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讲座>陕西作家有好书系列讲座

陈忠实:读者认可是最大的安慰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王坤宁发表时间:2013-09-22

  陈忠实 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鹿原》是其成名著作,其他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乡村》、《到老白杨树背后去》,以及文论集《创作感受谈》,中篇小说集《初夏》、《四妹子》、《陈忠实小说自选集》、《陈忠实文集》,散文集《告别白鸽》等。

  “作为一个作家,他的小说,除了评论界认可外,更大的生存理由就是普通读者的认可。20年后读者依然对《白鹿原》感兴趣,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和鼓励。”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日举办的《白鹿原》出版二十周年庆典暨纪念版、手稿版揭幕仪式上,作家陈忠实这样说。

  约稿等了20年

  “《白鹿原》的出版,得益于我遇到了一个好的出版社,一帮好的编辑。”陈忠实清楚地记得,1973年冬天的那个下午,人民文学出版社原副总编辑何启治(《白鹿原》首版编辑)千里迢迢跑到陕西西安郊区找到他,说他发表的短篇小说《接班以后》可以创作成长篇,向他发出了长篇小说的约稿。“当时我在公社工作,在我们区上开会,我跟他在区委所在地的一个十字街头见面,他提出来让我写长篇小说,我被吓住了。后来又有了约定,我说我这一生如果还能完成一部长篇小说,首先就给你。”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内,陈忠实忙于日常工作和其他文学创作,没有动笔。1986年4月,陈忠实蹚过冰冷的灞河,坐上公共汽车前往蓝田县搜集资料,经过两年的构思酝酿、材料准备,从1988年4月到1989年1月,陈忠实在他老家的祖屋里,拿着一个大笔记本在膝盖上完成了《白鹿原》的初稿。此后又耗时两年精心修改,1992年春节过后,陈忠实将完成《白鹿原》的消息写信告诉了何启治。人文社立即委派了两位编辑专程前往西安,从陈忠实手里接过了这部长达50万字的手稿,陈忠实说,这是将他的生命交付了出来。

  人文社没有辜负他的生命之托,在最短时间里完成三审,并立即向作者表达了出版社对书稿的高度认同和充分评价。“我诚惶诚恐地把这部小说交给人文社。小说未来的命运如何,我一点不知道。”陈忠实回忆说,这么长的一部小说要审阅完,估计至少得两个月的时间。“结果没想到,他们拿走稿件的第20天我就收到回信,全面肯定了这部小说,而且是几乎让我不敢想象、不敢期望的美好评价。”让他更感动的是,人文社首印1.5万册。“上世纪90年代初,文学跌到低谷,可《白鹿原》首印1.5万册。我算了一下,千字稿费30元,我能拿1万元,我跟老婆说,咱家成万元户了。”

  累计销售近140万册

  “没想到小说在20年里持续畅销。”陈忠实说,小说出版20年来,经历过4位责编,其中一位已经谢世,两位已经退休,剩下一位还在人文社工作。《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剧变,人们的命运波折、文化选择和价值判断浑然一体,内容宏阔厚重、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极其鲜明。作品中塑造的白嘉轩、鹿子霖、朱先生、田小娥、黑娃、白灵等人物形象,为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人物画廊增添了一个个鲜活的典型人物,即使在世界文学人物画廊中也完全拥有独特位置。

  “《白鹿原》是在我对艺术的感受,包括我的经历、创作欲望最为充沛的一段时段写成的,基本没留下什么遗憾。”陈忠实说,无论哪一种写作,或长或短,画上最后标点符号的那一刻,都是感觉最幸福的时刻。

  从1992年第六期及1993年第一期《当代》杂志首刊连载发表,到1993年6月,单行本在人文社应声出炉,长篇小说《白鹿原》已经走过20年,销量达1383350册。20年来,《白鹿原》获得了评论界及广大读者的高度赞誉,被誉为“民族的秘史”、“当代中国文学的里程碑”。1997年,《白鹿原》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并先后被翻译成法、日、韩等多种语言在世界传播。

  20年来,读者对于《白鹿原》的阅读和理解一直在持续,多个艺术领域的专家先后将小说《白鹿原》改编成不同的艺术形式:2001年《白鹿原》改编成秦腔;2005年《白鹿原》搬上了话剧舞台;2007年《白鹿原》改编成舞剧。2012年9月,王全安导演的《白鹿原》在全国公映;电视剧《白鹿原》的改编工作正在进行中。《白鹿原》的艺术形式如此丰富多样,这也是陈忠实和出版社未曾料到的。

  白鹿原是真实的世界

  “‘白鹿原’这个世界是客观存在的。”陈忠实认为,人类在这道原上和原下繁衍生息了不知几千年。“我曾长期生活和工作在这道原的北坡根下,却对此熟视无睹,只是关注着原上原下人在公社体制解体前和解体后的生活变化,希望在这里能够发现一个‘上城的陈奂生’或是‘造屋的李顺大’。”陈忠实说,他真正把探视的眼光集中到这道原昨天的历史是1985年。“可以说我发现了现实生活里的白鹿原这个非同寻常的世界。”陈忠实说,他尽力去理解和感受,才写成了小说《白鹿原》。

  谈及在《白鹿原》中的一些对于爱,甚至性的描写。陈忠实认为,这是人物需要。“这个小说里面有的人物涉及婚姻、家庭,包括性。有的人物一点都不涉及,这是出于对不同人物心理结构形态的解构。婚姻、家庭,包括性,是解构一个人物的心理结构形态必不可少的途径。”陈忠实表示,当初构思和写作《白鹿原》,目的很明确,就是想写出封建帝制解体后,有着根深蒂固的封建文化、封建理念等心理形态的白鹿原上的男人和女人,面对新思想、新文化、新理念的冲击。

  “我欣赏的爱情是由爱而生的情。”陈忠实说,由爱而生的情才是纯真可靠的。“这种爱情首先是对一个人的爱,对一个人的性格、气质、品德,也包括才能和形象而产生的倾慕之情。如果能恪守这种纯真的爱,抵御金钱和地位的诱惑,在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世,这样的爱情尤为珍贵。”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