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讲座>其它讲座

方英文:面对全球化塑造个性化(演讲)

文章来源:方英文发表时间:2013-09-23
 

  我们今天荣幸地请到方英文先生来为我们演讲,大家鼓掌!之前受邀来此演讲的,都是名作家、名学者,如张贤亮、陈忠实、熊召政、何西来等。大家知道,方英文老师也是位名作家,出版有《方英文小说精选》、《方英文散文精选》、《种瓜得豆》等多部作品;尤以长篇小说《落红》最有影响,在首届“柳青文学奖”评选中,排名榜首。方老师的书法也很好,在师法传统的同时又颇具个性,在陕西作家里,我认为他的字最好,至少最有前途。好了,让我们再次鼓掌,欢迎方老师为我们演讲!
   
  各位朋友,受邀来这里演讲,很紧张,因为很久没有耍过嘴皮子了,更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听众喜欢什么话题呢?昨夜靠在床头,问妻子,她说:“讲钱。”是啊,谁人不爱钱呢?我们中国人的确是最聪明不过的,把钱叫“人民币”,人人热爱的币呀(笑)。所谓钱,无非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玩意儿。实际上爱钱,也可理解为搞经济建设。经济建设就是钱建设。

  中国眼下的钱,是很多很多的,当然还不是世界的最多。最多的依次是美国、日本、德国、中国。据说很快就要超过德国了。当然,如果按13亿人口一平均,钱又少得很了。但是这也足以说明,中国的经济建设令全球瞩目,中国成了世界经济的一台超大马力的发动机,发动机的声大声小,转速的快与慢,直接影响着世界经济的走向,甚至政治格局的调整。一句话,中国正在“全球化”,全球也正在某种程度的“中国化”。

  于是就有了本次演讲的题目。我想应该讲三个问题,或者说谈三点粗浅的看法吧。

  
    一、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史无前例的盛世里。

 
   如果这个表述有些夸张,那么可以这么说吧:我们正处在一个盛世序幕缓缓拉开的历史时刻。的确如此。几乎每天的新闻里,都会报道一个伟大的建筑竣工了、落成了。我前几天回山里,大山深处的家乡,单是一个道路建设,简直跟战争一样紧张,大型的机械轰鸣着,尘土飞扬遮天蔽日,铁路、公路、高速公路,齐头并进。我过去到西安上学,要走整整两天,如今呢,只需两个小时……这方面的成就,毋需我在这里吹牛,政府主管的媒体,天天吹得万紫千红(笑)。不过也确实值得吹。该吹不吹也不对(笑)。

  我想从我们日常的生活细节处来谈谈盛世。就说吃吧。我们不能绝对说中国再也找不出一个饿汉子了,但是从四舍五入的统计学的角度讲,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人人有饭吃啦。这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成就!因为中国人口太多,可耕地很有限,吃饭自古就是个头疼问题。历次的改朝换代,都是一个吃字作怪。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人的胃,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器官。通常是胃闹得慌,这才揭竿而起。中国人只要肚子不闹腾,任凭你革命家(野心家)再怎么“发动群众”,也成不了事的。我小时候的理想是:有朝一日,能够顿顿吃上大米饭、白馒头。就像短信里开玩笑说的那样:待我有钱了,我也要搞腐败——每天早上买两碗豆浆,我喝一碗倒一碗(大笑)!现在,这些全都实现了。但是天地良心,我从没有倒过豆浆。浪费是莫大的罪孽,切记(鼓掌)。

  由于大家都有了吃的,这才产生了少数腐化的吃、奢靡的吃、残暴的吃。不说吃燕窝鲍翅,什么满汉全席、人乳宴啦的,竟至于活吃猴脑!丧尽天良啊。我曾琢磨:这么吃的人是不是非常有钱呢?比尔盖茨、李嘉诚该有钱吧,怎么从未见报道他们如此的暴殄天物呢?可见猛兽吃法的人,一定是曾经祖辈穷光蛋的爆发户,他们恶吃的心态是“为祖宗争光”,要把什么什么的夺回来。不管怎么说,这种吃法虽然在伦理上有辱斯文,但在事实上却证明了某种“盛世”——因为只有盛世,才能为你提供那么多东西来吃呀。

  其实,最能体现盛世的,是腐败与贫富悬殊。30年前的人,拿什么行贿呢?送一瓶酒,两包烟,几个鸡蛋;如今呢,送奔驰宝马车,送别墅送美人送子女出国留学送移民护照。行贿档次与手法的如此提高,还不足以说明盛世吗?另外,要记住:杜甫的名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描绘的恰是盛世呢!如今呢,也是这样:90%的财富掌握在10%的人的手里,贫富多么悬殊!正是面对这个可怕的现实,政府才要敦促和谐社会。再不搞和谐,再不让民众分享改革的成果,就会出乱子,最后连政府自身的存在都成了问题。

  体现盛世的另一个方面,是教育的空前繁荣。28年前我考大学,我们学校那届招收新生800名。去年从母校获悉,单是招研究生,就达到2800名。今年的大学招生是多少呢?估计要突破千万大关!有人说如今的大学生不如我们那时,水平下降得厉害云云。我断然不同意这种今不如昔的观点(掌声)。你们生活在一个信息全球化的时代,你们读印刷书可能不如我们那时,但你们接受新东西的数量,肯定是我们那时的几倍。你们恋爱的时间也比我们提前了多少年(笑)。从这个角度看,你们比我们有见识多了。当然,你们让家庭付出的学费(投资成本)太惊人,毕业后工作又太难找,回报家人的时间(利润回收)遥遥无期;但你们可以自由找工作啊!于是北大毕业生卖猪肉,清华博士去修理电动车。这一点儿也不要奇怪,因为过去的大学,理工科是培养能工巧匠的,文科是培养统治者的,都是缺货嘛。现在社会转型了,哪要那么多的“专家”呀“公仆”呀。市场规律就这么回事。我们那时候,所谓“铁饭碗”吧,就是由国家统一分配。其实我对“分配”二字,是极端的厌恶。活生生的一个人,又不是东西,又不是牲口,凭什么由你分配(笑)!这就是你们有你们的酸楚,我们有我们的憋气(掌声)。一句话,自由找工作比起任人发配来,终归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再说了,你们出了社会去打工,资本家就不敢轻易剥削你们,因为你们受过高等教育,你们会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利益。有了无数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中国的进步与文明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体现盛世的最后一点是:飞速城市化。新加坡资政李光耀预言,在未来的20年里,中国的城市居民将占总人口的65%。这就意味着城乡差别的划时代的缩小。农业人口越少,国家越发达。那时的农业人,可能就不叫“农民”,而叫“农业产业工人”了,简称“农产人”,因为土地机械化、集约化了。他们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地主,而是类似“庄园主”什么的家伙。总之富裕,且不乏诗意。

  当然我们这个盛世,在博大与宽容的程度上,还是不能与发达国家相比的,甚至也无法企及我们自己的辉煌过去,比如唐朝。李白同志(笑),我们有史以来的首席大诗人,受到他的所生时代的宠爱,甚至偏袒,实在让人惊奇又羡慕!他参加过永王璘的谋反。什么叫谋反?用现在的话讲,叫作“反革命、反政府暴乱罪”,不砍头也得把牢底坐穿。可是李白呢,仅仅受到下放边远地区的处分——流放夜郎,就是如今的云贵一带的某个偏僻小地方。可是结果,他还没有走到那地方,中央就来了通知,他给赦免了。瞧瞧,那叫什么风度!


  
    二、盛世来自改革开放,来自全球化。


  
   所谓改革开放,就是请外国的资本家来中国剥削中国人。不请不行,因为我们没有本钱,没有技术,没有经营与管理的能耐。我们有的,是原材料,尤其是难以计数的廉价的劳动力。资本家来中国,可不是来“支援中国革命”,而是来赚钱的。他们剥削我们的同时,又教会了我们,包括技术技巧、秩序诚信,我们就会越来越少地被他们剥削。这正是我们足不出户,即被“全球化”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我是不懂经济的,甚至相当地憎恶“经济”二字,可是我竟然晓得道琼斯指数、恒生指数,因为电视里经常报告这两个指数的升跌——原来它们来自世界首富美国与世界次富日本!我们对于富国的事情了如指掌,是由于传媒的高度发达,是传媒将地球变成了一个村庄。在一个村庄,最富的那户人家,往往成为这个村庄的新闻焦点,成为潮流的风向标。在世界这个村庄,美国正是如此的首富人家,他家里屁大个事,全世界都争相报道。所以“全球化”从某种角度讲,就是全球美国化。美国自身,也这么不遗余力地乱搞。我们不要相信美国的新闻自由,新闻自由是个相对的说法。全天下的传媒,永远掌控在特定的政治集团与利益集团手中,所以别以为传媒的话便是生活的真相。

  
   所谓改革开放,就是请外国的资本家来中国剥削中国人。不请不行,因为我们没有本钱,没有技术,没有经营与管理的能耐。我们有的,是原材料,尤其是难以计数的廉价的劳动力。资本家来中国,可不是来“支援中国革命”,而是来赚钱的。他们剥削我们的同时,又教会了我们,包括技术技巧、秩序诚信,我们就会越来越少地被他们剥削。这正是我们足不出户,即被“全球化”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我是不懂经济的,甚至相当地憎恶“经济”二字,可是我竟然晓得道琼斯指数、恒生指数,因为电视里经常报告这两个指数的升跌——原来它们来自世界首富美国与世界次富日本!我们对于富国的事情了如指掌,是由于传媒的高度发达,是传媒将地球变成了一个村庄。在一个村庄,最富的那户人家,往往成为这个村庄的新闻焦点,成为潮流的风向标。在世界这个村庄,美国正是如此的首富人家,他家里屁大个事,全世界都争相报道。所以“全球化”从某种角度讲,就是全球美国化。美国自身,也这么不遗余力地乱搞。我们不要相信美国的新闻自由,新闻自由是个相对的说法。全天下的传媒,永远掌控在特定的政治集团与利益集团手中,所以别以为传媒的话便是生活的真相。

  但我们也要充满信心地看到,在全球“美国化”的同时,全球“中国化”也在逐渐地显山露水。

  传媒是有选择性的。无论它的语言多么客观,它的画面多么逼真,但是选择什么与不选择什么,那它是大有讲究的。新闻报道有点像考察提拔干部。同样一个人,如果想让他当官,组织部来考察他,考察出他的五条可以当这个官的理由,这五条当然是优秀的品质,而且是绝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可是过了几年,这个官变成了贪官,于是纪检部门来调查他,也调查出他的五条劣迹,件件事实铁证如山。看看,想用他了,就只扬其善;要废他了,就单陈其恶。新闻更是这样。真实性自然是新闻应当遵循的普遍法则,但它的根本窍门在于它一直要琢磨——选择什么才对自己有利呢?新闻的选择性就是新闻的倾向性。

  全球化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生活的洋化与时尚化,还有两性关系的极大的自由度。乌七八糟的洋节日,在中国人里都有感兴趣者,很有点莫名其妙。其实向往富国富人的生活方式,原本就是人性的本能。传媒更是推波助澜,因为传媒是个产业,它要追逐利润,利润又主要靠广告。商家生产了那么多洋玩意儿,要卖掉就要找传媒打广告。传媒与商家,是铁哥们关系,是利益共同体。两性关系的开放,宏观上讲是文明社会的一个标志。过去偷情这种事,组织要问法律要管,舆论的唾沫也要把你淹死。现在,除了当事人的配偶逮住后瞎闹腾外,没有哪个领导脑子进水了来管这闲事(笑)。法律呢?更是民不告官不究。就算告,也要没完没了地庭外调查、搜证罗据、拖延时间,谁也耗不起。不如“私了”拉倒。至于包二奶八奶之类的烂污事,由于它践踏了一般的价值底线,我说都懒得说的。

  
   三、民族复兴的标志是该民族具有独一无二的个性气质。

  
   1、民族复兴的口号喊得很响,但跟五十年代喊的“赶英超美”略有不同。超美,想干吗?有当老大的意思。这不符合中国人的传统哲学。“枪打出头鸟”呀,“出墙的椽子先烂”呀,不管这算不算犬儒主义,终归是某种安全实惠的生存策略。就算某一天,中国真成了老大,我也不主张有老大心态。我讨厌老大做派,烦。民族复兴就是一个民族的日子过好了,很有教养了,在与所有优秀民族相比时显示出同样优秀的品格,之外,还有独特的民族自己的个性(掌声)。

  万不可把全球化理解为全人类一族化!尽管这是难以出现的奇迹。科学跟人文是两码事,有时互为反动。现在有种科学至上的时髦,以为科学能包打天下,蠢!迷信的内容,就包含着迷信科学。科学能解决爱情问题吗(笑)?科学能处理好婆媳关系吗(大笑)?科学能担保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定孝敬父母吗?全世界的铁道宽窄可以统一,日历可以一样,各国首脑开会时,可以按其英文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排序来安排座位。但是作为一个人,生动鲜活的每一个具体的人,一人一世界啊,则理应像不同的花儿一样,各展其姿、尽态极妍。

  国家也好人生也罢,除了要遵循普遍的道德法则之外,我是主张一国一个样子,一人一个活法的。这就是“道法自然”吧。书法圣人王羲之说:“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宇,指时间;宙,指空间。意思正是讲生命的各自意义,多元存在的天理性。不过还是毛泽东的诗句说得最好:“万类霜天竞自由。”只是他老先生,理解倒是透彻至极,做的却不能恭维。那时,他领导的中国人口,由五亿发展到十亿。那么多人,实际上只有两个人有名字,一个叫“毛主席”,一个叫“人民”。几十年了,“两个人”始终是一个人说,一个人听,毫不“竞自由”呐(笑)。

  2、民族复兴的关键在哪?我不知道,我要知道我就去当国家主席了。我要说的是,民族的复兴首先要从民族的语言复兴做起。上善若水,无所不克。语言正是这样的水,是一个民族的最伟大的软实力。一个民族的语言是该民族的文化基因,硬起来比原子弹厉害。显而易见的例证是,英语。英国据说,早已沦落为二流国家,可是它创造的英语,依旧是世界最强势的语言。你能因英国如今的国际地位,而把英语也同步降格成二流语言吗?不可能的。当然这与世界首富美国也是英语国家有关。如果18世纪19世纪,对外最扩张的不是英国而是中国,那么现在,无论中国是个什么地位,汉语也一定是世界第一用语。还有那时的西班牙葡萄牙,就因几艘帆船,几门大炮,便把世界的主流语言瓜分了,你简直没办法。
  秦始皇最了不起的贡献,是他统一了中国的语言文字。汉语是全地球唯一没有中断而使用至今依然鲜活的语言,是世界孤本,是人类绝品。学好汉语,就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每一个大学生,都应当学好汉语,以匹配不断上升的国家地位。至于英语,以及其他的外语,学了当然好,懂得越多自然越好。但不会也没关系,因为人口基数如此大,总有人会的。大学生人人要考外语,我认为愚不可及(掌声热烈)。花那么多钱,办那么多外语学院,吃干饭呀(笑)!有人会说,不考外语,不利于天才的培养。笑话,既然是天才,还用得着你以考试的手段来逼他学外语吗?人家自己会主动“与世界接轨”呢。再说我们,也未必真的需要那么多天才。地方报纸的编辑记者晋升职称,居然要考外语!一辈子不采访老外,考哪门子外语?我倒认识两个政府里的“外办主任”,竟半句外语也不会。大家看看,这多么滑稽(热烈鼓掌)。

  3、民族复兴就是把民族天性中最优秀的那部分发扬光大出来。我在书房里草稿这次演讲,环顾家中,多半都是洋玩意儿,仅仅文房四宝,还有线装书,再加上厨房的瓷碗筷子,是我们祖宗发明的,流传到今的。还有什么呢?我举不出例子了,也许大家能举出。窗外的这个伟大的古城,城墙,大小雁塔,等等为数有限的东西,是我们的原创。大量的普遍的东西,无论静止的还是流动的,所谓“现代文明”吧,都是“全球化”来的。这就是潮流,谁也没有办法,不服也得服。

  怎么发扬广大传统?如同央视里的“百家讲坛”?那是太片面的。讲孔子,孔子当然是圣人,许多单句的话非常真理,核心也是“仁爱”。可是他的另一个核心,事实上比“仁爱”更核心的一个核心,则是他的“平天下”的方略,那便是“君臣”二字,即等级制,要人本分,认命,阿Q自己。面对如此的负面,那些“国学家”们,却回避不讲。即便讲一点,也是欣赏赞同的语气。大概担心不讨好谁谁,要出什么乱子吧。孔子试图规劝富人仁慈点,穷人认命点。现在的某些专家讲古,也是这个心态,以此来消极地麻木社会矛盾。效果如何?不得而知。

  所以说民族复兴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难题。相比较而言,JDP的增长倒简单得多。无非“搞钱”嘛,人人天生爱钱呀,只要社会稳定就行。民族复兴的路子,我不可能像伟大领袖那样,“挥手指方向”,我只能想象民族复兴时的某些局部样子。那时的中国人,不一定是世界最富的人,但一定是世界最文明的人,并且走遍天下,一眼看去就是中国人,各有个性的人。这样的人,也是真正的文学渴望描写的人,一切真正的文学家所希望看到的人。新人,崭新的中国人!

  我的讲演完了,谢谢大家(热烈鼓掌)。
     
  邢小利:方老师的演讲很精彩,讲了“全球化”就是某种理解的“美国化”,以及我们应当如何面对“全球化”,从而实现民族复兴。熟悉他作品的朋友,会发现他的演讲跟他的文章一样,风趣幽默,很——好玩吧?他经常正话反说,初次接触可能误读误听。还有一点时间,大家可以提问,或者写条子递上来,交流互动嘛——(略)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