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一部《带灯》撞出多种火花

文章来源:陕西省作家协会发表时间:2013-01-29

贾平凹为大学生签名记者李明



   著名陕西作家贾平凹的新作《带灯》已经面世近5个月,不仅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关注,也引起了文学界的热议。昨日,雷达、白烨、吴俊、李星、畅广元、李国平等数十位来自全国的评论家和文学界人士聚集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举行了一场关于《带灯》的学术研讨。《带灯》带来希望微光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不同观点碰撞出的火花。

 

  碰撞1 《带灯》没有好看的故事?

 

  有读者认为《带灯》太慢热,需要耐心阅读,似乎一点也不适合如今140字一条“微阅读”的节奏。对此,中山大学文学院教授谢有顺认为,其实这正是贾平凹写作探索精神的体现。“现在的很多小说,写法越来越单一,追求的就是好看好卖又好改编成影视剧,可贾平凹反其道而行之。”谢有顺说,与眼下很多情节“狗血”的小说不同,《带灯》依赖细节本身的推动力,看似就是写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可这才最接近我们生活的真实,我把这个叫做‘日子结构’。”他认为这种写法非常类似西方的文学经典《尤利西斯》《追忆似水年华》《喧嚣与骚动》等,“贾平凹不擅长讲故事吗?其实他很擅长,但他在探索新写法。看起来进场慢、复杂又繁复,实际上背后有着庞大的格局,小处清晰,大处浑然。”谢有顺说。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星这样总结贾平凹近十年来的写法变化,“他从‘情节流’发展到了‘生活流’,后来发展到‘细节流’,这次《带灯》中又引入了西方的‘意识流’,很好地展开了生活、心理的褶皱。”

 

  而在《带灯》的后记里,贾平凹本人也谈到了自己创作上的变化,就像“巴萨的踢法,打破了前锋后卫的限制,繁复又华丽。”

 

  碰撞2 《带灯》缺少精神支撑?

 

  《带灯》的最后,女主角带灯终于不堪重压,精神失常,有人认为这个不甚“光明”的结局体现了作家本人缺乏精神支撑。对此,李星明确表示反对,“有个光明的尾巴就算是有精神支撑吗?”他认为,带灯在那种环境下依然坚持追求希望,作者对社会现实尖锐的批判和悲悯的人文关怀,这“本身就是精神支撑”!省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说,带灯这个“萤火虫”的意象本身就有独特的含义,“她象征着希望,女性又象征着善良、美好,这无论在文本还是现实中都是绝妙的隐喻。”陕师大教授畅广元和西北大学教授杨乐生也持相同观点,“《带灯》的寓意,指向我们的未来,而这种艺术的洞察力和对未来的预见性,正是作家的价值所在。”

 

  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吴俊称贾平凹的创作为“距离美学”,“他增加了奇幻的、不可思议的描写,使作品具有空灵性、抒情性、飘逸性,同时还具有很强的批判性。”李星说,虽然《带灯》里描述了农村底层群众、弱势群体没有尊严的生活现状,但他并未局限于此,“对于这个坚硬的现实,贾平凹用散文笔法实现了优雅的超越,作家在表达他自己的理想。”

 

  碰撞3 批判现实还是思考现实?

 

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昨天指出,现在很多作家已经失去了解读社会变化的能力,而“贾平凹进入生活内部的深度广度都是独一无二的,他对现实批判的尖锐性裹藏在艺术性之中。”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吴俊称贾平凹是“中国当代乡土文学的领袖人物”,认为他的作品“是中国目前农村社会变迁的百科全书”。

 

 

《带灯》里揭露了权力的奥秘,揭露了掌权者为了个人目的运作权力的潜规则,勇敢地揭露了权力的疯狂。李星说,这是非常尖锐、深刻的现实批判、权力批判。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王春林认为《带灯》直击当下中国现实之痛,现在不少长篇小说都很平庸,那是因为作家本人思想贫弱,可贾平凹拥有突出的思想能力。他表示,贾平凹写出了现实中国被囚禁的生命存在,小说中的上访者和带灯自己都被囚禁着,这是一个作家非常重要的发现

  关于《带灯》的研讨整整持续了一天,直到夜晚各种话题热议依然不断。数百名建大的学生旁听了这场由《小说评论》杂志社、《美文》杂志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研讨会。 (肖雪)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