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新乡土叙事的多重韵味———读冯积岐的中篇小说《一天,两地》(曹昱陆 )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02-01

  陕西作家冯积岐是从农村泥土地中走出来的佼佼者,他的作品始终沾染着乡土的芬芳和厚重的乡村气息。中篇小说《一天,两地》是冯积岐发表在《花城》2017年第5期的新作。和往常一样,他继续书写了“松陵村”的人和事,但令人新奇的是,这次他挑战了“新农村题材”创作,用另一种眼光审视了时代冲击下的乡土变迁。在城乡转化的双重视角下,把驳杂混乱的情感态度与刺痛神经的现实感相互交叉,映刻了日渐衰微的乡土伦理,闪现着无尽的韵味。

  与传统的乡土书写不同,在中篇小说《一天,两地》中,作家冯积岐尝试了一种新的书写方式,他采用了片段化的镜头式书写,截取了一天内的几个时刻,分别描述了北京和松陵村两地的人物活动,特别是小说主人公王小芹、宋志成和马三娃、马大全父子二人的日常活动和心理活动,细致入微的给我们描绘了时代撞击下的城乡反差,将现实生活的无奈与龌龊、灵魂与肉体的冲突,毫无保留地展现了出来,带给读者深深地忧思。

  小说《一天,两地》是从现实生活中萃取的素材,它携带着生活的体温,给人逼真的现实感。虽然说,小说的故事情节并不是多么复杂,但是,小说却蕴含着多重韵味的主题。具体来说,作者从北京某小区清晨时分的场景开始描写,以镜头化方式让小说主人公逐一登场,在王小芹和宋志成的对话中,通过王小芹内心的独白,将陕西农民王小芹的生活境遇向读者娓娓道来。细细来看,小说主要讲述了 王小芹因儿子马大全罹患了精神疾病,离乡到北京打工,成了一个退休小干部宋志成的保姆和情人的故事。通过阅读,我们不难发现,小说的切入点很小,但作家冯积岐对素材的处理比较到位,在简单的故事构造中不但传递出了多重的意蕴,而且借助小说来映射时代生活潮流中的客观存在。譬如,小说中提到的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小说告诉我们王小芹、马三娃夫妇对儿子马大全有着超乎寻常的溺爱,“儿子要什么,他们两口就给什么”,他们对马大全的娇惯和放纵使村里人都感到了担心和厌恶。很显然,他们不恰当的教育方式与马大全最后罹患精神疾病的个人悲剧密不可分,联系现实生活关于孩子的家庭教育问题是一个社会热门话题,家庭教育是一门充满智慧的艺术。作家冯积岐以敏锐的眼光洞穿现实生活,以马大全的个人悲剧来警醒王小芹、马三娃式父母,发人深思。

  不光如此,小说中对王小芹这个人物的刻画有着特殊的色调和引人注目的地方。作为一名农村妇女,在王小芹身上却有着与受传统纲常伦理禁锢的女性不同的行径。一直以来,她都渴望能得到一个体贴她,抚慰她的有情调的男人,而不是像村委会主任那样拿着低保申请表来粗暴地蹂躏她,也不是像丈夫马三娃那样,像使唤农具一样使唤她的身体。就此来看,王小芹与传统性女性不同,她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思想。然而,生活,于她而言,忽如冰封大地,忽如三伏烈日。特别是在遭遇儿子患病的家庭变故后,面对窘迫的现实和尴尬的处境,她最终无奈地选择了逃离。但当她面对新奇的北京大世界,生活的困顿并没有消散,她“心中涨起的陌生和新鲜、兴奋和惊奇,甚至迷惘、茫然”,各种感觉杂糅交错,浑然一体,就在这样复杂的情感中,她成为了退休小干部宋志成的保姆和情人。在这里,作者并没有用传统的眼光来塑造王小芹,而是把她置身于时代生活的潮流中,作者用最真实的状态描摹着她的生活,用这种冷暖自知的生活境地诉说着新乡土视角下由传统向现代过度的女性之痛,将生活的隔阂与城乡的鸿沟幻化成了王小芹隐秘的内心世界,任由读者揣摩、推测。

  除此之外,小说还提及到了许多关乎社会之殇的的事例。例如,在渭滨县第四医院,漂亮的女医生给马大全看病时,不是问马大全的病状,而是关心马三娃身上带了多少钱?在留够一家三口人的车费后,女医生给马大全开了他们医院自制的秘方中药,本指望给儿子治病的药,谁知却是对病情毫无作用的泻药。这样关于假药庸医的消息并不鲜见,作者把生活中的真实存在客观反映在小说中,用小说折射现实。正如冯积岐所言,“一个写作者一生所写的是他自己对人生、人性的理解,对他所处的时代的把握。一个好的写作者要有能力窥视到生活背后的生活,有能力剥离“伪生活”,有能力表达边缘的东西。”很显然,他做到了:中篇小说《一天,两地》就是最具说服力的例证。

  小说《一天,两地》是冯积岐深厚的生活积淀和深刻思考现实的真切体现。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者通过城乡视角的游弋,打破了固守乡村的传统乡土书写模式,以全新的叙述姿态介入,不仅使作品更有可读性和现实感,而且为构建新乡土叙事模式提供了某种可能。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