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用现代小说手法演绎的一部民间传奇(田 岸)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1-17

  一、

  《蕴空山传奇》是一部华州地域特色非常浓郁的文学作品。

  这部小说素材全部来自于作者董卓武先生的家乡── 华州的这样一个民间传说:明末明朝四皇子朱慈烺逃难到华州南塬,他以这块地方为根据地,纠集明朝旧部举起反清大旗。在当地老百姓的支持下,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面对清军力量的强大,为了避免老百姓更多的伤亡,四皇子决定罢战议和。议和成功后,四皇子遣散明朝旧部,自己上了当地的凤凰山,住进山上的云寂寺,削发为僧,法号普乾。从此普乾法师就成了当地的一个传奇人物,围绕他有许多奇异的传说。普乾法师在凤凰山潜心修佛二十余年,圆寂时留有遗言:“生不做清朝人,死不沾清朝土,尸柩悬空葬之,此后称蕴空和尚。”他的弟子遵照遗言,把他的棺柩用铁链悬吊在墓室的空中,四周悬空,不着泥土。从此,凤凰山遂改为蕴空山,云寂寺也改成了蕴空禅院,也就有了陕西东府远近闻名的奇观──蕴空山悬棺。几百年过去了,当地老百姓流传下来两句歌谣:“天也奇,地也奇,大清地盘竖起大明旗。说也怪,唱也怪,得了大明宫,尸棺悬空中。”

  我翻阅了《明史》,发现这段传说并没有历史记载。《明史》卷一百二十《列传八》记有“太子慈烺,庄烈帝第一子。崇祯二年二月生,三年二月立为皇太子。……京师陷,贼获太子,伪封宋王。及贼败西走,太子不知所终。”“永王慈炤,庄烈帝第四子。崇祯十五年三月封永王。贼陷京师,不知所终。”四皇子的故事可能只是个民间传说而已。虽然只是民间传说而非历史,但民间传说都是以特定的历史人物和历史背景为根据,以艺术化的方式来表现历史的。书中的主要人物四皇子── 后来的普乾法师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和大悯悲的人道主义情怀更具有特别的历史意义,因为民族气节和悲悯情怀是文学作品中一个古老的命题,是人类精神和情感中弥足珍贵的一部分。

  这里特别指出的是:民间故事是一种从远古时代起,人们口头流传的题材广泛而又充满幻想的叙事体故事。它们以语言和象征的形式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关系,就像所有优秀的创作一样,民间故事从生活本身出发,但又并不局限于实际情况,它们往往包含着超自然的成分。民间故事是地方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诞生于底层老百姓的现实生活中,并经过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口耳相传,逐渐成型。这些带有传奇色彩的美丽故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时代人们鲜活的生活画面和多彩的精神世界。这些传说一方面告诉了我们他们对未来的憧憬,另一方面也是对他们那种顽强坚韧、不屈不挠精神的礼赞!这些美丽的故事像一个个优美的音符在我们心中跳动,丰富了现在我们的精神生活。因此,把民间传奇写成一部小说,的确是一件让人称道的事情。

  二、

  说起民间传奇小说,大家首先会想到是熟知的白话文话本小说。因为民间传奇大多是用话本小说作为表现形式的,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词话》以及“三言两拍”(《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等。话本是宋元间“说话”艺人的底本,是随着民间“说话”技艺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学形式。但是《蕴空山传奇》一书却是用现代小说手法演绎了一部民间传奇。其表现手法独特,让人耳目一新。

  首先是在小说结构上,作者采取的是两条故事主线并行发展方法:一条是当今华州南塬上几个孩子寻宝探险的故事;另一条是三百多年以前明四皇子从抗清斗争到出家为僧成为普乾法师的故事。看似毫不相干的两条故事主线,其实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后两条主线汇于蕴空山悬棺墓为小说终结。这种大开大合的结构,加大了历史时空的纵深感。其次在小说的视角上采用的是双视角叙述,第一人称写法和第三人称写法并行。抒发感情和表现感觉用第一人称“我”,叙述故事则采用第三人称。书中的“我”是塬上的一个普通孩童,但也是一个精灵,他能不时穿越于现在和三百年多年前的两个时空,并与山川河流对话,与已经远逝的先人们的灵魂息息相通。作者采取种种叙事策略和技巧来构架这部作品,这让人十分称奇!

  近多年,陕西东府的长篇小说创作似乎有一股小热潮,但在小说形式上自觉地创新似乎并不太多。《蕴空山传奇》是个难得的个例,它的叙述方法有较大的变化,以前卫的姿态探索存在的可能性和相关艺术的可能性,对传统的小说写法有一定的冲击作用。

  著名作家汪曾祺提出“写小说,就是写语言”,认为“文字游戏”对小说家而言不应该是贬义词。大家知道,现代小说特别关注语言,现代小说的这种自我意识其实一直是小说这一体裁产生以来的一个典型特征。更为明确地说,任何一部小说似乎都有自己的语言观,似乎都是小说家出于某种语言观而煞费苦心写成的。《蕴空山传奇》一书,第三人称的叙事语言简洁干净、形象生动;而第一人称抒发感情的语言,则是典范的散文语言,极具浪漫、张扬和张力。还有,书中对许多民谣的运用,给文本凭添了不少地方色彩。可以看出,作者在语言方面的选择和捉摸付出了不少匠心。

  这部小说善于营造悬念。书中的故事经常出现悬念,如一开篇就抛出两个悬念:第一条主线,一场大雨后,蕴空山上的一座古塔突然不见了;第二条主线三百多年以前塬上突然来了一位神秘的人。为什么古塔不见了?神秘人到底是谁?一下子就抓住了人心,让人不得不继续读下去来寻找答案。这部小说同时对每个场景故事背景铺展得很开阔,对地方风俗习惯的描写始终贯穿于故事的发展过程中,彷佛在读者面前展开了一幅华州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的长幅画卷。

  我十分喜欢作者的这一句话:“故事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情怀。”读完《蕴空山传奇》这部小说,不仅让人能够体会到华州地方文化无穷的魅力,也能够感受到作者对故土难以割舍的依恋和厚重浓烈的乡土情怀。

  和所有的文学作品一样,这部书我以为还存在一些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如:一些人物缺乏鲜明的个性,矛盾冲突的对立面主要代表人物模糊,有些章节故事情节缺乏细节,章节的回目与文体不和谐,等等。瑕不掩瑜,虽然这部作品存在有不足之处,但仍不失是一部可读的好作品。

  我推荐这部书。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