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新闻>渭南

冯旭荣诗集《落叶有声》出版发行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0-08-25

  冯旭荣诗集《落叶有声》冯旭荣诗集《落叶有声》出版发行已由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本诗集选取作者本人创作的现代诗100首,其中60余首曾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诗集分“乡风地韵”、“寄情山水”、“岁月留痕”、“心灵守望”四辑,主要是对家乡风光风情的赞美,对祖国美好河山的抒情讴歌,对美好生活的描绘展示,以及对人类精神家园的固守期盼。陕西作家网特推荐本书书讯。

  

  渭南市作家协会主席 李康美

  巍峨壮丽的华山,吸引着天下的游客。华山脚下的文学赤子们,也把华山看作是他们的精神高地。冯旭荣先生生于斯长于斯,应该是纯粹的华山人。在他生命的长河中,已经和华山密不可分。他看惯了华山的春夏秋冬,看惯了华山的烟火重生,长期以往,他也会把大自然的岁月变迁,满山遍野的兴衰枯荣,化作属于他自己的文学审美,《落叶有声》这一本诗集,首先也是对华山深情的馈赠。

  冯旭荣和我已经有着多年的交情,在我的印象中,冯旭荣的性格是温和的,心胸是清澈的,做人是正直的。每当一群朋友坐在一起,他就会始终保持着倾听的姿态,脸上也始终保持着真诚的笑容。一旦开始讲话,他也是理性大于激情,绝不会居高临下,更不会盛气凌人,因此就获得了众多朋友的信任和信赖。天地广博,大道至简——我想这正是诗人们对于创作之旅的概括。胸无广博的天地,开阔的视野,就会缺失诗意的格局;而在文学的领域中,诗词创作又是最简洁的形式,这就必须具有语言的张力和思想的厚度。冯旭荣的人生经历很丰富,又生活在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中,何况他在15年前就出版了第一本诗集,这就如同人生走过了童年期,成长期,渐渐地走向强壮和成熟。阅读《落叶有声》这本诗集,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作为诗人,这已经是一部成熟的作品。甚至在关中东府诗坛,冯旭荣也拥有了自己的视界,奠定了自己的诗歌特色。

  在80年代中期,中国文学也曾经被西方的意识形态大范围笼罩,比如真是出现了“愤怒的诗人”“抑郁的诗人”,出现了朦胧诗,抽象派,他们把这些统称为“现代主义”或者“先锋文学”,一时间就给众多的文学青年造成无所适从。在那种“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纷乱中,接着又是口语化写作大行其道,和朦胧抽象的东西反其道而行之。所谓的“先锋文学”,极容易给普通的文学作者造成误导:好像先锋就是先行者,就代表着与时俱进的方向。其实以“先锋文学”自居的人,几乎都代表着“迷惘”和“抑郁”,其作品也都是用荒诞不经的方式,嘲讽社会的弊端,揭示社会的问题。而口语化写作,又把诗歌弄成了白开水,尽管也有暗含和寓意,但总的来说,道路也会越来越窄。中国的文学传统告诉我们,众多的文学志士同仁,还是呼唤着回归田园,重建精神之乡。陶渊明构建的精神之乡桃花源,已经成为文学的经典;王维构建的辋川世界,曾经让多少人陶醉其中。所以说,每当文学领域又要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尽管同样需要创新,但是最不能忘记吸取前人的智慧,最不能缺失对经典的致敬和接力。

  体察冯旭荣这本诗集,大多数就可以概括为是田园诗,起码可以说是乡土叙事和民间叙事。他把文学的根基牢牢地扎根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他用全身心丈量着故乡《春风的厚度》;他和每一个父老乡亲一样,享受着《麦田里的阳光》和《正午的月亮》,从而就有了《收获的季节》。这是冯旭荣人生的收获,也是冯旭荣文学的收获。通过冯旭荣编辑在诗集中的“乡风地韵”这一组诗,我们大体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冯旭荣创作的心态已经发生质的变化,文字饱满而有力,诗意婉约而飞扬。风轻盈如羽\ 振翅的舞台\ 风总能从云中抽出音符\ 缕缕雨丝\ 指挥花草的合唱\ ……冯旭荣在这本诗集中,如此的句子比比皆是,我觉得读者也会记忆深刻。“风总能从云中抽出音符”——抽出什么音符呢?这就是联想,这就是意境,这就是让作品走向悠远,走向深刻了。云中的音符行程万里,并且在风的驱动下,和整个世界相连接。家乡的其音其形,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也就有了广阔的味道,也就有了反省和反思的思考。而缕缕雨丝,指挥花草的合唱,又是一种别致的叙说,体现了诗人天人合一的理念和乐观主义精神。冯旭荣用细腻的笔触抒写着家乡的“风物志”,抒写着时代变迁,起废沉浮,通过鲜活生动的句子,对家乡的情感更加丰厚。

  除了“风物志”,《落叶有声》的许多篇幅还是在写“人”。冯旭荣写人也不是专门为人物立传,也不是把人物的故事写成了叙事诗,他仍然借助诗歌的本质,大道至简的刻画着“人”的精神世界和精神力量。比如他在《华山挑夫》中写道:一根扁担\ 筑起山的巍峨\ 一根扁担\ 丈量心的宽阔\ ……这样的句子,让我不禁想起“山高人为峰”诗句中的哲理,想起华山挑夫的坚毅和艰辛,想起他们连年累月的脚步,也足以筑起精神的高峰,也同样是对生命的超越! 另外冯旭荣又在《手拉犁的女人》中写道:本该属于男人的劳作\ 让女人拉出一种沉重\ 远方工地上同样有一双手\ 操持着相同的感觉\……尽管我不知道农村目前还有没有如此原始状态的劳动,或者是冯旭荣早前的作品,但是我相信这仍然是没有终止的一种生活状态和生存状态,女人坚守故乡,男人出外打工,冯旭荣抒写的此情此景,也应该是呼唤人的尊严,也应该是对人们生存状态的关注和痛心。

  当然,作为一个诗人,冯旭荣的视野和诗情也不仅仅停留在家乡的土地,他的步履匆匆离去又匆匆归来后,对家乡又有了新的认识,新的感觉。外部的世界让他又站在新的高度,观察着祖国的沧桑巨变,对儿时的记忆更加清晰,所以才有了“滞涩的水,静止的风,都在酝酿发酵机会”;所以才有了“农人的作品,成熟在一块块麦田里,漫山遍野跌宕起伏,风中摇曳的姿态”。随着农耕文明已经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机械化也在快速地代替了繁重的劳动,冯旭荣那些往昔的诗篇,既表现出一种急切,又内含着一种忧患,但是说到底都是对于家乡的期待和希望!诗人的梦想久远绵长!

  最后我想说,自从冯旭荣15年前推出自己第一本诗集之后,至今也是年久的相隔,所以这本诗集可能是他多年笔耕不辍的积累,这就难免在诗质诗意上有着参差不齐的现象,文笔也有岁月留下缺陷的痕迹,尤其还必须提高文学创作的现代意识和现代观念,观念更新是走向升华的前提。如今华山已经有两条索道,我希望冯旭荣在创作的道路上,还是要记着“自古华山一条路”,因为只有经历艰难的探索,不断的攀登,才能觉得无限风光在险峰!

  作者简介:

    冯旭荣,陕西华阴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渭南市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华阴市作家协会主席、党支部书记,渭南日报签约作家,《华山风》杂志主编。著有诗集《风之草》。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