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大戏如梦见沧桑-----长篇小说《大戏》读记(陈 仓)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02-01

  吴双虎先生长篇小说新作《大戏》出版当日中午,我如获至宝,欣然开卷,四天五夜,不忍释卷,争分夺秒,废寝忘食,通读三十余万字长卷,边读边写读书心得,心潮起伏,精神振奋,阅读到精彩绝倒处,情不自禁,夜以继日在微信朋友圈发言抒怀,与众亲友分享阅读心得,亲友颇感诧异。

  长篇小说属于综合性文学载体,一部长篇小说是否成功,至少有四条评价标准:第一,精彩喜人的传奇故事,第二,栩栩如生的人物造像,第三,雅正精辟的语言文字,第四,浑然一体,严密精致的结构布局。众说周知,长篇小说是讲故事的文学样式。《大戏》是吴双虎先生继民俗文化三部曲之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巨制《社火》之后又一部长篇小说精品力作。《大戏》以民国时期两个秦腔戏班子、三代大师级戏剧人的坎坷人生、悲欢离合和相关传奇故事为主线,以对日反间谍、反偷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为辅线,表现了戏剧瑰宝秦腔(陕西关中西府人把秦腔叫大戏)及秦腔人这一西北地区最具生命力的特定文化的发展历程。文学造像是长篇小说的灵魂,《大戏》的故事人物个性鲜明,栩栩如生,各具情态。小说主人公王宝玉生父因戏而爱,看戏得子;王宝玉又看戏生病、看戏痊愈,与恩人张兰英结婚之后遭遇横祸而分离,其父大善人王德存、新凤班班主张天明、和顺班班主李嘉林等为了他们能够复合,三上西安,两到汉中,费尽千辛万苦,促成他们破镜重圆,再续前缘,表现了戏剧人待人忠诚、互帮互助,成人之美等优秀品德。小说中的主要人物王德存无私救孤;张天明舍身救命;李嘉林求爱惜人才;王宝玉无师自通;张兰英爱憎分明;杨忠海稳重观察;梁大伟助人为乐;陈小妹善良乐观等等,人物性格特征明显,体现了中国人民传统的优秀品德。

  人在情境中,事在环境中,传奇在情节,好戏在细节,奇迹见绝活。作为展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国事迹与秦腔艺术精髓的一部长篇小说,《大戏》的戏剧专业特色十分突出,戏剧行家气质高超高古,戏剧江湖情境别具一格。小说通过排戏、唱戏和比赛的情境叙述和细节描述,将秦腔的九大基本功“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和八大绝技“鞭扫灯花、耍牙、踩跷、变脸、吹火、尸吊……”等绝技的表演内容、表演形式做了细致介绍,同时,通过排戏,仔细讲述了秦腔的发声、吊嗓、化妆、服装制作等专业知识。小说还以日本派遣间谍窃取我大戏(秦腔)剧本,为战争结束后奴役我们的国民做准备,中共地下党人灵通信息、暗中保护文化遗产,并通过反间谍保护了秦腔这一家国文化遗产为副线;以国民政府官员匪气十足、戾气弥漫、颟顸腐败、祸国殃民、恃强凌弱、霸占有妇之夫、残害百姓,终被刺杀死亡为暗线,三条线索交织进行,首尾相顾、有始有终。大戏绝招在大赛。《大戏》描述的虢县四月初八江湖曲艺大赛,名家荟萃,英豪辈出,绝技纷呈,精彩绝伦,西北五省十二方,秦腔艺术,表演绝技,令人绝倒。阅读《大戏》,大开眼界。书中呈现的有些曲艺绝技,难度大,要求高,需要多年磨练,后人未必能演。《大戏》是一部极具审美内涵与思想价值的非遗(民俗)长篇小说。小说对人性多面性和多层次性的深刻剖析,对戏剧人身心灵特质与灵魂的深入洞察,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与梳理,都有着匠心独到的追求与探索。小说语言运用地方方言雅语,叙事方式独特,韵味精美准确,人物性格鲜明,故事建构曲折,艺术情致感人,堪称一部值得高度关注的精品力作。

  《大戏》中的戏班子属于戏剧人的群体造像,其中包含关中西府人所看重的礼教教养、门风家风。作为核心价值观的承载者,《大戏》中心人物具有某些共同特质,王德存等乡绅乡贤们是乡土伦理秩序的维护者,道义责任的担当者,他们的厚道善良中有圆融机智,冷峻自律中的温情细致周到。张天明等戏剧大师人品贵重,人格高贵,他们观世冷静冷峻,做事细致周到,待人真诚温情,言行厚道大气。

  文学亦是人学。《大戏》对人性的解读,坚持一种温良同情,深度理解,人文关怀的中立态度。在“撕开”过程中采用缺陷视角,问题导向,有节制地挖掘人性幽暗;在冲突解决,问题圆满过程中,具有优势视角,倡导多目标成全人,成人之美,利人利己,助人为乐,助人自助。作品是作者心灵向度的一种间接投射。吴双虎先生长篇小说写作具有别具一格,一以贯之的精神向度,即解决问题导向,展示人性光辉与多面性和多层次性,多采用光明叙述笔法,文以载道,在故事冲突起承转合的情景中创造性传承周礼文明,在世俗生活细节描述中弘扬西府优秀民间传统,写好人善行,写破解难题的智慧,写得让人感动,写好事多磨的艰难曲折,让人悲欣交集。《大戏》所有变故的发生,展开,到结束,终极目标是面对难题,解决问题。小说展示的民间社会伦理是对苦难全然接纳型的父爱母爱主义,是温良恭俭让的解决问题导向,而不是单纯论是非。乡绅财东王德存救孤儿,救父母,救朋友,救江湖沦落人,救戏班的担当精神感天动地。大财东供养戏班,体现了业界与戏剧界的鱼水关系和清水江湖精神,物质文明保障精神文明,精神文明提振农业和工商业文明,促进人的身心健康。

  《大戏》的心理描写与故事铺成、人物塑造浑然一体,合情合理。作者写奇人怪事,写病态、变态和非常态的笔法很细腻,也很节制,作为读者,能够体会到作者提笔多牵挂,落墨细思量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主义写作首先是审美扬善,其次是鞭笞丑恶。《大戏》描述世俗生活百态,笔墨精细雅正,粗话雅说,点到为止,脏事略说,适可而止。西谚说,一个小丑进城,胜过一打郎中。《大戏》的神奇之笔是心病无药治,好戏治心病。《大戏》多次多角度真实再现心病无好药,好戏有奇效的奇迹。《大戏》用精彩的传奇故事告诉读者,戏剧对某些心因型疾病有特殊的疗愈作用,丑角戏治疗抑郁,慷慨激昂的正剧具有精神增能效应,创伤疗愈效能,可以震撼叫醒恐惧症,癔症患者。这些传奇故事不但符合实践经验,也符合近现代医学和实验心理学研究结论。《大戏》的梦境幻境描述多有精彩片段。大善人王保长梦里死去,梦醒后复活。梦幻中,大善人是阎王父亲,帝王后妃先人们的老先人。此种描写,是小说精彩绝伦之笔。书中写到王宝玉等人的梦境、幻境和出离状态的身心状态也很精彩,完全符合社会心理学、生理心理学原理。先人很努力,后人有出息。这是现代发展心理学研究成果之一。《大戏》用真实的虚构为读者提供了一系列符合生活经验的文学案例。一个世家的家风,家学,家训,习惯,才智,精神气质都具有遗传特质,戏剧世家也如是。戏剧大师王宝玉的无师自通具有心理遗传学基础,祖先精通过的技艺会形成遗传密码,会在基因中存留信息,后代如果受到艺术启蒙,得到技艺训练,记忆系统就能迅速启动遗传密码,激活神经细胞,后人无师自通,迅速掌握先人曾经精通过的技艺。《大戏》中的传奇,符合心理学,遗传学经验。

  食色性也,人之大欲;敦伦尽分,人之常情。长篇小说写婚姻民俗与人伦,写风土人情与人欲,写人物的喜怒哀乐与精神困境,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人之大欲,世俗情色。在故事演进中,《大戏》同样有性描述。比较而言,《大戏》的性描写是点到为止,适可而止,画龙点睛的,文字叙述是节制唯美的,是艺术审美的,是刻画人物个性特征与彼此关系变化的需要,是生活事件、人情世故变化、主人公身心灵状态与故事演进过程自然而然的铺陈。《大戏》中所描写的激情与亢奋,均属人之常情,情不自禁,情之所至,乐而不淫。《大戏》性描写涉及的高度焦虑与性无能、极度压抑与性情异常现象,完全符合生理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原理,不是刻意为之,贩卖噱头,不是勾引眼球,刺激好奇心,提高某些读者不正常的注意力。

  小说讲故事,文史哲贯通,寓理于事,故事与道理、事理密不可分,其中的精彩对话会发生深思。《大戏》第八章,王德存对话中医刘先生:“王为财第九团这些匪徒,别看他们现在手里有枪,仗势欺人,无恶不作,老百姓拿他们没办法,但是,迟早有一天,老百姓会给他们断粮断水,把粮食送给他们的对手,加速他们的灭亡。一只军队,最终决胜的,不是坚船利炮,而是人心向背。”这段对话深入浅出,说透了官家与百姓的舟水关系。舟水关系,实质上单向依存关系,也是无可奈何的不平等关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载舟覆舟,类似戏剧界的捧场与砸场子。《大戏》以底层社会经验告诉读者,官家与百姓是舟水关系,官家待百姓,不要过分。艺术家与商家是鱼水关系,彼此要互相尊重,互相照应。推而广之,《大戏》以军官县官们的罪恶及其结局告诉读者,官民之间有四类关系:舟水关系、鱼水关系、油水关系、水火关系,横行乡里,鱼肉百姓,难免杀身之祸。

  诺贝尔文学奖有两个一以贯之,坚定不移的核心价值观:一是关照人类的精神困境,二是理想主义精神追求。《大戏》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但是,所有冲突的结局是别具一格,异乎寻常,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情理之中的大团圆。有些故事是从阴云密布到皓月当空,有些故事是从孤独绝望到从红烛高照,有些是从明镜高悬到破镜重圆,所有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因果循环,最终圆满结束,人与人释然和解。作为读者,阅读之后,哀而不伤,疼而不痛,感慨系之,悲欣交集。

  就独特的文学艺术特色和杰出的文艺贡献而言,《大戏》对陕西民间文学的创造性传承有四个突出的新贡献:第一,梦境与现实情境的合理关照,既符合心理学原理,也符合故事的逻辑结构。第二,病态身心灵状态与幻境描写合情合理,符合精神分析原理,使得事理与情理合理对接,强化人物与情境的主客观统一性。第三,意外事件开局与传奇式大团圆结局顺理成章,中华精神文明与普世文学价值观中的理想主义追求完美结合。第四,尖锐冲突与冰消雪解式的和解过程前后一贯,人情世态的演变合情合理,故事情节的起承转合自然而然。

  通读《大戏》三日之后,略事休息,复读深思,《大戏》故事讲的好,传奇故事前有伏笔,后有揭秘,因果关联,前后情节呼应;小说语言雅正,深得戏剧语言影响,句式有韵律,语句干净凝练,文学造像栩栩如生,主人公的精神特质与缺陷之美互为表里,全书篇章结构的节奏如同秦腔本戏的路数,有板有眼,层层演进,一气呵成。窃以为,《大戏》之精彩严整,堪称长篇小说上乘杰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