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鲁迅为何批判“国民性”

文章来源:宝安日报 温儒敏发表时间:2013-11-16

现在有些人似乎很“爱国”,说鲁迅批判国民性把中国人说得太丑了。他们可能并不了解鲁迅所批判的国民性的具体内涵,也不了解鲁迅是在什么背景下进行的这种批判。鲁迅的确毕生致力于批判国民性,这也是他所理解的实现文化转型的切要的工作。他写小说、杂文,时时不忘揭露批判中国人的劣根性,说得最多的有奴性、面子观念、看客心态、马虎作风以及麻木、卑怯、自私、狭隘、保守、愚昧等。

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谈得最多的一是“看客”,二是“奴性”,如在《娜拉走后怎样》中说:“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予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此外,“奴性”也是鲁迅认为国民性中最严重的病态。在鲁迅的小说中,将儿子的命运寄寓在人血馒头上的懦弱的华老栓(《药》)、一心想跻身于长衫客行列的落魄的孔乙己(《孔乙己》)、因丢了辫子被女人当众辱骂的忧愁的七斤(《风波》)、在多子、饥荒、苛税等压榨下苦得像个木偶人的闰土(《故乡》),都是乡土社会中的卑怯者,他们对身受的压迫忍辱受屈、逆来顺受。

鲁迅声称他“论时事不留面子,砭锢蔽常取类型”,这对于凡事都比较讲面子、讲中庸的传统社会心理来说,的确不合,又特别有悖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古训。但作为一个清醒而深刻的文学家,一个以其批判性而为社会与文明发展提供清醒思想参照的知识分子,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是我们民族更新改造的苦口良药。因此,我们重要的是理解鲁迅的用心。如果承认鲁迅的批评是出于启蒙主义的目的,而启蒙又是我们民族进入现代化必经的“凤凰涅槃”的需要,那么就不会再担心国民性批判会丧失民族的自尊,相反会认为这种批判正是难能可贵的民族自省,是文化转型的前提和动力。

鲁迅为何那么执着地批判国民性?这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国现实的深刻认识有关。他在1907年前后就已经有过立国必须立人的思想。“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坟·文化偏至论》)即只有尊重和发扬人的个性,才能够使“国民”真正走向觉醒。可以说,“立人”贯穿鲁迅思想的一生。在鲁迅那里,“人的个体精神自由”是“做人”还是“为奴”的最后一条线。鲁迅对精神胜利法等国民劣根性进行批判,目的并不是直接指向经济和政治操作,而是指向个体人格的现代化,即“个人”的自觉、自主与自决,也就是说,鲁迅想要解决的,是一个古老民族的现代生存方式和精神基础问题。

鲁迅的作品是富于批判性的,是民族的自我批判,是刮骨疗疮,很痛苦的。我们看鲁迅的作品,有时候会觉得很闷、很沉重、很难受。他写的那些沉重悲哀的东西,老是缠绕着你,让你不得安宁。读鲁迅如果有了这种感觉,就是读懂了一些,慢慢接近了鲁迅。

(来源 作者系山东大学中文系教授,本文有删节)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