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人民的名义,作家要站在社会的前列 (杨广虎)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9-20

  《人民的名义》,电视剧热播,许多人记住了“达康书记”等鲜明的人物形象;我没有时间去追剧,本身也喜欢看书,小说版本便成了晚上睡觉前必读之书。

  在此之前,关于官场小说,我读过一些,例如《官场现形记》,《天网》、《抉择》、《大雪无痕》、《省委书记》、《市长秘书》、《驻京办主任》、《二号首长》、《国画》、《沧浪之水》、《曲终人在》等等,深为这些作家的勇气、担当和责任感而敬佩,大家都知道,写这类作品是要承担许多风险的,稍微不注意,尺度把握不准,就会惹来许多麻烦。

  可以说,《人民的名义》是近年来,官场小说、反腐小说,政治小说中写作尺度最大的,以往的小说一般人物是乡镇干部、市县一级的领导,涉及省上的领导也几乎很少或者一笔带过。而《人民的名义》这部作品,是国内首部反映副国级“大老虎”贪腐问题的长篇小说,大大突破了这类题材以往“写到副省级为止”的红线,成为当今文学创作中的最大尺度,树立了当代此类小说的标杆,给我们的文坛增加了新的鲜活的人物形象,让读者看到了作家在复杂多变的社会中应该写作和表达的东西。

  一口气读完《人民的名义》,首先我觉得小说叙述宏大、格局很高,大胆讴歌时代主流,讲好了我们眼前的“中国故事”。 全书主要讲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临危受命,调任地方检察院审查某贪腐案件,与腐败分子进行殊死较量的故事,艺术再现了新时代、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反腐征程的惊心动魄,深情讴歌了反腐斗士的坚定信仰和无畏勇气,并最终揭示出党的领导干部应如何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这一宏大的政治主题,其格局之宏大、思想之深刻、情节之动人,均罕见于同类作品。以往的小说,重在人物正面塑造,涉及反腐很少或者几乎没有,但《人民的名义》没有回避人物的本性,把人物放在大时代的背景之中去写,经济发展、权力膨胀、金钱交易、暴力强拆、官商同谋、官匪勾结、裙带关系、生活腐化、包养情人等敏感问题,在小说中均有非常逼真的展现。可以说,在这篇小说中,作者有胆识、有智慧,继续传承和延续现实主义写作手法,故事、情节、结构组合严密,比较充分地反映出反腐高压下中国政治和官场生态的立体画卷。当然,小说不是报告文学,不是新闻素材,不是简单的资料堆积和数字整理,不是照相机式的记录写作,需要作者周梅森长期积淀的属于自己的写作技巧、写作经验,谋篇布局,以文学艺术的手法进行再加工、再处理,才能成为一部优秀的小说,小说才能得到读者的喜欢和认可。

  其次,作家用“绣花功夫”,深刻地刻画了当今官场社会的政治和生态,结构精巧相扣,人物丰满生动。过去人们看官场这类小说,猎奇心理居多,想通过文字窥视到另一类人的生活秘密。据说,这部小说作家周梅森先后费时八年,改了六稿,从省市高官,一直写到基层工人,写了一个特定的时段丰富的社会层面,对一个个人物从人性上进行了深入挖掘,根据人物的成长环境,写出他们各自特定的命运,把芸芸众生对这个时代痛彻心扉的感受,对这个社会的切身感受写了出来。为了达到一种阅读快感和情节生动,悬念丛生、环环相扣,在小说的创作中,周梅森借鉴了戏剧的冲突与集中,艺术化高度集中,让小说中的人物之间关系交叉,侯亮平与高育良、祁同伟更是师生关系、同门关系,双方的较量更是浓缩了国家法律,感情、权力与阴谋的多重元素;高育良、祁同伟同吴慧芬、梁璐、高小凤、高小琴之间的多维关系等等,这种明暗线交织,镜头话的写作,戏剧性的冲突自然会吸引读者。周梅森有官场经历,接地气、敢剖析,语言流畅、通俗易懂,对人性、人情的深度洞察,抽丝剥茧,细节展示,写出了官场的复杂环境和人物的多面性,避免人物“高大全”和脸谱化,正视、尊重人的本质,写“活”人物七情六欲一个个人物典型生动,受到了人民的喜爱。譬如人们熟知的“达康书记”,作为市委书记,李达康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既是积极进取大胆改革,但也是蛮横专治的一言堂班长;他既是了无生活情趣的丈夫,也是爱惜羽毛大义灭亲的官员。

  再次,小说回归现实,更回归一种正义,一种文化高地。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在创作过程中,很容易把腐败产生的根源仅仅归结于人性的善恶,而忽视或有意回避了对孕育腐败的官场体制的反映与思考,作家也要有广阔的视野和宽阔的胸襟,纵横对比,用系统思维,统筹写作,探索创新。《人民的名义》写出了正面力量的英气与一个时代的正气,既引人深思,又催人奋起,让老百姓感受到了我们国家铁腕反腐的信心和决心,看到了民族的希望和未来。《人民的名义》没有一味的迎合读者和市场对权色交易等腐败生活的描绘上、对个人隐私的直接揭露上,对“潜规则”的过度解读上,对官场“神秘地带”的曝光上;从整个小说来讲,除了“抓贪官”,更注重挖掘由腐败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充分表现了人民的关切和时代精神,在呼唤一种正义,呼唤一种官场正常的政治生态。《人民的名义》不仅写出了当下反腐的复杂性、艰巨性、多面性,更将其提高到了依靠法律制度进行反腐的高度上,正面回应了人民的呼声和社会的诉求,这些都是思想和艺术上的突破。《以人民的名义》向大众表明:政府公信力从未缺席,并正在加强!以人民名义、向人民负责!我们正在以实际行动反腐倡廉,稳步发展!

  当然,文学不可能离开现实,一个作家也不可能脱离生活,即使科幻作家也是基于现实而发挥想象的;作家应该站在时代的前列,用“心”写作,写出世道人心,写出时代的深刻性、精神上的复杂性和人性上的丰富性,写出无愧于人民和时代的作品;伟大的作品还需要作者的家国情怀,灵魂再造,否则只能是平庸化的重复写作,难以抵达写作的高度和深度。任何经典的作品都要经受历史和时间的考验,才能体现出其生命力。不能仅有短暂的快感而没有作家的疼痛感和历史、阅读的记忆。周梅森说过:“一个伟大的时代,需要有一部分作家站在社会的前面。我尽我所能,希望可以记录一个伟大国家,一个伟大民族的艰难崛起的过程。”虽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个性和特点,但作为一名伟大的作家,要有敏感的现代写作意识,要关注、研究我们社会转型期的种种问题,真正切切为人民写作;不能无视我们当下火热的现实生活,不能自斟自酌,仅仅关心自己内心的小众感受,以写“纯艺术”为名,回避现实,躲避问题。毋庸置疑,《人民的名义》是一个时代的写照,近十年来里程碑式的反腐作品,在文学边缘化的今天,小说和电视剧互动,紧抓历史机遇,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但不能仅仅让“大尺度”、“戏剧化”成为人们饭后的谈资,还应该在深度和广度上、人物的丰满度上再下些功夫,虽然作者已经很努力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