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新闻>西安

“‘终南性灵’启帷暨首届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10-22

  2018年10月14日,“‘终南性灵’启帷暨首届学术研讨会”在陕西师范大学学术活动中心举行。近40位专家学者及散文作家参加了会议。

  散文作家陈嘉瑞,在2017年出版的小品散文集《终南漫志》的基础上,针对近年来散文创作的现状,首次提出了“终南性灵”的创作理念,归纳出“有我写作,直抒胸臆,不事雕琢,神韵灵趣”的“十六字纲”。同时创办“终南性灵”微信公众号,得到散文名家陈长吟、李汉荣、刘云、和谷、张艳茜、理洵等的大力支持。费秉勋先生对“终南性灵”的主张十分赞赏,以出任“终南性灵”总顾问的方式表示支持。著名评论家仵埂先生、资深散文编辑姚逸仙先生,资深媒体人郝振宇先生、高校教授王红相先生等,都对“终南性灵”给予热心支持。与会专家学者对“终南性灵”的出现,表示极大的关注和祝贺。

  作为一个文学流派,“性灵”主张源远流长。钟嵘的《诗品》提出了性灵的文学主张,公安派的“三袁”打出了“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招牌,袁枚主张“性灵说”,明清的诸多作者实践性灵写作。近代的周作人、郁达夫,当代的孙犁、汪曾祺、贾平凹等,都属于性灵写作。

  研讨会开始后,总编辑陈嘉瑞先生致欢迎词。陕西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对“终南性灵”的出现用了“三个需要”给予肯定:一是文坛需要。从古到今,文学创作上有各种派别,从明清到五四,各种民间组织,促进了五四新文学的诞生。文坛需要百花齐放,他对“终南性灵”寄予期望,期待由此掀起一股清凉之风,带来大自然草木般的芬芳气息。二是朋友需要。文学也需要抱团取暖,这是志同道合的文友间共同愿做的事。当年以贾平凹为主的“群木文学社”,其实也就是一个自发的朋友圈,促成了后来诸多本土文学大家。陈会长说陈嘉瑞有自我追求,他的《终南漫志》就是一部性灵文学。今天“终南性灵”正式启航,是文学界的一件喜事,后面可做的事还有很多。第三,就是要坚持!只有坚持下去,才能成功做成一桩事业。

  著名评论家仵埂先生指出了“终南性灵”出现的意义。他说在陕西省内,还没有谁能亮出这样一面旗帜,没有谁提出艺术的追求目标。这些年个性不见了,流派风格不见了。民国时期有各种文学社团,创造社、文学研究会等,各自有不同风貌。今天,“终南性灵”出现了,是一件喜事。公安派当年提出“性灵说”是有对手的,它对面一定有敌人。不光有接纳、赞同,还有拒绝。如今我们有各级作协组织,但只是囊括了域内作家,没有注重个人风格。他赞赏终南性灵独树一帜的做法,提倡写作要直直刺向内心深处,表达真实人的东西。要勇敢起来,用手中的笔表现出那些深层的喜悦与痛楚,不要浮光掠影,要谢绝肤浅。他还对当下网络产生的一些“时代英雄”予以肯定。公安派的主张面对的是一座大山,他要把大山移开。我们的时代缺什么?文章能否刺向时代的病灶!他寄语“终南性灵”要有独立的、崭新的自我面貌。

  《延河》资深编辑姚逸仙先生分析了“终南”的地域性,说这可以是陕西文化的一个代表。当年英国的湖畔诗人最初也是几个人,后来催生了英国的浪漫主义文学的兴起。中国目前也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但是,文字浩若烟海,文学渐行渐远。没有经过编辑的文学,是不完美的文学。这些年,中国损失最大的就是文学编辑队伍。而缺编辑的时代,文学不会走得太远。“终南性灵”的试运行,陈嘉瑞从纯原创走向编辑,平台文章有了编辑的痕迹,是一件大好事。通过一个优秀的公众号,亮出性灵文字的风格。

  总编辑陈嘉瑞先生向大家汇报了“终南性灵”运作以来刊登的代表性作品,讲述了平台选稿的要求和粉丝们的各种反馈。长安作协原主席王渊平先生说,性灵文学是一种风格,一种审美。美的传承和每个人息息相关,靠美在呈现。文学是自信的表达。中国是一个散文的国度,诗太小众,小说太大众,而散文好读,温润,情感更易于表达。 在还没有自媒体的年代,大家往往都在看一种文体,厌倦了一种面孔;而现在的好文章,恰恰在自媒体。美是离不了的,但文重在思想性。关照内心,关照自信,性灵文学就是拒绝虚假,追求真实!

  长安作协主席、“少陵文化研究会”创始人张军峰先生的发言一开口就带有禅味儿。他说行走间看路人步子轻盈,面色淡定,那定然是思想也接受了新的文化洗礼而心态轻松。人只有心灵澄明了,做事也就自如、健康了。他说我们看佛常有光圈,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发光发热体,写作者更是一个自带光圈的思想先行者。有高度就能在文章中体现出深度,写出透彻。他还说到镜子、照片、本人和你看到的自己和他人眼中的自己——只有多方面参照才能得知真实的自己。“我常坐在少陵塬畔,感觉得到那些与心灵相通的东西,我觉得与过去那些先贤智士有了呼应……”

  陕师大出版社的舒敏女士思维锋利,她对“不事雕琢”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碑林作协主席萧迹说我们不要互相吹捧,不能停滞于象牙塔。“终南性灵”启发我们探讨一种“终南精神”。市文联《西安文艺界》编辑蒋书萍女士的文章也是一派空灵,她说文学是写灵魂的,即性灵,而终南山符合一切审美。终南性灵,有一切可能性。汉中作协副主席周吉灵先生说,他从汉中来,他不认可“终南”二字的地域性,它更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的象征。终南性灵杨凌站主任王红相先生活泼风趣,已事先有一篇发言稿传上平台。他笑问今天怎么没有“吵”起来?大家都太儒雅了。他与终南性灵是一拍即合,当即表示“入伙”。他说文学的诗意表达,就是性灵。一个人闷在屋里写文章是写作,一伙人在一起做事是事业。“西北作家”主编王炜、宝鸡站主任楚秀月、阎良作协主席冉学东、未央作协张鹰、副主席丁民信,以及给予终南性灵支持的企业家聂志宽先生都做了精彩发言。受邀的企业家蒋延年先生说,他认识陈嘉瑞,是从陈先生的《终南漫志》开始的。他从读者的角度幽默地说,文学作品要有看点,如果像我这样有钱有闲的读者都不想看的话,你们做文章又有什么意义?遗珠文化传媒总编野水先生说,这是一个快节奏的社会,但人的内心是渴望慢节奏的。我从陈嘉瑞先生创办“终南性灵”的作为中看到一股雄心在里面。一个团队,团长是什么样的文风,团队就是什么风格。“终南性灵”,有自然的灵性在里面。性,真性;灵,灵动。从选稿来看,平台的风格,延续了陈老师的文风。我相信以他多年的作家及编辑造诣,他会给好的散文以一席之地。终南性灵里的好多作家是高水准的,他们超越了当下好多尸位素餐的所谓作家,大有可为。

  李汉荣先生不能到会,他给研讨会的题词是:“空潭泻春,古镜照神。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敬录司空图《诗品》句,祝终南性灵抱朴守真。”刘云先生对研讨会的题词是:“秦岭是‘石性’的,因此得称‘父亲山’,秦岭又是‘水性’的,它孕育了汉江在内众多的河流,因此它也是母亲一样的山。父亲和母亲从不争论自己的付出,这就是秦岭最大的性灵。不争的秦岭亿万斯年就在那儿,与古老的中国谐音。以此寄望终南性灵。”张艳茜所长对研讨会的题词是:“‘有我写作,直抒胸臆,不事雕琢,神韵灵趣’。 ‘终南性灵’的十六字纲说得极好。散文的背后站着一个人,是这个人的人品格调、精神空间和心灵境界。惟有透彻的个人感悟和锐利的精神发现,才是维护散文个性的重要力量。所以,‘终南性灵’主张‘有我写作,直抒胸臆’。散文最大的敌人是虚伪和作态,它崇尚自然,向往兴之所至。没有了自然、真心、散漫和松弛的话语风度,散文的神髓便已不在。好散文,就是那些在平常的外表下蕴含着不平常的精神空间的篇章。当然,写出好散文,要有与生俱来的悟性和灵气,但也需要舍得花功夫去阅读,去修炼自己的文字。所以,‘终南性灵’追求‘不事雕琢,神韵灵趣。’让我们共同为好散文创作而努力!”黄山的程明清先生给研讨会的题词是:“终南性灵,尺幅千里,言近旨远,别有韵味。”新疆克拉玛依文联主席李显坤的题词是:“终南何有?明月如洗。君子至止,目极千里。共此韵味,直抒胸臆。同秉性灵,一以贯之。”会上还宣读了未到会者刘云、张艳茜等人的贺词及书画家赠送的书画作品,举行了“终南性灵”揭牌及给顾问、驻站主任颁发聘书仪式。

  (王亚凤,笔名马铃薯,陕西省作协会员,未央区作协副秘书长。)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