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第五建平文学作品的艺术驾驭与美学剖析(田 野)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6-08

  文学作品离不开艺术,艺术来源生活且高于生活。艺术与美学之间有着必然的内在关系。众所周知,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自然。自然:就是不勉强、不局促、不呆板,随性、自由的生长与发展。也就是说,生命体及其自身体验完全不受外部因素的影响。自然不一定美,艺术必须美。艺术是用形象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艺术的首要条件是美,否则就不能称之为艺术。第五建平在他的文学作品中巧妙的将艺术与自然融为一体,体现出了艺术的超强驾驭能力,而达到完美。不论长篇小说《尘土飞扬》、《第三代移民》、《绝境》,还是诗体《硬汉猜想曲》、短篇小说集《绿色花瓣》、中篇小说《母亲》、《家庭风暴》以及他的散文、影视《签字》等作品,仿佛大山与小溪,磅礴中不失精微、细小中透出宏伟、一切拿捏得恰到好处,清澈透亮,完美舒畅,让读者深知艺术的魅力与美的享受。

  要想驾驭艺术,首先得热爱生活,深入生活,懂得自然,了解自然。特别是小说,不同于其它文体,大多是通过人物的塑造和故事情节、环境的编排来概括地表现社会生活,没有具体的人与事。可以说,小说就是时代声音的扩放、自然生活的写照。第五建平的长篇小说《尘土飞扬》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草根族中的特殊人物的特殊故事,作者通过生活在一个叫东岭村的刘文柱、黑娃、娥子以及驻队干部任建国等一杆社会最底层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把特殊时代、人们畸形的思想、变态的疯狂、血与泪的混浊、灵与肉的撞击,生活的碎乱与艰辛、日子的沉重与无奈、虚渺的空幻与失望、描绘得入骨三分,过目忘难。整部作品就像梵高悲伤的油画巨作一样,读此书如同戴上了VR,立刻让读者融入到那个真实的立体世界之中去寻找自己的角色,与书中人物一起欢笑、一起哭泣、一起伤感。

  还有第五建平超百万字的长篇巨著《绝境》,在开篇巧妙的把握和利用了当下都市人假日追求时尚休闲这一新生自然现象,描绘出了一个悠闲而匆忙、繁乱而有序的南环广场,这种人人熟悉而亲近的现实生活写照,一把将读者拉进了作品之中。五个从未慕面的年轻人闪在一起,这种缺乏自我保护与判断力的事从理论上讲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绝境》中,第五建平借用了互联网这一新生社交平台,结果就发生了,而且发生得如此的自然、合理,既是诚心也找不出过多破绽。

  文艺作品中,最难把握的是人物性格、特征的刻画与描绘,《绝境》仅利用闪友们乘车这一简单场景,把郭宏远为人的宽宏、大肚、敏锐、细心、厚道、社会与生活经验丰富、修养与城府造诣的超凡;王书平的浮躁、自我表现、心理空虚以及市井小人物的自私特性;夏玉婵的睿智、聪慧、随和、有主见;张志凯的学识渊博、性格古板、遇事懦弱、胆怯、可心里什么都清楚以及理科男处事上的教条、钻牛角;苏乐的无知、蛮横、自作聪明以及自我感觉良好的公主病,把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动物与动物、宇宙与人、宇宙与自然等等之间的相互依赖、相互矛盾、相互克制、相互争斗以及动物的强烈的复仇心里、人类无节制的占欲与贪婪均描写得淋漓尽致,过目难忘。好像这些人就是自己的亲人或同事,书中所发生的事就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身所经历的事。这种借艺术展现美,用美衬托艺术的笔法,就像花与叶一样,是自然的结合,是完美的整体。

  常言道:戏好不好,三分钟;书好不好,五百字。《绝境》一百三十万字的长篇,着笔就开门见山以真实的现实生活写照紧紧的吸引住了读者的眼球。没有丰厚的生活阅历与对艺术的高超驾驭是很难写出如此大部头作品的,当作品中的五个闪友很自然地出场后,读者便跟随着进程在作品中寻找自己熟悉的人与事,甚至自我的影子。成功的标准是什么不大好讲,但可肯定的是,一部作品能让读者有亲历感或用身边的人物对号入座,联想不断,这无疑是一部好作品,成功的作品。这种成功不仅是自然的流露、生活的写照,也是美的放大。

  写作的技巧与最高境界就是书写自然、驾驭自然,以虚为真、以空为实、以景为情、以人为亲。写作的根本价值不在于场景的大与小;文字的长与短;语言的流畅与华丽,而在于读者的感觉与精神的体验,使读者在虚幻而真实的精神世界里自由体验生活、抒发情感、享受人生,引导读者进入一种自我的自由生命状态和从容自得的艺术境界,这种境界是美的体验更是对美的尊重与享受。这种来自生活、高于生活、尊重自然、享受自然的原创作品,没有深厚的生活积累和驾驭自然艺术的功底,是不可能做到的。再如第五建平的诗集《狂想的旋律》,整个诗集可说是矿山景象的彩绘,矿工生活的写照,组诗《矿山·硬汉猜想曲》第1至第6号,把一个立体的矿山全景逼真的呈现出来,让读者有身穿工服头顶矿灯处在千米井下与死神搏斗、与地心对话、与命运抗争、与恶魔对骂之痛感,那种热血沸腾不是发泄、不是报怨,而是矿工饱满的真情流露。再如他的新诗《思父亲》,通篇找不出华丽的词汇,像:父亲/逆风前行的挺拔背景/屁股上的五指印/……我拼命追赶你踩出的脚印/……胡同里的父亲/炫耀自己的孩子也夸奖我的勇敢/你大把为胡同里的孩子点赞/却吝啬到/从不给我一个微笑……,全是一句句的大实话,让大多读者从中找回了自己的童年,想到了对父亲的惧怕,看到了叛逆期的自己。《思父亲》与李白《静夜思》诗中: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佳句同出一辙,每一句都是平素而普通的话语,可每一句都现得那么的真实、自然又亲切。似乎换掉任何一个词,别说词,就是一个字都会让完美失色。这就是艺术驾驭与自然美的同共所在,第五建平在他的作品中将这一创作技巧使用得不能说是炉火纯青但算得上应用自如恰到好处。诗是什么?是高度凝练的语言艺术、是诗人内心思想的呐喊、激情的爆发、情感的释怀、精神的升华。凡读过第五建平作品的人,准会感受到他写的是自我、是生活、是渴望、是幻想、是现实、是人生;追求的是自然、是享受、是承载、是艺术、是完美……

  艺术的目的就是美,美是什么?美就是好看。其本质是自然界、社会和艺术领域中符合一般规律与原则的科学。第五建平在他的文学作品中巧妙的将艺术与现实、艺术与创作、艺术与自然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彼此间的美学规律,让艺术变成美学,再将美学变成享受,从中不难看出作家对艺术驾驭的超强能力和对美学追求强烈欲望。正如已故著名作家陈忠实预言,属于第五建平的文学艺术刚刚开始,好戏还是后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