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对当前公安题材小说现状及今后创作方向(邢根民)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9-20

  我是来自公安交通管理基层一线的民警,是第二期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学员,主要创作题材是小说。近年来,自己立足基层公安交通管理工作,先后创作了一些反映基层交警生活和基层交通民警生存处境、命运变化的中短篇小说,于2015年出版了交警题材小说集《血祭》,2017年出版了小说集《无缝交接》。期间,于2015年转换写作领域,走出交警生活,写派出所民警,创作了长篇小说《沙苑人家》。一路走来,酸甜苦辣尝遍,对公安题材小说创作也有所深思,有所感触。下面,我就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简单谈一下我对当前公安小说现状的看法,并就下一步公安题材小说创作应注意的问题,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和体会。

一、当前公安题材小说创作现状

  近几年,在公安部文联领导的关怀指导下,特别是三期鲁院公安作家班培训之后,全国公安题材小说创作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繁荣局面,以张策主席的《无悔追踪》、吕铮的《赎罪无门》、李春良的《女子中队》、李晓重的《驻站》等为代表的一批实力派作家的长篇力作井喷式爆发,形成了公安小说创作的一股强劲力量,在中国文坛吹响了公安小说强力推

  进的号角。特别是近期张策主席的作品研讨会,更是优秀公安题材小说在中国文坛上的一次全面展示和有力推介,给全国公安小说创作的再度繁荣开了好头。在看到这些喜人的场面的同时,我们也不能不正视公安题材小说的问题与差距,我们应该看到,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小说选刊》等国家级重点文学期刊上,公安题材小说的露面几率还比较小,就是与军旅题材小说相比也有不小差距。特别是在近几年的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评选中,公安作家创作的公安题材小说还没有登上获奖榜单。单就文学性与思想性来说,我觉得我们公安作家创作的小说还是比不上社会作家的水平,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努力追赶超越更高的目标,争取在下一届鲁奖和茅奖获奖名单中有我们公安作家的作品。

二、今后公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向

  公安题材小说创作与公安散文、诗歌创作相比,是落下了步子,相对来说成绩不尽人意。所以,公安题材小说创作任重道远。公安题材小说要发展,要上台阶,就需要公安作家静下心来,认真寻找差距和问题,及时弥补短板,校准方向,不断加力。具体而言,我觉得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努力:

  一是要有引人入胜的故事,但要避免专注于写案例。

  公安题材的小说相比其他类型小说,最大的优点和长处就是往往具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这也是最能吸引读者阅读的亮点。但是,作为文学艺术作品,小说又不同于故事和今古传奇,它毕竟需要有强烈的艺术性和深刻的思想性,仅仅有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是不够的。作者在创作中过往往过重写故事,会淡化艺术性和思想性,甚至会将人物埋没在故事之中。特别是公安题材小说中的破案故事,有的作者会从始至终把精力用在案例的描述和情节的编造上,虽然很吊人胃口,让读者爱不释手,但是看完案例后仅仅是停留在猎奇与刺激之中,没有更多的思考余地和值得回味的东西,难免会使小说陷入俗套的陷阱,缺乏新意和深度。

  二是要反映公安民警正能量,但要避免宣传说教。

  公安作家作为一种行业作家,难免会迎合领导喜好或者职业需要,在公安题材小说创作中,会或多或少不知不觉带入宣传的意识,以弘扬公安民警正能量、塑造公安正面形象为立足点,以生活中的身边民警为主人公原型,创作出展示公安民警高大形象、弘扬公安正能量的小说。说实话,从一个公安作家的职业精神来讲,这样做无可厚非,甚至理所应当。但是,这样写公安小说的负面效应也会随之而来,那就是塑造的公安民警会像过去的样板戏一样高大全,缺乏可信度和亲近感,可望而不可即,过于理想化的塑造人物,也会使小说的文学艺术型淡化,宣传说教味道浓厚,与政治靠得太近,就会与普通读者离得越远。看了电视剧和小说《人民的名义》,我的个人感受就是这样的,主人公侯亮平的塑造过于高大全,完全是因为迎合当下反腐败的政治需要,靠先

  进事迹拼凑而成的一个楷模形象,虽然他浑身充满正能量,但感觉他的躯体是僵硬的,思想是固化的,言行是教化的,其实是检察系统自我宣传的典型先进人物。

  三是要着眼于公安生活,但要跳出公安写公安。

  近年来的工作和写作之余,我看了一些反映公安民警和公安生活的小说,当然是以中短篇为主,而且是以获过鲁迅文学奖的作品为主,比如《一个人张灯结彩》、《手铐上的兰花花》等等。看了这些作品,感觉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社会作家写公安反而比我们公安作家写公安小说写得好,写得有新意,有深度。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也许是我的阅读范围有限。可是现实是:在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作品中,确实还没有看到公安作家写的公安小说。这是不是应了一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者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管怎么说,我们公安作家创作出的公安小说大都没有跳出公安看公安,出于职业的那份情感,公安作家写公安小说虽然可以看得更清晰,看得更具体,但认识上会有偏差,很少站在群众的立场和社会的角度审视自己,写的作品自然就与社会缺乏共鸣。我们许多公安小说写业务工作多,写日常生活少,缺乏生活质感,写的公安民警千人一面,思想和行动经常雷同撞车。我觉得,公安题材小说要赢得读者认可,就要接地气,走进百姓心里,从平常的生活层面关注公安民警的心理纠结、人性复杂和艰难处境,让小说中的公安民警有血有肉、有人情味、有人性的立体感。我在创作长篇小说《沙苑人家》时,就是把公安民警宋大成融入普通百姓生活中写,写他为了非亲女儿违反纪律开假户口、为了还感情上的债在办案中处处照顾杨家人,最后为了给杨家二女儿春花追回被骗资金英勇牺牲,我认为宋大成这样的举动完全符合生活逻辑和生活常识,是完全可以让读者信服的,小缺点一点也不会影响他的大爱无疆的思想境界。

  四是要遵循生活真实原则,但要避免胡子眉毛一把抓。

  生活的真实无疑是小说创作应遵循的原则,只有真实才能感动人,才能打动人心。许多优秀的公安题材小说都是靠真实的生活和细节打动人的,也赢得了读者的盛赞,比如《手铐上的兰花花》和《一个人张灯结彩》里面的故事情节,就富有生活气息,细节和富有人情味,读后印象深刻。基层公安生活丰富多彩,复杂多变,是公安题材小说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守着这么一个写作素材富矿,就能写出水准一流的作品,如果创作理念有偏差,创作思路有分歧,就会出现作品思想倾向性偏差和错误。我看过一些咱们公安作家写的公安小说,当然是没有公开发表的习作,就发现一个突出的问题:有的小说的思想倾向有问题,塑造的公安民警要么是胆小怕事,畏畏缩缩,要么是流里流气,有点土匪味,还有的公安民警张口闭口说脏话,语言粗陋,行为粗俗,有的竟然在美化犯罪分子,我觉得这是原则性的错误,也理解这些作家为什么要这么写,他们无非就是要展示生活的真实感,认为现实中确实有这样的人和事,就照搬照抄到小说中。但是他们忘了,文学作品作为一门艺术,需要对生活提炼和升华,需要剪辑生活片段,需要合理取舍,而不是胡子眉毛一把抓,更不是迎合一些低级趣味的胃口,而恶意丑化公安民警,美化犯罪分子,成为良莠不分、善恶不辨的东西。文学还是要给人以美的享受,给人以生活的希望,而不是用生活的阴暗面贬低人性,发泄心中的不满。不管如何取材,公安题材小说都要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弘扬人性的真善美,即就是要涉及公安阴暗面,也要把握好度,辩证地看问题,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锅端地亮家丑,抹黑公安,给公安工作和社会稳定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 )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