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交通局长写《交通局长》——一本另类的官场小说(东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8-09

  我小时侯,对于好吃的东西绝不过夜,不吃光啃尽便睡不着觉,现在这毛病还有,不过是转移到了书上,只要好书,一旦入了迷,不吃不喝也得看完。

  这几天,我被朴实的《交通局长》害得茶饭不思,诸事不做,就只一心一意看他的书,手机没电了,一边充电一边看。

  截止昨晚十点终于看完了!这真是一本难得好书,我读之时,几次拍手机叫绝,又一次次独自大笑,象傻瓜一样!

  这本书名为《交通局长》实则上至部长、厅长,下到党和国家最低领导人一一村委会主任(此为小说中语),官员,企业家,赌徒,记者,乡民,寡妇,狱卒,甚至妓女,各色人等都在此书中粉墨登场,各各形象逼真,附合身份,场景众多,人物众多,这真是一幅中国当下社会全景式浮世绘,是当代中国真实生态的记录与展示。这幺宏大的篇章,得益于朴实个人特殊身份,他本身就做过多年交通局长,与各色人等打过交道,深谙社会各阶层世态人情。但我认为,更得益于朴实扎实深厚的文学功力,他驾驭场景情节的能力,人物刻画描摹的能力,人性幽微处体察洞悉的能力等。

  朴实以前写过许多纪实性文字,这大概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纯文学的,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没想到,朴实让我震惊了,写的如此老练成熟!

  小说的主角是一位正直的交通局长,他被慧眼识珠的市委书记从基层选拔上来担任秦州市的交通局长。当然选拔的过程也是险象环生,步步惊心,官场上不为人知的规则和交易在这里得以呈现,但幸而有一束光透了出来,有人主持了公道。上任伊始,便遇到群众上访,上访段的细节描写暴露出很多当前干部对待群众上访的态度和不当做法,他们不是躲,就是压,或者是堵。正当合理的诉求遭到漠视,甚至习以为常地以躲开群众纠缠为工作能力的体现。这种悖逆的价值观使新官交通局长无比痛心,党与群众、干部与群众何时因何变成了这种关系?他对谄媚下属的质问使作品一上来就在思想境界上达到某种高度。他不厌笔墨地展示上访的情景,堵大门、坐地、拉横幅,冲警察,炎炎烈日,群众何其苦也。尖锐的矛盾和困窘,迫使群众老弱病残齐上阵做鱼死网迫的抗争。这样的描写和呈现大胆、真实、震撼,非常具有现实意义。上访,这个褒贬不一难说其详的词汇,在官方讳莫如深,如芒刺在背到处围追堵截的现象,在新任交通局长的眼里,却有另一种看法,他并以群众为“刁民”,而是以心比心,设身处地去想,若不是走投无路万不得已,有谁愿意走上上访这条窄路。他责怪安排他从后门溜走的下属,直接走到上访群众中和群众对话。小说一开张,一个正义的满怀慈悲之肠的交通局长便跃然于我们面前。

  这样的描写绝非刻意地美化官员,刻意地高大上。看多了黑暗,有时甚至忘记了光明的存在。深居严冬,难以感知春的来临。事实上,党的江山之所以颜色不改,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批正直正派,体恤群众的好干部的存在。这样的塑造是本书最为可贵之处。

  交通局长的作法是具有代表性和示范性的,他不回避矛盾和问题,不敷衍塞责,不推诿求安,而是迎难而上,他以解决上访诉求为契机,深入基层,了解真相,挖出了以王揩油为首的一批蠹虫,从而打开了开展交通工作的新局面。

  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都围绕着正与斜、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角逐与纷争。最终,刚毅坚定的交通局长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修建了为秦州经济腾飞保驾护航的跨壑大桥,他虽遭阴谋者的百般陷害阻挠,但凭着共产党人的一身正气和正义公平的良知,获得了群众的拥戴以及上级领导的再次重用和提拔。相反,搞阴谋诡计贪污腐化的副局长却锒铛入狱,还有那些苍蝇一般的贪婪肮脏者、制造谣言扰乱视听者,也一个个下场可悲。

  看到《交通局长》这个书名,很容易把它和以往的官场小说进行联想,比如《二号首长》之类,那些小说,只能满足人们对官场的一种假想,一种局外人的猎奇,读完之后在心理上会更加悲观于社会和人生。那些渲染夸大的丑恶益发加剧着社会的分裂与对立。《交通局长》这本书却是一本向上向善的书,它象一幅徐徐展开的浩大画卷,各阶层的人都在这里出现,类似于清明上河图一般。但它的色调却是积极的、明媚的,给人以希望和力量。当我读到一心为公的交通局长因坏人的构陷几乎要毁掉前程之时,义愤填膺,却也无奈,幸而作者让坏人受惩罚,让好人得褒奖,这才让我心安。

  或许是作者有意为之,贪污腐败的副局长遭纪委审查被关入监狱,作者令人惊恐胆寒地描写了监狱的情形,副局长在狱中被那些强奸犯、盗窃犯、小偷无赖、社会渣子们百般凌辱,几无人格,这也暗含着作者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思想。颇有朴素的警示意义。

  交通局长思想纯正,为人正派,又不乏善良与心软。他不仅工作拼命,对乡亲、对故交、对初恋的对象都满怀着慈悲。他把他们不仅看作是自己的相知旧友,更是一方群众的代表。他从故交的境遇中感同身受到基层群众的疾苦,从初恋对象的悲惨命运中喟叹人世的无常与多艰。他作风扎实,努力使党的阳光照临到每一个群众的身上。就算是构陷他的副局长,也施以恩慧,解决他孩子的就业问题,以感化他。

  这个人物的身上,有作者自身的影子,毫无疑问也体现着作者的一种人格理想和为官理想。

  这样一个正面形象官员的描摹,颠覆了人们先入为主意识里对于官场小说的概念。

  正如朴实在接受上海文化出版社编辑采访时说的那样:近年来,交通行业发展很快,公路建设成就斐然,许多桥梁、隧道建设技术世界领先,看着这些建设奇迹,作为交通行业的一员,我很骄傲。但这个行业也是腐败的 “雷区”,个别领导没有抵抗住诱惑腐败了。媒体曝光后,人们对这个行业产生很多误解,认为交通系统不缺钱、有权利、好办事,不了解公路人的艰辛付出和无私奉献,其实,这个行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所以我想写写这些人,这些事,使全社会理解、支持交通事业。

  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交通局长,朴实常说,修人难,修路难,修德更难,只要有了好的德行干什么都不难。

  他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还说道: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我重视写作的真实,主要是艺术的真实性,小说不可以胡编乱捏,凭空想象,应该是合乎情理的事情。《交通局长》里虽然有很多人,很多事,但有可能是上海的事情或者是北京的事情;这个局长可能是河南的局长也可能是山西的局长,我只是想通过事件把感人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对读者来说,有一点收获,感觉到真的像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一样,我就没有白写。

  因此,一点也不夸张地说,朴实的《交通局长》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它以思想和立意的高度先声夺人。

  最不容易的是这本书的人物塑造。作为小说,人物的塑造是基本的要素,也是小说能否吸引读者的最关键指标。这本书,让人拿起来就无法放下,必欲读完而后快,就在于那么多的人物,竟然个个生动真切,有的只是一两句话的出现,却也可触可感。对话也极符合人物的身份特征。这显然与作者朴实特殊的身份有关,因为他的工作和地位决定了必须接触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同时作者本人也从事过十几个行业,下过乡,当过工人,当过警察,干过秘书,当过领导,就是在领导岗位上也从事过不同的行业,类似于外交官的外办主任,民生方面的卫生局长,最后又到了与各行各业都要打交道的交通部门,当了多年交通局长。这种优势是别的小说家难以企及的,也因为此,这本书才别具了魅力,独一无二的魅力,无法替代的魅力。比如里面写到官员提拔的程序、项目招投标的方法,项目资金运作的方式,桥梁施工的过程和技术指标,有一些专业术语,非行业人士一时半会是不会懂的。还有纪委审查违纪干部的对话,煤电铝产业的发展的介绍等等,没有过这方面经历和知识的人是打死也写不出来的。要么写出来也是关在书斋里的想象与编造,必然破绽百出。这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写作的一个耳熟能详的本真道理,生活是写作的源泉,一切的写作无不依赖于生活,没有丰沛的生活历练,仅凭一腔对文学的空洞热爱,是难以完成伟大作品的。生活比艺术更精彩。朴实的创作经验证明了这一点。写小说,技巧有时不是那么重要,技巧可以去学习,去模仿,而生活却必须去体验,去捕捉,去感悟,或者说,必须是扎根在深深的生活土壤之中,才会开出绚烂的文艺之花。

  这一点是这本有可能走红的最主要因素。社会各阶层的人物都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似曾相识的影子和面孔。甚至对号入座都是很容易的。但千万别,毕竟它还是小说。

  当然,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力也难以忽视,毕竟,作者是写过数十部作品的成熟作家了,他知道怎样去抓人物的特征,怎样去结构情节,怎样掌握叙事的节奏。包括怎样运用各种写作手段强化小说的文学性,比如这本书在细节的刻画上就格外用心,好多细节读后令人过目难忘。象电影般充满张力和质感。

  朴实的文风一向是朴拙自然的,其实,这是一种高级的写作手法,贾平凹曾经说过,写作不要太使强用狠,油嘴滑舌,甚至他主张,写作不要写的太顺溜了,大河流水是不顺溜的,小河流水要让有响声,有浪花,就不妨在河里丢些石头去。写得太顺溜了就让涩一点,有时得憨憨地用词。

  我理解贾平凹的话就是写作要有波澜,有起伏,有跌宕,有回环,就象大河的流水一般,很少有一马平川一泻千里的。一咏三叹,婉转曲折,才构成了河流的耐人寻味的壮阔之美。

  朴实的《交通局长》正是这样,它在宏大场景的叙事之中,总是不忘插入一些貌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小场景。给大河制造曲折回环,给小河投下石子。比如,关于情色的描写小说也多有关涉,这些描写也并非闲笔和调和面,暴发户的无耻、贪官的丑态、还有迫于生存压力堕落于滚滚红尘之中的卖淫女的辛酸都一一透射出来。朴实笔下的情色描写恰如其人,服务于人物刻画,也与人物的本质相扣相谐。

  冷酷自私的暴发户对女人是没有真爱的,也更谈不上怜香惜玉,唯有侵害与蹂躏而已。基层官员,也只把女人当成向上攀爬的工具和玩物。这些地方,朴实处理得都微言大义,契合生活的现状和逻辑。

  我还注意到,朴实给小说人物的命名也是用了心的。这或许也是中国传统小说常用的作法。比如《红楼梦》,几乎每一个人物的名字都是寓意深刻深远的。

  《交通局长》这本书,第一号人物叫党森林。他是千万战斗在一线的共产党员的一份子,正是一个个这样一身正气象大树一样挺拔向上的党员才构成党的庞大的森林肌体。独木不成林,千万棵的这样的树站在那里,构成浩瀚森林,施放得以呼吸的氧气。二号人物靳高明,其实就是不高明。反其意而用之。

  小贪官王凯佑,群众骂其为“王揩油”。商人于德利,明显就是对渔利之人的挖苦。坏女人文香茹,暗恋党森林的女记者冷梦,老领导冀俊杰,组织部长周明理,纪委书记郑秉义,妻子常贤慧,等等,我想每一个人物的名字都不是随便起的。足见作者之用心良苦。

  还有郝局长、魏凡海、钟秦州、崔多余、牛金汉等,不一而足,实难逐个列举。

  小说的隐寓象征还体现在开头和结尾上。

  小说开头,腐败分子靳高明做了个恶梦,一个大浪打来,“像一条巨龙突然张开的大口,把他们卷入到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而结尾,交通部考察组到秦州市考察党森林的当天晚上,党森林做了一个奇怪但又异常清晰的梦:

  一只雄鹰在山的高处盘旋着,盘旋着。只见它一会儿俯冲下去,一会儿又飞翔上来,最终落在了一块粗糙的岩石上面。这时,可怕的一幕发生了:鹰用头抵着岩石,在石壁上一下一下地磨擦。不一会儿风化的尖嘴被一截一截地磨掉,直到完全掉落。此刻的鹰,已经无法吞咽食物,它不吃不喝,凭借体内不多的能量来支撑自己的生命,在痛苦的煎熬中,静静等待着……慢慢地,新的鹰嘴长出来了,它用长出来的新嘴把爪子上老化的脚趾一根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慢慢地,新的脚趾又长出来了,然后它又用新长出来的脚趾把身上又黑又重的羽毛一根根地拔掉……

  这两个梦肯定不是莫名其妙做的,它体现着作者的某种用意,也使作品笼罩上一层深沉神秘的色泽。

  可以说,《交通局长》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交通局长写《交通局长》,这本身就是奇闻奇事,交通局长的经历,绝非个人之经历,它是时代浪潮和动荡的映现,它是中国社会的变革与阵痛的真实纪录。它的价值和意义恐怕不仅仅是文学上的,还可能是史料性的,文献性的。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