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交流>国内文学交流

雪莲花般的杜文娟(刘亚萍)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0-09

  2017年,对于杜文娟来说应该是收获的一年,38万字长篇小说《红雪莲》历经四年时间采访、整理、写作,先后被《芳草》、《红豆》、《脊梁》、《中华文学选刊》等大型刊物全文刊登或选载,《光明日报》、《文学报》、《陕西日报》、《西藏日报》、《海南日报》、新华网、中国新闻网、 澎湃新闻、中国网、中国作家网等几十家报纸网站推介,西藏电视台新闻联播以“陕西女作家杜文娟书写六十年援藏史”播出,安康电视台也做了专访,“十年行走四年书写,只为了《红雪莲》花开。”《金州播报》连续一周播放。

  《红豆》卷首语这样表述:《红雪莲》称得上是一部援藏史,一部汉藏友谊史,也是一部人性之书,悲悯之书,命运之书,更是一部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兼具的长篇力作。

  在作品付梓之前,得到了著名评论家作家李敬泽、阿来、刘醒龙、贾平凹等大家的联袂推荐。作品发表以后,邱华栋、王春林、李云雷、陈华文等国内一线评论家纷纷撰文,给予褒扬和评介,认为这是一部描写重大历史题材,有责任有担当的现实主义长篇力作。

  说起《红雪莲》,杜文娟滔滔不绝,一一讲述了创作的缘由、采访的过程以及遇到的艰辛和磨难。创作一部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需要很久的积淀,需要大量生动鲜活的素材,为此杜文娟一次次深入藏区,这期间,她经历了重重困难:高原反应、恶劣天气、狼群窥视等等,自己的身体也遭受疾病的困扰。当《红雪莲》终于面世时,恰逢西藏和平解放66周年之际,赋予这部“援藏”长篇力作特别的意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杜文娟是国网陕西安康水电厂职工,由于对文学的热爱,她把全部心血倾注到文学创作上,从开始一篇篇短小的豆腐块散文,到后来一部部厚重的小说,她从一名文学爱好者成长为一名作家。连续多年成为陕西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在所有签约作家中,她是唯一一位来自电力企业的作家。作品得到中国作协和陕西省委宣传部重点扶持,先后成为中国电力作协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

  对文学的热爱是她永远不变的情怀。从第一篇文章发表至今,为了心中的梦想,她一路执着走来,不管风吹雨打,无论刀枪剑戟,依然义无反顾,孑然前行。写作是个苦差事,尤其是对地理位置偏僻、生活相对简单的企业员工来说,阅历和体验都受到局限,所以为了写作,阅读和行走成了必需。她把自己的业余时间交给了文学,阅读、行走、写作,再阅读,再行走,再写作!多年来,她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东北林区、塔里木盆地、大海孤岛、云贵高原、丝绸之路,处处留下了她的足迹,行走几乎成了她阅读社会、感受生活的唯一方式。开阔了她的眼界,磨练了她的心智,杜文娟也在一次次艰难的游历中变得成熟、宽容和豁达。

  她曾八次走进西藏,登上珠穆朗玛大本营,成功转完冈仁波齐,难以想象她娇小柔弱的身体是如何抵挡住强烈高原反应的,文学给了她信念和支撑,给了她自信和力量,同时也给了她艰辛和磨难、疲惫和劳累。第二次进藏走的是川藏公路,记得那一次,从成都出发,沿途风光旖旎,险象环生。让她记忆深刻的是一位独臂勇士。那是在进入传说中美丽的康定境内时,大家一边休息,一边欣赏周围的风景,忽然发觉前面的路上驶来一辆摩托车,来人看见他们,放慢了速度,跟大家打招呼,这时,才发觉骑士只有一只臂膀,驾驶着一辆改造过的摩托车,一面红色的三角旗子插在车上,很是醒目,上写:“我要去西藏!”,看到对方脸上已经干结的血痂,一问才知道,勇士昨天摔了一跤,身上多处擦伤,同行的一位女士赶忙取出药箱为勇士涂抹,并给了他一些消炎药,勇士谢过大家,匆忙而又坚定地踏上征途。然而大家的心却再也不能平静,感慨万千。此后,那位勇士便成了她和同伴一路的牵挂。在康定,在跑马溜溜的山上,他们合唱了一曲动人的饱含深情的“康定情歌”。那位勇士的行为震撼了她,并深深激励她一路前行!

  一位女性单枪匹马行走于高原山川,绝对不是“旅游”两个字代表得那样轻松简单,其中的尴尬、困惑、孤独、寂寞、危险难以想象!然而她挺过来了,途中的艰难、恐惧化作目的地一场嚎啕大哭,为什么要这么辛苦?为什么要经受这么多磨难?也许从她选择文学之路的那天起,她就选择了一条陡峭的、曲折的、荒无人烟的山路。登上了珠穆朗玛峰,还有什么能够阻挡前进的脚步?

  “最让我激动的是到了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当我无需抬头抬头就能看见雄伟的珠穆朗玛峰,亲手触摸着珠穆朗玛冰清玉洁的肌体时,真的想放声歌唱,想奔跑,想飞翔。有人说,再龌龊的人到了西藏,都能变得高尚无私,圣洁的地方可以荡涤尘埃,洗礼心灵,我深信不疑。”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说起西藏之行,她依然很兴奋,言谈中,仿佛又沉浸在那次旅途中,眼神中闪烁着纯真的光芒!

  为了吸取养分,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杜文娟如饥似渴地阅读中外文学著作,常常不知不觉已是深夜,第二天,疲惫不堪的她又要去上班,长期的睡眠不足使她的体力大量透支,身体呈现出“亚健康”状态。她是瘦弱的,又是顽强的;她是疲惫的,又是坚韧的!在众人的眼中,她就是这样一个背着行囊孤独行走却永不停步的女子!后来,为了支持她创作,企业给了她自由的时间和更广阔的空间,为她日后的创作提供了更为便利的条件。

  从早期的诗歌、散文到后来小说的转型,对杜文娟来说是个艰难的过程,没有丰富的阅历和对各种生活的体验了解,难以完成小说的整体构架。所以她除了偶尔的远行之外,平日里经常抽出时间,去乡镇,到山村,与农民交谈,了解他们的现状和疾苦,熟悉他们的生活和语言。她的足迹几乎遍布周围的山山水水,走进乡村,走进农民,更深切地感受到一位作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她是巴山的女儿,对秦巴山区有着特殊的感情,她要用手中的笔倾诉对这片青山绿水深深的依恋,她的多篇中短篇小说都是以农村生活为题材的,其中以中篇小说“巴山三部曲”:《我是山上一株菊》、《巴山在地图的什么地方》、《河对面的标语》为代表。她也因此被称为“乡村生活的叙述者”。

  把所有的精力给了文学,留给家人的时间就少得可怜,作为妻子和母亲,她内心深处最柔软温润的地方是留给丈夫和儿子的,她说:“作为妻子和母亲,我是不称职的”。多年的辛苦跋涉,她没有过多精力照顾家庭,料理家务都撇给了丈夫,身为女性,无法很好地兼顾家庭和事业,也许是她人生最大的遗憾。

  在文学这条道路上,杜文娟不断探索,勇往直前,诗歌、散文、小说……各种体裁驾轻就熟。经过多年辛勤的播种、耕耘、施肥,希望的田野上终于收获了丰硕的成果。散文多次入选《散文选刊》、《散文百家》《读者》等刊物,并连续四年入选年度散文选本。先后在《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中华文学选刊》《小说选刊》及美国发表中短篇多篇,著有长篇小说《走向珠穆朗玛》,小说集《有梦相约》,长篇纪实文学《阿里 阿里》、《苹果 苹果》、《祥瑞草原》等九部作品,曾获《解放军文艺》双年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等。其中《阿里 阿里》两个英文版本,分别在英国和国内出版发行,并参加了第44届国际书展和2015年美国书展等,藏文版翻译就绪。

  “还好,没有辜负生命!”望着多年出版的薄厚不一的小说、散文,杜文娟感慨地说。几十年孤独行走,甘苦自知,所有的艰辛与磨难都融入生命,让生命丰厚,让人生璀璨——在文学的道路上,痴心不改。杜文娟如同生长在雪域高原上的那株“红雪莲”,红得热烈,红得耀眼,适应各种复杂气候环境,迎着冰雪,傲然开放。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