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新闻>西安

青年诗人陈朴的诗集《宽恕》出版发行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9-12-27

  日前,陕西省作协会员、青年诗人陈朴的诗集《宽恕》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宽恕》收录了作者2013年至2019年期间精心创作的100多首诗歌作品。陈朴诗歌关注当下现实,大多是从切实的生活体验出发,无无病呻吟之作,亦无故弄玄虚之态。诗集部分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扬子江》《草堂》《延河》《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安徽文学》等国内公开刊物,有些亦为首次面世,同名诗歌《宽恕》入选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栏目。

  陈朴著

  2019年10月,四川民族出版社

  关于诗集《宽恕》的名家简评:

  陈朴的诗,是从自我生活经验土壤中绽开的精神花朵,未化妆的技巧和语言,同浓郁的人间烟火气遇合,却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与启迪。

  ——罗振亚,著名诗人、评论家。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南开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

  陈朴携带着厚重的文化传统,从生活的磨难中发现诗意。在他明快律动的诗句中,蕴涵着一种关中大地特有的朴实和灵气。

  ——师力斌,著名诗人、评论家。《北京文学》副主编。

  陈朴的诗歌主动抛弃了一切形式上的繁琐,直接指向了对他生活的土地上,一切生物的悲悯。

  ——李莹,青年批评家,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评论委员会主任,西安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个人简介:

  陈朴:1985年生于陕西宝鸡秦岭山下。2004年毕业于杨凌职业技术学院,曾服役两年。有作品见于《光明日报》《文艺报》《诗刊》《星星》《草堂》《延河》等,获得第三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评论提名奖。陕西省作协会员。

  

  部分诗作欣赏

  

宽恕

  黄昏时分的天空,乌云密布。

  一阵凉风从远方吹过来,筑巢的麻雀

  停了下来,等待着浮动的树叶

  重归平静。头顶的乌云

  在天际慢慢散开,我深知这流动的云朵

  其实就是我这一生的写照。

  这一天,我不会哀叹临近暮晚的时光

  我深知这片大地上的每一个生命

  都和我会一起苏醒、呼吸。正如暴风雨来临前

  一只觅食而归的蚂蚁,在回家的路上

  遇到了另一只空手而归的蚂蚁。

  

 

隐痛

  就这样吧

  开一块荒地,种一片小麦、一片油菜

  没有拖拉机,没有耕牛,不叹气

  没有风调雨顺的好天气

  就做一个稻草人,让它站在地中央

  去震慑麻雀和小兔子,去替我

  经历生活中的苦辣,把那些细碎的酸甜

  留给我,让我忘掉背上那块伤疤

  记住妻子的初吻

  

洪水

  洪水替雨水背负着罪名

  四处逃逸。淹没房屋、田地和生命

  雨水是甘霖,洪水是猛兽

  村庄有太多的泪水,于事无补

  人间有太多的苦水,倒不出来

  远与近

  远山不远。只需一只白鸽

  借我一双翅膀。

  威尼斯不远,我站在地球仪前

  伸出一根小拇指,就可搭起一座桥。

  

万物生

  炊烟生于村庄

  芙蓉生于淤泥

  雾霾生于煤烟

  江海生于溪流

  我轻抚皱眉的一池春水

  青蛙和蛤蟆,就一蹦一跳的

  生了出来。

  苔藓密布。浮云生于

  浮云。

  

草木心

  一些看不见的事物

  常常存在着,又躲避着、隐藏着

  不愿意暴露出来自己的影子

  我心如草木,从不奢求路人

  提一桶水来给我解渴,也从不抱怨

  风雪无休无止的侵袭

  对一粒尘埃,我时刻保持有一颗

  警惕之心。相反对于一株草木

  我则常常怀有一颗

  恻隐之心

  

在人间

  风雨飘摇的夜晚

  孤枕难眠的人,练习用拳头砸墙

  东屋父亲的叹息不止,烟头的火光

  就不会熄灭。

  西屋凌晨传来微弱的哭声

  引起院子里,一阵阵鸡鸣犬吠

  雨过天晴后,蚂蚁开始出洞觅食

  蜘蛛也开始重新结网

  在人间,我是一株秋天的芦苇

  迎风摇曳的日子,就能预感到

  冬雪覆盖的样子

  

这些年

  这些年,去殡仪馆的次数

  明显增加。医院越来越多

  床位,却越来越少

  这些年,体重快要由蜗牛变成耕牛

  这些年,视力快要从小孩变成老头

  这些年,人和天气的默契度

  始料不及。昨晚还挺立在路边的一棵树

  一觉醒来,就变的

  弱不禁风

  

隐身术

  每次回家,我和妻子

  都是争先购买油、盐、酱、醋

  和新鲜的水果、蔬菜

  比起爷爷的英年早逝

  比起奶奶晚年多病的身体

  我知道,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根本无法填平,父母心中

  那份埋藏多年的痛楚

  我恨不能,施展出我的“隐身术”

  让我变成替身,去工地上

  端砖、筛沙、砌墙

  让父母坐在我的办公室

  喝一杯热茶

 

 羊

  一只羊,在山坡上吃草

  一只羊在山坡上吃完草

  又跑到了山坡下的小溪里喝水

  一只羊喝完水,盲目地

  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而忍不住回头

  看看身后山坡上遍地的野草

  这只孤单的羊,它怕明天就再也看不到

  眼前这片郁葱的草地了

  我看它的时候,它警觉的转过身

  疯了一般,朝山坡狂奔而去。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