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行云流水做文章,信手拈来皆成诗——陕南瘦竹诗歌印象(梧桐夜雨)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8-02

  陕南瘦竹是我在网络上结识的安康本土作家之一。虽然从未谋面,但对于先生的作品却是常读常新。先生不仅写现代诗,而且在小说、散文、散文诗及文学评论等方面都各有建树。令人惊奇的是先生的创作数量,几乎每天都有作品发表,要么在纸质报刊,要么在微信公众号或者新浪博客。用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写作是一种习惯,笔耕不辍,每天不写点什么,就白活了。真可谓视写作为生命啊!

  成熟、洗练,笔触稳健,来自生活,富有理性的思考,耐读耐品。这是我对陕南瘦竹先生现代诗歌印象。所谓成熟的写作就是能够很好的驾驭文字,能够驾轻就熟地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让文字为写作服务。我想,先生的写作应该是臻于成熟了。

  他曾经写过一首《夜宴》:

  美酒佳人铺排的场面

  盛情来邀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在高昂的装潢里

  虚设真诚的面孔

  山珍海味们以自己

  裸体或粉身碎骨的香艳

  等待你的大块朵颐

  和细嚼慢咽

  在你不曾防备的低处

  酥软们正运用着诱惑的招数

  时刻准备打包你的江山

  让捂住月光的盛宴

  毕现锋利的黑暗

  整首诗,围绕一个“宴”字展开,用美酒、佳人、装潢、山珍海味等意象,细节呈现一场高档美妙的盛宴,而品尝宴席的过程就不那么简单了。别急于大快朵颐,或者细嚼慢咽,想想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交易?食欲的满足,是否以某种牺牲为代价?作者融入了理性的思考,于我们也是一种提醒,在美食、美意、美色面前,在各种诱惑面前,是不是应该多一分理性?这样,我们就会少栽跟头。最后作者用捂住月光和黑暗来突出“夜”字,巧妙的扣住了主题,体现了深意,笔触稳健,引人深思。

  他的诗歌除了理性稳健之外,也常常别出心裁。比如《满月》这首诗:

  东坡虽去

  一首宋词

  却飞扬了千年古迹的巍峨

  月有阴晴圆缺又岂止是

  大自然的天气或明或暗

  人有悲欢离合又岂止是

  聚的欣喜别的哀伤?

 

  爱人,你在我身边的时候

  自当是人生一轮满月朗朗

  在我看不见的脚下和遥远

  有你顾盼生辉的关爱

  世界没有我看不见的地方

 

  而你即使与我分离与告别

  你依然是我心海一轮皎皎皓月

  化作一张圆圆的膏药

  熨帖在我残缺的伤口上

  为孤寂的相思止痛

  开篇以东坡诗词作为引子,让人联想到那一轮千古之月,“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天上人间因缘际会,很自然地铺开情感基调。第二节,写人间的悲欢离合,自己的深切体会。情感浓烈之时最好的表达莫过于直抒胸臆。最后,作者把满月比喻为一剂膏药,熨帖伤口,为相思止痛,不仅形象生动,而且富有感染力。成功的营造一种诗意氛围,再加上一个恰到好处的比喻,自然就达到了诗歌的感染力,不单感动自己,也感动着读诗的人。

  人们说,诗人的感情比一般人要丰富得多。瘦竹先生也不例外,在理性之外,又是深情的,比如先生写的一些亲情诗歌,便是如此。记忆最深刻的有一首叫做《母亲,如果能够把您哭回》,发自内心的情感抒发,配以朗诵者声情并茂的朗诵,真的把我感动得泪流满面了。

  最后再来说说文学陕军微信平台刊登的一组诗来说吧:

 

  ◎身背烈日的七月

  春天早走得杳无音讯

  盛夏还在热情洋溢地朗读着答谢词

  给身背烈日的七月,幽默一把

  风是一个投机者,

  抓住囤积居奇的好光阴

  用火爆的口气,高昂的价格

  出售低语,肢体上的舞蹈

  最要命的是洪灾如一位明火执仗的匪徒

  他每一次突袭,都留下破损哀伤的词语

  在七月,一切虚构都有可能发生

  在七月,自然的步伐等同于我们的心情

  都走得瞻前顾后,胆战心惊

 

 ◎七月

  豁着膛子的七月

  脾气很躁

  阳光用亮闪闪的刀在胸上比划

  此时,他希望被乱七八糟的风

  在身上打闹,放肆一回

  可风就躲在天空发干的喉咙里

  一时半会走不出来

  整个江山似乎被几只蝉鸣

  三分天下

  ◎过了小暑

  过了小暑

  太阳发着小脾气

  聚光镜时不时打照在大自然的肌肤上

  植物和行人都干着嗓子喊痛

  凉快这个词在正午

  早跑得一个不剩

  汗水像不停骚扰人的虫子

  密密麻麻爬满了脊背脸颊

  在田间用葫芦瓢舀水

  给庄稼苗喂奶的农夫们

  他们用风油精,藿香正气液

  把灼热带来的危险

  预防在太阳穴的涂抹

  和唇舌微醉的吞咽

  《身背烈日的七月》,单看题目就是拟人化的。诗歌用形象生动的语言,去体现大爱与关怀,把风比喻投机者,洪灾比喻为匪徒,反映出人们心中的焦虑。第二节则是一个升华,由自然现象提取人生感悟。变化的七月,如同变化的人生,体现了诗的哲理。《七月》这首更加犀利的笔锋,比喻更为大胆,尤其是末句“整个江山似乎被几只蝉鸣/三分天下”,绝妙之极。《过了小暑》这首以自然场景呈现,体现了作者对底层生活的了解和一份通透的观察力。置身七月的人们,面对焦灼的阳光,只能被动接受,或者唇舌微醉的吞咽,吞咽一些苦口良药,也吞咽生活的酸甜苦辣,透出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情怀。

  一组七月的诗歌,理性的认识附以形象生动的语言,表情达意酣畅淋漓,引人共鸣。

  文学的语言是为思想感情服务的。诗歌也是如此。先生从不会无病呻吟,又总能选取最为适当的表达方式,来表达思想感情,来自生活的思考或者切身体会。诚然,先生的诗歌手法还比较传统,相对先锋诗歌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我们可以看到其诗歌呈现出多样化的表现形式,不局限,有高度却不随意拔高,有思想且不牵强、不教条。正所谓“行云流水做文章,信手拈来皆成诗”,这种成熟的写作,不是简单的记录,而是自发式的探索,必将成为一种融入生命的力量,引领自己到达更为广阔的空间。

  (陕南瘦竹,原名叶柏成,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星星》《中国诗歌报》《西北诗刊》《中国诗选刊》等报刊杂志。著有小说集《听左手与右手讲故事》和诗集《雨弦风笛》。梧桐夜雨,本名周益慧,女,中学教师,陕西安康人。爱好散文及诗歌创作,触网创作以来,曾在全国各种大赛中获奖数十次。作品散见于网络各大论坛及《延河》《安徽文学》《山东文学》、《陕西诗歌》、《中国魂》、《岁月》等百余家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当代实力诗人一百家》、《牡丹好诗歌》、《2014年安徽文学诗歌年选》、《2016年安徽文学诗歌年选》及《最美的风景》等大型选本。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安康市作协会员,风起中文网短篇签约作家,《望月文学》编委副主任。现已出版个人诗集《白雪词》。主编校报《晨曦文学》、参与主编《湖畔》、《望月诗歌精选集》。 )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