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一种敬畏,一种敬仰——走进建国路83号(红柯)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4-11-05

  我相信任何一个走进西安市建国路83号陕西省作家协会大院的人都有一种敬畏之心,一种敬仰之情,这里曾经是柳青、王汶石、李若冰、胡采工作生活的地方,也是诞生了路遥、陈忠实、贾平凹这些文学大师的地方,他们给中国当代文学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笔。陕西作协的历代领导者、新老编辑和各位工作者,他们无愧于陕西这个周秦汉唐历史文化博大精深的传统,也无愧于延安革命文艺开天辟地勇于创新的创作引领与实践。

  今天,我又一次走进这个大院,心情别样不同,今天是陕西省作家协会成立60周年华诞,我为她祝福!

  长安是唐诗的盛地,就是《诗经》、《史记》的盛地,古典与现代,传统与创新在陕西文学体现得淋漓尽致。美国学者布鲁姆提出有名的“影响的焦虑”,在陕西,丰厚的传统文化与生机勃勃的延安革命文艺不是焦虑而是珍贵的精神财富,在陕西,大师们是导师,他们给后来者打造了陕西文学这个金子招牌,是我们这些后来者的一种巨大的文学资源。我于1986年西上天山之前,大学求学期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是诗歌,在《青年诗人》、《当代诗歌》等发表过30余首诗,最让我自豪的是其中一首小诗发表在《延河》上,我也是得到了陕西作协的恩惠喝了一口《延河》水西上天山的。习总书记讲话中提到创作是中心任务,作品是立身之本,作家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这也是我们陕西文学的优良传统,柳青扎根长安就是最好的例子,后来的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都是如此。我本人西域10年,也是得之于柳青的文学经验和有名的文学60年一单元。

  扎根生活、扎根人民这个传统之外,陕西作协历届领导对新生力量的扶助也是一大优良传统。我本人1995年底从新疆回陕西,离开新疆时,新疆文学界的师友们就告诉我陕西多好多好,有一句话我印象极深:陕西省小说全国一流,你红柯写小说在新疆出不去在陕西就容易出去。1996年春我到陕西作协转交手续,京夫老师接待我,1997年春我就有幸参加省作协在延安召开的小说创作座谈会,当年《延河》给十几个青年作家开专号,年底我与黄河浪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座谈会,我的第一本小说集《美丽奴羊》也是作协推荐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的。1998年省作协还为陕西5位作家召开了作品研讨会。陈忠实老师还写了《互相拥挤,志在天空》的寄语。因此说:陕西作协为我省文学事业的发展,对作者的帮助,我们这一代作家,无论现在身在陕西,还是在其他省份谋得高就,每次说起,都是由衷赞叹的。

  作为陕西作协的一员,我们为这个大家庭倍感自豪和骄傲,作为陕西人更值得自豪。60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已是步入老龄的时段,但对于陕西作协、陕西文学而言,正年轻!我们有责任、有信心在习总书记“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的指引下,面向人民,沉下心来,努力创作,为文学界践行“核心价值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再一次祝福陕西省作家协会,生日快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