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性灵美与赤子心——姜涛诗文集读后(李旭辰)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1-16

  经友人推介,得读姜涛的诗文集。集子选有五篇散文,十一首新体诗。这些作品大多在《人民作家》《渭南日报》《金水文学》《政法天地》等报刊发表过。

  谈人记事,抒情感怀,内容虽各有不同,但不难看出,都是作者亲自到过、亲眼看过、亲身感受的东西,而且都涉及某种与时间有关的维度。今与昔、过去和现在、回顾和展望,催生出作者心中深浅不一的意绪、浓淡不等的情愫,化为文字,以之引发读者的共鸣。

  开卷第一篇最感性、也最动人的《忆父亲》既是作者以锥心泣血般的沉重深挚之情,对父亲生平往事的追忆。彼时彼地的所经所历、所想所感,一一铭刻在心,在兹念兹,历久弥新。它向我们证明,诚挚、深沉的文字,今天读来,依然如父母炕沿上的那盆炭火,那床被提前暖热的被窝一样感动人心、温暖人心。

  倾听时间的回响,倾听内心的声音。“贫瘠的土地长不出茂盛的禾苗,却丰富了我童年最厚重的经历,贫穷的故乡容不下五彩繁花,却盛满了我今生最浓烈的父爱”“你们都要好好上学,即使我再苦再累,劳死累死也能把你们上学供给出来”言犹在耳,真是父爱如山、恩重如山。凡是好的语言,好的文字、文学永远拥有直指人心的力量。“记得父亲握着我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手一直在颤抖,脸憋得通红却说不出话,但却始终带着微笑…… ”这朴实不过的话,都融进生命印痕,嵌入独特感受,展露赤子情怀,道出人生况味。

  姜涛的散文,大多是纪实,但也不乏抒情和说理。《忆家父》这样,《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也是如此。写“有风刮滩里,有雨下山里”的那个地方,那些无法想象的艰难困苦。那“大多时间将就着吃上个馒头夹辣子就睡觉了”那“每每想起大半夜聚餐吃方便面的情结”那“03.8特大洪灾”即便是日常生活,寻常物是,被时光过滤、沉淀,回忆中也会沁溢出别样的温馨和甜蜜,“我的心儿顿觉一股暖流涌出。”作者写12年的酷热严寒,白天黑夜,惊心动魄。“纯真善良的人民群众,相濡以沫的战友同事。”作者写得细腻真切,读者读来如身临其境。只有贴着人的灵魂才会拨动人的心弦,才会触碰到人的感情深处。

  姜涛深知,他首先是一名警察,一名战士,然后才是一位诗人,一位作家。坚毅、坚韧和坚定,豪迈之气、刚健之风,自然贯注在他的笔墨之中。

  《春雨里的遐思》“春雨淅淅沥沥”“难得周末”“我们只有蜷在家里感受心灵的另一种歇息,体会着另一番别样的温馨。”生活会因为与家庭、与妻子儿女有关就饱含了特别的滋味。虽苦尤甜,说忧也喜。作者于天伦之乐中“仰望星空,放眼浩瀚。”封存的记忆被唤醒,思绪纷飞,情不自禁,感慨万千。便以生花之笔,借生动鲜活的词句,出色的实现对往事的还原。写什么不写什么,折射的都是真性情。又因为内容的亲和力、趋众性、接地气、有温度,很容易让读者感同身受。“不知何时,已与我齐肩的儿子已悄然坐在了我的身旁。”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每个字都是推心置腹的真情流露。姜涛很理性,没有泛滥夸饰,字里行间氤氲出的情感色调,总有一种节制蕴藉的气质。

  《匆匆这一年》“这一年,我不再年轻”“这一年,秦风严打一直在路上,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始终在进行”“这一年……”现实生活永远是丰富、驳杂和深广的。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文学。姜涛有对现实生活细微深入的观察、思考,有书写勇气和担当。他能牢牢抓住日新月异、不断前进的生活不放,敢于善于为自己的当家作主,也敢于善于做人民群众的代言人。一有机会,他就反顾反思生活中的自己,以此表明他强大的生命力。只有这样了解、认识生活和自己,才能超越生活,超越自己。

  姜涛正是自觉地从观察、体验、想象三个向度密切同生活的关系。作为一个优秀的写作者,要写出优秀的作品,对生活就得有独特的认识和感受,有深刻、准确、独到的解释力。“这一年,我收获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收获了另一个自己。”姜涛是清醒、睿智的。“收获了另一个自己”这句颇含情思哲理的话,十分耐人寻味。作为“这一年”的在场者、亲历者,姜涛以文学的温润和丰盈,艺术化的记录和呈现了他所处的社会生活,或破涛汹涌、壮怀激烈,或风和日丽,丝缕毕现。其实,他就是他“这一年”的精神镜像。

  盘点历史和叩问现实,也是姜涛散文一个选择的内容。《村旁的那条铁路线》“唯独对环绕村旁的那条铁路线有着难以释怀的情愫,让我每每想起它,心头都是满满的回忆和浓浓的甜蜜。”姜涛是位有浓郁地域色彩、个性风格的作者,独特的地区文化影响他散文的审美方式和价值取向。渭北风光和乡村景致及公安战线都可成为他的叙述对象。而那曾给他无数生活体验的、承载着他的成长与记忆的铁路线,更是他思想凝铸、精神积淀的载体和象征。“徜徉其间,我童年的记忆和梦想就在这一望无际的铁轨上一直延伸。”从蒸汽机到内燃机,从艰难的爬行到轻松的飞驰,从这近在眼前身边的铁路线上,他发现和领悟了多少时代变迁、世事沧桑、人生真谛?

  姜涛的诗歌和散文一样,讲述的仍然是自己感受到的生活故事,它来源于他的世界。这其中有的是回忆,有的是现实的记叙。姜涛懂得,怎样看守和捍卫好直属自己的那片文学自留地,怎样在这片土地上长出土特产,用自己的手笔写出这片土地上的种种实情,截然把自我和所有写作者区别开来。

  《华山之巅的坚守》《华山警察的年味》《守望》《华山警察的中秋》《警魂在烈焰中铸就》等,这组诗充满了生命的真实与心灵的悸动,表现出诗人作品的特质纯碎而朴实,见证了他所履行的事业的精神和历史,以及它传递给读者的勇气和力量。作品诗性呈现的深厚真挚的情感,是用他自个特有的曲调奉献给英雄的公安干警们的赞颂之歌。

  “因为你们/始终都在呵护着大山/也在坚守着心中那份沉甸甸的挚爱”“山洞里/你们如一把炉火”“黑夜里/你们是一座灯塔”诗人带着自己的热爱和感动,让读者随之深入诗境,领会诗情,享受诗的美感。姜涛诗歌题材没有过分狭窄而流于琐屑,没有停留在私人化的低吟浅唱,更没有在趣味上趋于低俗。如《守望》“没有警徽/责任却在/不是战场/担当犹存”。如“青山谱写忠诚/红叶荡涤警魂”如“浓烟掩不住执着/烈焰烧不掉忠诚”如“只愿你们/化作了一颗苍劲的华山松柏/屹立起一座永不褪色丰碑”既细入生活,取材于现实之源,对社会真是不规避、不漠然,但又绝非被动消极的接收,而是大刀阔斧的筛选、提炼,大气磅礴、大义凛然的书写、表现。姜涛诗作能以将人格、人性放置于诗的环境、情节、细节中,使诗歌与散文,注定是很阳刚,而不是很个人、很柔软、很抒情的模样。

  在姜涛的诗作中,另有类《父爱如山》《老家的味道》《母爱无痕》《玉泉春韵》等,则是另一种韵味和风格。“如松柏/却更雄壮伟岸/似苍穹/却还宽广深邃/像云朵/却犹无暇绵长/您/就是我的父亲。”三组大词,三个意象。父亲对儿子的用心要儿子去体味,也只有体味出父亲的良苦,父子之情才能穿越时空,透过纸背,才能刻骨铭心、深入灵魂,延伸于生命的全过程,才能天长地久。姜涛对其父爱,可谓一咏三叹,无以复加。这种最人间性的无私大爱,诗人有着非常深刻、非常丰富的情感体验。

  有浓郁的生命体验的底色,加上细致观察、敏感心灵和对事物的沉思,就可能在寻常见惯中发现真善美的诗情画意。《老宅的味道》“厚实的老城墙/诉说历史的变迁/残破的旧宅院/见证了岁月的沧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独特乡土味,独特风土人情,体现出性格特征。老宅栉风沐雨,存留至今,一砖一瓦里都有着魂牵梦绕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老宅的味道》是无价的陈年佳酿,是苦辣酸甜的五味杂陈。

  在《母爱无痕》里,表现了对生命、人生、人世痛切肌肤的思考。“一种爱/似春雨润物无声/那是最伟大的母爱/一份情/如冬雪纯美无痕/那是最浓郁的亲情。”诗人将润物无声的春雨,悄然融化的冬雪比喻母爱,生动形象。如果说父爱如山,那么母爱深似海。以赤子情、感恩心,“总也忘不了”“谆谆叮嘱”“殷殷守望”。牢记家训,牢记是最好的报答,最大的孝敬。

  《冬日里的那抹暖阳》“温暖了冬日里老百姓的心窝窝”《110之歌》“一声警龄能把危急化解/一个电话能让微笑绽放。”《玉泉春韵》“一座院落/一树繁花/一个故事/一种情结。”凝练精道而准确传神,寄托深婉而波澜层生,无不是姜涛生命哲学的诗意书写。

  散文和诗歌,姜涛有认识和表现世界、生活的话语资源,有写作的技艺和才能。有望姜涛在上下求索的路上,迈出更坚实的步子,走出一个更新、更美的境界。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