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南山下的修行――读杨广虎小说集《南山·风景》(赵玲萍)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01-22

  

  《南山·风景》收集作家杨广虎中短篇小说五十余篇。作者以“南山”为屏,透视当下社会现实,揭示了时代嬗变中的一系列矛盾,具有普遍的现实批判意义。《南山·风景》像是一场修行。作家以文字保持内心清宁,通过生动的故事体现了社会担当。仿佛在抽一支烟,深思熟虑,慢条斯理吐着烟圈,淡然开篇。

  

  深切细腻的精神情愫

  

  杨广虎的小说关注当下现实生活,体现出深切细腻的精神情愫。南山下的故事不是单纯的儿女情长,并非简单的黑白对立。生存、生活织成了一张纠结的网,个体生命在其间奋力扑腾。命运的走向谁也无法自己掌控。刻骨铭心终在念念不忘中忘却,疼痛与幸福交织一体,难以剥离。作家以敏锐的情思,细腻的笔触把人物命运线条,情感心理表现得淋漓通透。比如《双双过年把家回》“志强来到城里,觉得人一下子从婆婆妈妈七大姑八大姨关系中解脱出来,轻松许多,没人认识自己,一个陌生的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没有人笑话自己,但孤独寂寞随之而来,物质贫乏,巨大的空虚有时候让他睡不着觉,好像一个弃婴,呱呱乱叫。”《李梅梅扶贫记》扶贫女干部农村工作生活的种种体验写得详尽真切,感同身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挖掘生活情感的细微之处,大爱关注,特写折射。作家这种深切细腻的精神情愫贯穿了所有作品,把生活底层的满面灰尘烟火色,各色人等复杂曲隐的心理活动表现得真切淋漓,读之便可唤起内心的柔软,感受到作家悲天悯人的情怀。

  

  诚然,物欲甚嚣尘上,有拜金女郎为物质不惜一切,但更多女性持守着美善的母性情怀。作家以绅士的眼光,对女性群体勤劳、善良、坚韧等美好品德不吝赞美,体现出对女性的尊重和保护,和一种人类大爱。是不是值得更多男性作家学习呢,不要让女性话题某时候沦为姿色情爱类的调侃谈资。

  

  忧患意识和批判反思

  

  作家以艺术镜像聚焦呈现社会底层形形色色人们的生存状态。通过一祯祯镜头感强烈的生活画面,小视野,大镜像,透视出对当下社会人们的生存境遇、精神情感等问题的忧思,带给读者很多人生启示。“扶贫”“拆迁”“低保”“八项规定”等时代话题;诸般辛酸的“农民工”;单纯的“留守妇女”;“狗穿衣人露肉”的各色流俗;农村资源开发对农民的思想冲击;商业发展破坏自然资源等观念冲突,这些密切关乎当下社会发展,历史嬗变的标识性话题都有深刻介入。比如农民工在“水泥森林”的脚手架上用血汗承载妻儿老小的生活愿景,各种辛酸悲苦,无奈茫然,甚至苟延残喘,还面临诸如自身安全、拖欠工资、情感失落等各种风险。《蓉蓉和豆豆》《泡泡和秀秀的爱情》《倩倩和安安》《果果和落落》这些篇目通过价值观截然对立或不同走向的角色设计,充分体现了当下社会人们生活的多元化,各种思潮碰撞,空洞与迷惘。引发人们对生活万花筒中多元价值观和个体命运的深切思考。

  

  物质挤压造成很多困顿迷惘和分裂诱惑,多少人原始的自我受到冲击,甚至面目全非。男男女女,各种感情纠葛,矛盾冲突。痴情、暗恋、私奔、忠贞、背叛。有人为了爱情赴汤蹈火,有人为了前途始乱终弃。有人长幼无序,有人为老不尊。真爱物化沦陷,爱的错位撕裂美善。

  

  追求幸福是大众心理,然而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和获取幸福的方式又是千差万别,物欲裹挟让情感也诸般错综多变,甚至盲目混乱。纷繁复杂的社会背景和纵横交错的人性人情,展示着生存的无尽欲求和无奈挣扎。人的精神原乡在哪里?经济发展引发环境问题,工业化进程对乡村文明的戕扰等话题也有点到为止的叙述。作者坐拥南山清风,静观路人风景。有对生活本质的追问;有对民众疾苦的深思;有对道德沦陷,精神失落的担忧。

  

  常看到很多云山雾罩,想象感爆棚的小说,仿佛只为好玩或深意晦涩,不能为普通读者读懂。杨广虎深入现实,以生活枝节透视社会人生,挖掘人性,调动普通读者的情感体验,给人惊喜感动,让人叹惋哀伤,有血有肉有灵魂,有具象的社会意义和真正的生活体温。体现出作家的忧患意识,批判精神和社会担当。紧贴大地,审视民生,具有时代精神。

  

  

  独有个性的文学表达

  作家平视所有人,不论士农工商,贩夫走卒。这种谦恭开阔了视野,融汇了生活思考,形成了自己独有个性的文学表达。笔调客观、冷静、克制、诚恳又兼幽默和人文情怀。小说语言丰富,接地气。有民谚俗语如“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没事傻笑,必定差窍”;有古典诗词如“生死契阔,与子成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有民歌山调大段引用;有“香菇蓝瘦”“宝宝心里苦”等网络语言;又有现代歌曲歌词引用。首篇《双双过年把家回》一文引用的山歌民调近二十多处,表现出一种语言的丰满,兼收并蓄,自成韵味。丰富的语言引用为环境烘托,人物形象塑造及主题开掘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也相应拓展了读者群体。但兼收并蓄之下能不能完全兼容,有待更多读者阅读品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