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旬阳小说漫谈(柯长安)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2-01

  在外界人眼里对旬阳小说不怎么看好,认为不行,不值得一提。他们看重的是旬阳的散文和诗歌,因为散文诗歌队伍大,人数多,作品也出的多,发表的也多,出了好几位响亮的散文作家和诗人,影响大。而在我看来旬阳的小说队伍人数也不少,作品也出的不少。也有可圈可点的人和作品,不图别的只图总结,意在鼓励,意在找出问题,意在提高,意在向前发展。

  旬阳小说大概要从陈欣明说起,至于在陈欣明之前有没有人写小说,我无法得知。我所知道的旬阳写小说的有陈欣明、邹定中、袁平银、程根子、梁玲、陈海钵、潘全耀、吴有臣、张先军、任登庚、王庭德等等。像吴建华、姜华、杨常军等人也写过小说,他们当中有的则以散文或诗歌在文学创作中成绩卓著。而小说便自然在中途搁置。

  陈欣明的小说曾多次荣登《延河》和《上海小说》等高端文学期刊,同时,还出版了两部小说集《山里人的故事》和《今日无新闻》。他的小说故事逻辑思维很强,语言优美,叙述简练,情节感人。虽然,现在很少看到他的小说作品,但他留在旬阳小说史册中的篇目、章节、故事,还在闪烁着光彩和辉煌,照亮着后者写小说人进前的道路。

  近年来旬阳小说创作成绩斐然,先后有四部长篇小说出版,还有两部长篇待出版,先后有二十余部中篇小说在网站或文学期刊上发表,有上百篇短篇小说发表。这在安康市县级相比较之下,旬阳的小说还是令人羡慕的,但在旬阳文学大背景下因散文和诗歌已走出秦岭,走向全国,走出国门,有着一支强大的散文作者队伍和诗歌写手,出了很多脍炙人口好作品,已经在圈内给予很高的评价和定位。在这情况之下小说自然就显得势单力薄,不成气色。如果说没有散文和诗歌强劲压抑的情况下旬阳小说还是有理由让人称道的。必定出了那么多作品,那么多人在为之而奋斗。

  先从长篇小说说起吧,旬阳长篇小说在社会上产生影响较大要属残疾人作家王庭德的《这个世界无须仰视》。该小说由省文学基金会赞助出版,作为教化人们励志的一种精神向度,本身就高出了文学艺术的价值。该书一版再版,销售一空,引起文坛和社会普遍关注,成为激励人们奋发向上的教课书。贾平凹先生说:“他的精神高度才是他真正的高度。他自立自强,内心强大而充满阳光,他说这个世界无需仰视,他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在奋斗中寻找幸福和快乐,他的精神值得我们仰视。”由于受篇幅字数的限制,对王庭德小说我不多说了,随后将有单独的评论。长篇小说《变迁》是任登庚的作品。该小说讲述了一段真实历史的变迁过程,具有史料性的一部变迁史书,所以,在旬阳小说中他有重要的位子。《清风明月辞》是陈海钵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旬阳这块土地上真正具有文学艺术品味的长篇小说之一,成为标榜和旗杆。县作协理事潘全耀是这样评价他的小说:“我被书中熟悉的汉水文化特色和浪漫的爱情故事深陷其中,吃不香,睡不好,放不下。我被作者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和过硬的语言功底折服了,更为他高超的谋篇布局能力和艺术技巧而叫绝。通篇读完,掩卷沉思,我觉得这是一部好书,它是改革开放后撤区并乡前后旬阳本土历史文化的真实记录,也是一部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文化大餐,它可以作为严肃文学来研究,也可以作为通俗文学来消遣,既是新时期有为青年的励志书,也是旬阳文学创作中的一部爱情经典读本。书中吸收借鉴了路遥《人生》中悲剧文学的多种元素,读来苦窖而厚重,由此看来,这部书只所以能在社会上和读者中引起轰动与共鸣,是迟早和必然的事情。”陈海钵还有第二部长篇小说,以三线建设为历史背景主线条来写,讲述了那段岁月的故事,成为反映三线建设方面的首部作品,值得让人称道和赞许。写的非常好非常成功,书名为《赤涩的岁月》。当然,旬阳还有潘全耀和程根子等人有长篇小说作品,但还在创作修改过程中,没有读到不敢狂言评论。

  涉猎中篇小说创作者有梁玲、吴有臣、潘全耀、程根子等人。梁玲小说以都市女性爱情故事为主线,塑造出了各种各样都市小女人爱情观,生活观,有悲情有欢乐有苦涩,都在她的笔下生活演绎人生,创造精彩故事,感动读者。其主要代表作:《静静的鸳鸯河》、《逝去的蝴蝶胸针》、《月落桂园》、《闺蜜》、《凤儿》等。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逝去的蝴蝶胸针》。她的作品先后多次在《延河》、《章回小说》、《陕西文学界》等重量级刊物上发表。她应是陈欣明之后旬阳出的较有影响力的小说作家。其他人的小说大都是在内部刊物和网站及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吴有臣的中篇小说有六部之多,很有个性,视觉敏锐,直击现实,站在现实批判主义的立场上,把社会上出现的不良行为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击到痛处抓到痒处,让人看后痛恨叫绝。主要代表作有:《风光》、《交错》、《盼儿》、《老计》、《无聊的日子》、《惊心动魄八小时》、《黎明前的深夜》等。出版有《号角嘹亮》中短篇小说集。也有小说作品在《千高原》、《华侨报》、《安康日报》公开发表。其作品对广阔的社会环境进行细致入微的描写,既有为争当村主任而各色人物明争暗斗、拉票贿选却最终难逃党纪国法的制裁,更有对人性善良一面的高度赞扬和对在物欲横流中沉沦自我而丧失价值观念的抨击,具有鲜明的时代色彩。他的小说能以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来反映生活,有完整生动的故事情节,有具体的、典型的环境描写。一部作品,能从生活中悟出大道理,从文字中抒发大情怀,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和生活积累是难以达到的。这与小说作家本人平时善观察生活,善体悟生活,善思考善总结,是分不开的。同样是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潘全耀则从大善大爱来表现社会现实,形成了和吴有臣不同的写作手法和风格。代表作有《不爱》、《尿茶》、《认爹》等。《不爱》讲述了一位农村妇女和一个单身汉在给人帮工种烟时认识,后来产生了爱情故事,说是不爱,其实就是真爱。《尿茶》这部中篇小说写的幽默风趣,带有讽刺味道,读来感人,引人入胜。程根子也有中篇小说,在这里我想着重评价他的短篇小说,因为短篇小说写作他很成熟,有一定的水准。

  短篇小说,旬阳写的人多。像陈欣明、邹定中、袁平银、梁玲、潘全耀、吴有臣、张先军等等好多人都写。这里我想着力推介程根子的小说。他的小说近年已经打出了自己的品牌,不断的在外面发表作品,影响力越来越大。《西北作家》主编王炜说,程根子的短篇小说有翻腾,精而美。小说《夜曲》被小说林发表,中篇小说《幽幽山水》2O15年9月入围安广康市文广局重大现实题材文艺创作项目。并先后多次在中国作家网、《安康文学》、《旬阳文艺》上发表小说作品。出版了《人间真情》中短篇小说集。他的小说是以反映乡土爱情为主线条的,将乡村男女之间的情爱故事写的风生水起,演绎出形形色色的乡村爱情世态万象。让读者从他的小说中体悟出乡村人的爱情观,处事观,生活观,以及他们的梦想和痛痒。短篇小说《深山老庄演悲剧》还在省上获过一等奖。其代表作品有《唐姐》、《野山妹》、《深山老庄演悲剧》、《香妹》、《出轨》、《仁爱之心》、《巴山菊》等等。小说《唐姐》塑造了一位勤劳善良厚道的乡村妇女,丈夫在外打工受伤而死亡,最后认识一位在城里开面馆的老板,二人最后走到一起,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小说《人间真情》塑造了一位身处逆境的大学生和一位身处困境乡野姑娘,二人在一次巧遇中结识,最后相知相爱,互相照应,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让人敬佩和赞美。而《野山妹》则从人物的个性及性格入手,把一个野性且有着男孩子般性格的山里妹子写的另类写的可爱,写的让人兴奋,写的如鱼得水,淋漓尽致,足显作家的老道和厚重的笔法,及对生活的熟悉与写作技巧的老练。程根子小说作品多,写短篇写中篇也写长篇,是旬阳小说队伍中最活跃有影响力的小说作家之一。

  近年旬阳有个小小写手,非常活跃,大家可能不陌生,他就是张先军。搁笔复出一年多来,他的小小说突飞猛进,成绩斐然。其小小说《孝》在安康日报报发表之后,又荣登小小说高端期刊《微型小说选刊》。他很勤奋,用情用心去写作。已在《小小说大世界》发表《红姐》,在《作家文苑》发表《憨娃》,在《旬阳文艺》发表《城府》、《对门阿姨》等全国小小说纸质期刊上和网络微信平台上接二连三的发表小小说作品,并多次入围各种微平台小小说大赛,数篇作品获奖,一跃成为网红小小说作家,成为圈内关注的焦点人物。他的小小说往往在让人想不到中揭示生活的悲与乐,善与恶,爱与恨。读张先军的小小说作品是一种享受,一种美的享受。

  旬阳的小说要着重培养和扶持长篇小说陈海钵;中篇小说梁玲、程根子、潘全耀、吴有臣、等人;短篇小说程根子、吴有臣、张先军等人;小小说张先军等。他们是旬阳小说队伍中的主力军,各自都出版有小说集或者发表了'很多小说佳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吴有臣的小说,直击现实,抓住了生活的痛痒。我敢大胆直言,在不久的将来他的小说会引起不小的波澜,激起千层浪花,引起共鸣。但在今后写作中要革新叙述方法,提高思想内涵,作品要有弯度,把读者留在弯道这边,让读者去想去思考弯道那边是个啥景致。也就是说要有一明一暗两个线条。明扬善,暗披露劣迹和世态万象。

  旬阳小说不是缺作品少队伍,而是缺少能扶的起,立得住的,走得出去的,叫得响的当家作品。形成这样局面的原因很多,一方面在网络时代中,人们改变了过去的阅读方式,不再好好看书,大都集中在网络阅读上,这样小说自然而然看的人少了,加之没有过多的展示平台,好多人写的作品放在哪睡觉,没有市场。好女找不到好婆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写作者心态浮躁,急于求成心切。把功夫没用在作品创作中,而用在了作品之外,去找编辑拉关系,费尽心思化下血本,发自己的作品。这样能出好作品吗?其次是团队意识不强,各自为战,总想我比你强比你作品好,互相不学习不交流。甚至互相嫉妒。其实,这就是自恋,自我陶醉,失去了自我清醒,自我认识不足的心里思维。所以,作品质量是永远都不会有提高升华的可能。也有少数作者在网络上东抄西抄,硬拉死扯,失去了小说存在价值意义。

  其实,改变以上问题并不难。只要写作者多学习多读些名人名著,互相交流,互相学习。静下心到生活中去,用心用情去洞察生活,体悟生活,关注民众的心声梦想、痛痒。多积累,多思考,多沉淀,定会有好的作品闻世。

  写小说其实就像和我们制作淀粉,先要把红苕或洋芋洗净,通过打粉机磨碎,还要通过过滤,沉淀,倒掉水分,初成淀粉。然后,再过滤,再沉淀,才能出现精粉。就是说环节多,慢慢来,不能急,不能想一步就走完所有的路。可是,有的小说作家就是心急,今天写的作品,今天就要发表,今天就想要获大奖,今天就要有评论说他的作品好。要沉淀,不沉淀出不了精品力作。也要到生活中去,了解生活的磨难痛痒,洞察人们的心声和梦想。下一定的功夫写出与时代接轨,与人民接轨的好作品,真正反映出人们对美好生活梦想和追求的深层作品。坚定文化自信,拿起手中的笔写好故事,讲好故事,唱响社会主义精神文化的主旋律。

  我期待旬阳小说有更大发展,我也坚信旬阳小说有大收获。因为,有这么一支队伍在默默的奋斗着。

  由于本人阅读面的狭小,旬阳还有好多人的小说作品我还没有读到看到,本文不勉的有遗漏。谨请诸位谅解,但你们的作品,你们的大名会留在旬阳小说发展史册中的。

  ( 柯长安(柯常安)系安康市作协会员,《汉江文艺》签约作家,被评论家称为农民工诗人。作品先后在《陕西日报》、《陕西交通报》、《陕西农村报》、《安康日报》、《安康文学》、《汉江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作品。有作品被多种文学著作选录,也多次获过奖。)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