仄田和小夜,高中生哥哥南生与姐姐小麦,年轻时爸爸和妈妈,现在的爸爸和妈妈,故事中未怎么着墨的外公和外婆。这一组一组不同年龄段的男女,在作品中以某种特殊的方式相互联系着,串联成完整的人生,就如小夜在不可思议的洋馆中看到的玫瑰,一代一代,周而复始,永不停息。

  在《七夜物语》中,对爸爸进行了大幅的描写,而对妈妈的疑似男友金泽先生却没有太多着墨。小夜在夜晚的世界遇到年轻时相爱的爸爸和妈妈,她才发现原来妈妈并不仅仅属于自己。书中这样写道:“在那个世界(笔者注:现实世界)里,小夜总是和妈妈在一起。所以,小夜一直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来到这个夜晚的世界,小夜才终于明白,原来妈妈不仅仅属于她。”在夜晚的世界里,小夜还没有出生,年轻时的妈妈不认识小夜,她的眼中只有年轻时的爸爸。小夜因此对爸爸产生嫉妒,发现自己并没有现实世界里那么爱爸爸。在这里,夜晚世界里的年轻时的爸爸和现实世界中的金泽先生其实是一样的。小夜在现实世界中对金泽先生的排斥与夜晚世界里对爸爸的排斥一样,并不是因为他是妈妈的再婚对象,不是因为他是阻碍爸爸和妈妈复合的障碍物,而是出于一种本能地对妈妈的依恋与妈妈被人抢走的恐惧,对于孩子来说,潜意识当中的“爸爸”原本就是外来的异物,是一个闯入者,在本质上与现实中的妈妈的新男友金泽先生没有什么不同,而妈妈才是一体的。可以说,《七夜物语》中单亲的设定,可以说并不是为了诠释离婚与单亲的主题,而是在思考父亲与母亲的不同存在意义。人生从与母亲分离开始,脐带断开,断奶,经历青春期,成长为新的个体。而父亲则首先是一个“闯入者”,然后变成家庭当中一个似乎理所当然的存在,然后又走向脱离......当然,这么说或许会产生误解。父亲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的确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但是,生物意义上,无论人类还是动物,父亲又的的确确是母亲与孩子之间的一个“闯入者”。这一点与母亲完全不同。经历了出生、断奶,主人公小夜即将迎来与母亲的最后一次分离,而这次脱离是精神上的,本质上的。在夜晚的世界里,她认识到妈妈在作为的妈妈之前,首先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并由此走向成长。

  日本作家佐藤悟说:“写幻想小说的人,不仅要有天赋,还要有组织故事的能力和出色的表达能力”。川上弘美无疑也做到了这一点。《七夜物语》的语言虽然简单,却富有诗意,令人读起来很舒服,正如日本评论家小野正嗣所说,川上弘美的书里就像有风吹过,语言好像在“呼吸”一样。

  另外,佐藤悟也曾说,“幻想小说,英国是正统,该国女作家菲莉帕·皮尔斯创作的《汤姆的午夜花园》译介到日本,给当时日本的儿童文学界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之后,日本的许多作家以同样的方法进行了多次创作的尝试。”可以说日本现代幻想小说的创作受英国幻想小说的影响很大。我不知道川上弘美是否读过这个作品,但的确记得2011年在日本时参加由日本国际交流基金曾经组织一次作者与各国译者的座谈会,当时她谈到两件事记忆犹新。一个是她说自己更擅长小说的写作,并推荐了自己短篇小说集《扎拉扎拉》(ざらざら),另一点则说自己青少年时期读过的书几乎都是欧美的儿童文学作品,这给自己后来的创作带来了很大影响,并希望自己也能写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虽然《七夜物语》是一部二十多万字的长篇,但每一夜的故事都独立成篇,也可以说是由一个个短篇有机组成长篇物语。擅长的短篇小说写作,加上青少年时期的阅读积累,我想是川上弘美创作这部长篇儿童幻想作品时亦能驾轻就熟的重要原因。

  川上弘美是获芥川奖并担任历届芥川奖评委的日本当代最重要的女作家之一,大部分作品以成年读者为对象。这部作品首先在面向成人《朝日新闻》上连载,后由朝日新闻社出版,朝日新闻社是朝日新闻下属的出版机构,并非专门出版儿童文学的出版社。虽然被评价为“日本儿童文学新的金字塔”,但显而易见的是,其读者定位并不仅仅是儿童,作品中散在的那些充满哲理的文字要谱写的其实是一首更深奥的《生命之歌》,体现了更深层次的思索,值得每一个成年人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的同时思考人生的奥义。而小说中出现的那些人物,乖巧懂事然而在学校体育课上双人组合的项目中总是落单的小夜,喜欢看书、不擅长体育、爱钻牛角尖的宅男仄田家庭环境优越、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优秀的班长野村,学习不好、性格莽撞的盐原和他的跟屁虫小岬,甚至到学校向老师问这问那的仄田奶奶......每个人物形象都栩栩如生,似乎感觉他们曾经就在自己身边。也的确如此。而这些人物,立体地展示了即将迈入成人世界的青春期儿童和他们周围的大人们的群像。每个大人读来,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与此同时,又不必担心儿童读者无法理解。首先从语言上来说,除了散在在小说中的那些颇具哲理性的句子,整体上都是浅显易懂且富有节奏感、小学生也能读懂的短句,是一部适合儿童独立阅读的作品。而从内容上来说,小夜和仄田的冒险故事,可以放飞儿童读者的想象,带着他们走向成长。

  《七夜物语》是掺杂着很多现实因素的幻想小说,无疑如日文原版腰封上所说的那样,将能够经受住时间与读者的检验,成为日本儿童文学史上一座“新的金字塔”。

  总之,富有诗意的语言架构出来的美丽幻想故事《七夜物语》是一部既适合成年读者又适合儿童读的文学作品,超越时代与年龄的差别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动,相信每个年龄段的读者读起来都有不同的感触。

  (岳远坤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助理教授。曾获日本野间文艺翻译奖。主要译著有堀辰雄《起风了》、东野圭吾《新参者》、角田光代《单恋》、山冈庄八《德川家康》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