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在热爱与疼痛中表达深刻——白公智诗歌作品赏析(陕南瘦竹)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0-09

  白公智是近几年活跃在陕西诗坛乃至国家诗坛,陕西旬阳籍的知名诗人。他写诗的时间并不长,用他自己的话说“2010年6月触网习诗”。但这并不影响一个诗人作品的深刻与厚重。我认识白公智先生大约是比2010年稍晚些时候。那时候刚刚尝到用电脑写作的甜头,因此上瘾,并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这时候,诗人白公智的名字便逐渐走进我的视野。先是他来我博客看我写的诗歌散文,并自我做了简单的介绍,后来你来我往,一回生,二回熟,便来往较为密切。白先生自始至终对人尊重有加,我年长他几岁,他尊称我为兄长,有时候也叫我老师。老实说,那些叫我老师的文朋诗友其实文学作品都有过人之处,至少我这样认为。白公智先生就是在诗歌写作方面有过人之处的其中之一。他虽然在写作生涯中比我要晚好些年头,可他天资聪敏,似乎天生就是一块写诗的好材料。

  他初学写诗不久,就向世人呈现了他的诗歌别样的精神风采与别样的诗歌魅力。触网没几天,其诗歌作品已在各个报纸杂志以及网络媒体刊物崭露头角。其诗歌数量质量精进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这不得不让热爱诗歌,探索诗歌,钻研诗歌的业内外人士对其刮目相看。而从另一个方面更加印证了他的诗歌作品所带给我们的美学情趣,身心愉悦与思想深度的回味悠长,再三品味。他的诗歌风格已经初步形成,传统的诗歌写作与现代口语方式和冷幽默方式抒写,在他写作的大量诗歌中,都一一呈现与彰显。白公智的诗歌作品主色调是对人生岁月生活的无限热爱与无比疼痛相交织在一起的真挚情愫的倾诉。而他的倾诉是有节制的,隐忍的。语言是舒缓的甚至是浅浅的,淡淡的抒情。可就是这种浅浅的,淡淡的语言元素,反衬出他所要表达的事物宽阔,辽远,深邃的意蕴,潜藏不露而慢慢在读者大脑中一点点释放的绵厚伸延的张力。

  白公智是热爱他的父老乡亲与养育他长大的故乡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的。由此,他对家乡人文山水的热爱情有独钟。对现实生活有着独特的领悟和独特的感知。 一首《满岁》让他的诗歌呈现给我们的是冷幽默的抒写方式,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诗人用牙牙学语的童稚语气,童稚眼光,反讽了社会成人社会的愚昧无知。从而表达了新生命对传统顽固守旧思想的叛离心理。

  一张席子铺开。依次摆上

  葱,算盘,钢笔,种子,人民币。

  我端坐中央。

  亲人们围成一圈,一齐喊:抓呀,抓呀。

  我东看看,西瞅瞅,

  就是不下手。

  我不下手,谁也看不透我的命运。

            ——摘自《满岁》

  白公智先生在诗歌不断地创作与探索中,逐渐完善自己,更新自己,他的独立的诗歌风格也逐渐成熟和完善,形成了带有自己明显特征的抒写定式。如果说他在诗作《满岁》中运用了调侃反讽的艺术手法抒写了新生命的叛离。那么他在诗作《生活》中向我们传递的则是一种用过来人,经历者的口吻,向读者表达了珍惜光阴,惜时如金是多么重要殷切期待!

  每天早晨,我都要撕掉

  前一天日历,丢进废纸篓。一天的苦乐

  成败和荣辱,朋友和敌人,一天的

  光阴,都丢进了废纸篓。我总是庆幸

  拥有未来,厚厚的一沓日子

  年末,我像猴子搬苞谷

  手里只握住最后一张,薄薄的纸片

          ——摘自《生活》

  这首诗作,从撕去日历丢进废纸篓着手,来表现光阴流失之快。我对流失的光阴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无奈之举。为了掩饰光阴无奈的流失,还自我安慰总是庆幸拥有未来。到头来终将像猴子搬包谷一样,两手空空。 在诗作中,诗人善意的劝慰读者,如果不合理的珍惜时间,利用好时间,带有侥幸心理,等待时间对希望的弥补与挽留,终会后悔莫及,一无所获。 

  白公智先生的诗歌在对植物对自己的成长履历,对儿子的疼惜以及对故乡过往的抒写都怀揣热爱与疼痛的心灵深刻感受,给读者给社会传播颂扬真善美,鞭挞假丑恶。譬如诗作《消失的村庄》尤其在他对故乡的热爱反映在对故乡的消失当中。

  我苦口婆心有什么用土豆出门了

  矿洞比窖洞要深邃得多

  玉米咬牙切齿咒骂乡村

  大豆铁了心从山路上连滚带爬绝尘而去

  就连乖巧的红杏也粉腮带泪

  做梦都想走出土院墙

  村庄一下子宽大了许多北归的燕子

  懒得去衔泥筑巢满山满山的空屋子

  统统收留了它们和老人

  野草乘虚而入占据了大片大片的土地

  完全放下了对锄头的忌惮疯狂生长

  一阵风吹过燕子看见了

  野草长舞水袖还把一粒草籽

  弹进我的眼里流下一滴酸涩的泪

  我流泪有什么用兄弟

  即使走出一步就再也走不出

  我流泪的视野

          ——摘自《消失的村庄》

  这首诗作《消失的村庄》就是诗人对故乡无限热爱与无限疼痛两种矛盾心理相互交织,相互统一的完美结合的例证。 一种笨拙粗犷的农耕生活被现代文明的城市生活所取代,是惋惜?还是挽留?是进步?还是后退?是得到还是失去?作者没有明说,只是用拟人的手法表达了自己对消失的村庄的热爱与疼痛的情感。这种拳拳之心,娟娟情愫本可以直抒胸臆式的赞美与惋惜。可诗人用了隐忍而节制的笔调,却写出了同样令人无比激动,痛彻心扉的浓情蜜意。可见诗人在诗歌的表现技巧上的高明之处!

  诗人白公智善于抒情,巧于抒情,是抒情中的高手中的高手。我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和哗众取宠。他的白公智式的抒情方式,似乎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冷面杀手”。这比喻虽有些不恰当,但却很实用。你看此公虽在诗作中硬着心肠表达对逝去亲人的无限沉痛,万分悲情,可他的文字还是一中浅浅的,淡淡的语气。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诗歌艺术的穿透力。更能叫人产生对故去的亲人那份沉甸甸的思念哀伤之情!请看这首诗作:

  母亲走了 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悄悄去了父亲的村庄

  如果我早早扣下身份证

  母亲 肯定出不了远门

  父亲的村庄 不归人间管理

  无法查找 隶属哪省哪县

  更不知道去哪里 才能接到母亲

  重返家园

            ——摘自《母亲的身份证》

  这是一首司空见惯怀念母亲,哀悼母亲的诗作,是一种人之常情。千古至今,写此类的诗歌作品的人,可谓汗牛充栋,举不胜举。要想写出不同凡响,吸引眼球,过目不忘的作品,谈何容易?可诗人白公智用别样的抒情表达方式做到了,从而达到了震撼人心,让读者产生强烈共鸣的艺术效果。

  在这首短小的诗歌作品中,诗人用了口语式的“母亲走了,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的淡淡语气说明了母亲的离世。诗人对悲痛是隐忍的,含蓄的,甚至带有一点幽默式的,戏谑抒写。但后边一句“如果我早早扣下身份证/母亲,肯定出不了远门。。。。。。。”从这两行诗句中让我们感受到了诗人对母亲离世的自责、痛惜、挽留、无奈的复杂神伤的心理。这让人不由的想起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诗词《琵笆行》里的诗句“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泪湿冬衣的沉痛情景。

  白公智先生对事物的热爱与对逝去往事的疼痛情感,在他包罗万象的诗歌作品中比比皆是,在此,本人就不一一赘述了,留下更多的时间,让热爱诗歌的读者们自己去发现,去领悟,去窥探。说不定挖掘出比我更多的真知灼见,人生真谛。我们有理由坚信,在不久的将来,白公智的名字,将如同天上的一颗闪烁的星斗,在浩瀚的诗歌夜空中闪耀璀璨夺目的光彩。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