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讲座>陕西作家有好书系列讲座

陈忠实的生命“记忆”(古滕客)

文章来源:河北日报 古滕客发表时间:2013-08-23

  作为小说家,陈忠实写出的《白鹿原》,在当代文学史上具有经典意义。而现在这本新著《记忆》(中国社会出版社2013年8月第1版)则展现了陈忠实朴实而厚重的形象。年过七旬的陈忠实,洗去铅华,拂去一切伪饰,甚至完全抛开写作技巧,将自己生命中重要的记忆片段,娓娓道来。《记忆》精选了陈忠实的散文佳作。这里,最初的记忆和生命中最重要的记忆,构成了陈忠实的散文世界。哪怕仅仅是对一条河的气息和蜿蜒的回忆,也足以支撑起岁月的温情和悸动。生命形态如此自然,宛若泥土散发的清香,这是陈忠实原生态的乡村记忆、成长记忆、收获记忆、摔打记忆……当然最重要的还有爱的记忆。所有的记忆,就这样,从容进入了陈忠实的笔端,每一个文字都是庄稼地里的种子,沉实地长成一片。这些记忆,能让人们在或捧腹或黯然之中,回想起过去的“那些事,那些人”,慨叹生活,赞美生命。

  穿过几十年的时光,陈忠实更多的是回顾贫困的少年、艰辛的青年,以及自己默默奋斗的中年历程。父母、亲人、朋友、老师、同道,在他回望的目光中缓慢而从容地走来,面目更加详尽而清晰。在《何谓益友》中,陈忠实回忆,早年的冬天,北京的一位编辑老何看过他写的《接班以后》,来向他约稿,认为它具备了一个长篇小说的架势。“我当时还在惶惶着能不能写出第二篇、第三篇……我根本没有动过写长篇的念头,我便给老何解释这是老虎吃天的事。”陈忠实的文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把自己内心的那份忠诚、热烈的感情,用平实朴素的语言展现给了读者。

  陈忠实的心灵、情感、所思、所念,始终没有离开他出生、成长的土地。陈忠实细细讲述他和那块土地的关系,如《绿蜘蛛,褐蜘蛛》一文,写的是栽梨树的过程,看着梨树慢慢长大,开花,结果,这里面给人带来了太多的喜悦和对生命的希冀。《原下的日子》写陈忠实在原下祖屋两年的生活,那时他刚调入省作协,作为专业作家他可以自由支配时间,于是他索性决定从城镇回归乡村老家,在祖屋里读小说、写小说。这个旧宅老屋,可以说是陈忠实文学写作和精神生命中的一个原点。读之,能感受到陈忠实在那片原上的成长,思索与坚守,突围与耕耘。

  陈忠实的散文给人一种深沉、正道、正色,于厚重的生活之中透出作家的性情。如《告别白鸽》一文展现了他柔情婉约的一面。在自己写作的寂寞岁月里,两只白鸽活跃了白鹿原下老宅的盎然生机,鸽子“捕食的温情和欢乐的声浪,会使人的心绪归于清澈和平静”,使得陈忠实享受生命的静谧并得到理智的清醒。当白鸽遭到鹞鹰袭击的时候,陈忠实表现出一种割肉饲鹰般的慈悲情怀来,“盼它伤愈,盼它重新发出羽毛的白色。然而,它死了。”在和白鸽的相处中,陈忠实对生命的尊重和呵护,对弱小者的体谅和同情,表现出了一个作家的敏感和怜爱。

  陈忠实给人一种独特感受,他的散文没有过重的书卷气。他虽然只有高中毕业,他虽然来自社会最底层,但是他没有给人浅薄、俗气、小气的感觉,通过对艺术的不断学习、体验和追求,成就了陈忠实的现在。《生命里的书缘》记述的是陈忠实在成为作家的过程中,一路上影响他最大的那些作家和作品。路途上立着几个人:赵树理、肖洛霍夫、柳青、刘心武、路遥、王蒙、米兰·昆德拉、马尔克斯……有的是前辈,有的是朋友;路途上同时还立着一些航标式甚至纪念碑式的巨作,引导着陈忠实一步一步走上文学的圣殿。我在陈忠实的书缘记里受到震撼,读到了生命里充满张力的故事。

  读完全书,陈忠实笔下的人性美,人情美,真实的独特的体验无不令人赞叹。此时的陈忠实,如同一位智慧的老农,在讲述岁月的变迁,显得土气,同时又彰显出大气和浓烈的地域风采,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