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新闻>西安

刘栓:以卑微俯视傲岸 ——评《心灵的灯盏》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0-09-01

  武大郎、秦始皇、土行孙、侏儒公主、蚂蚁与大象……这是诗集《心灵的灯盏》中,诗人王庭德用以抒写爱情诗的独特意象。显然,在这些奇僻的意象里凝聚着诗人对于爱情与生命的独特体悟。

  歌德说,哪个男子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追求。然而对于遭受上天别多苛待王庭德来说,他对爱情的渴望和体验就尤为与众不同;而先天与后天的无端遭磨,又造就了诗人王庭德敏感多思的气质。所以,王庭德以独有的沉郁内省诉诸笔端的诗歌,就自然呈现出一种幽深、繁韧、瑰丽、郁勃的特点。

  《心灵的灯盏》中,诗人王庭德用这样唯美的诗句描绘爱情:“你真的来了 天分明却下着大雨/听见檐水叮咚地打在你的伞上/你来了——/嗯——”然而,这不过是诗人的梦境,现实中没有恩爱默契和蜜意缠绵,他能做的只是悱恻的热望和悱恻的等待:“我在坐立难安时思念/思念爱人手持的搪瓷杯子//你不曾遇见/高大橱窗外寒风素裹的人/时刻默默守望你的出现”。

  苦苦暗恋之后也曾勇敢表白,但结果却是:“第一次大胆表白是遇到你/美丽的女孩我好想和你在一起/唯有我的行李箱里/你的照片 一直那样清晰”。因为“我”是个侏儒,“我”倾尽一生勇气的表白如注定般失败了,但这颗向往爱情的心却永远热搏,诗人以其质真的良善和纯净的灵魂,内化了现实的悲痛和绝望,转变了爱的方式,以一种不惧千难万险的远远守望来默默祝福:“我要爬上高高的山顶/哼着你儒先生的小曲/ 脑中全是你的背影……也许在那高耸入云的山顶/我可以遥望一个城堡/城堡里是你和他/最美丽的爱情”。

  “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诗人王庭德能以这样细腻绵韧的情感来憧憬爱情、又能以如此伟岸的豁达姿态来祝福爱人,无疑来自诗人深沉的生命体验。

  知道王庭德的人,都知道他所经历的岂止是“吃得苦中苦”,生命先天的残酷和生活后天的逼仄,加诸诗人的又岂止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身高1.16米,肢体残疾,出生于父母均有智障的贫苦家庭;两年如一日窥窗旁听感动校方,得以旁听开蒙;依靠社会的关怀资助,勉强读到初中;小小年纪进入社会,做过洗碗工、卖报郎。现实生活中的伤痕也每每见诸笔端:“滚出去吧你个小矮人/老板请给个机会/来吧喝完这三瓶这钱就是你的/老板您开心就好 不打赏也没关系/都不容易 拿手机来 给你扫一千”。

  欣慰的是,在无比悲哀的现实遭遇中,诗人王庭德并没有退缩、消沉、堕落。他不遗余力地追问生命:“我太矮,除了我没有更矮/矮得让你怀疑我没有任何信念/在地毯缝里捡拾着面包屑/在冬天的稻田里画炊/这让我夜不成寐”。在这痛苦的思悟中,喷薄出着对于生命的坚强信念:“我太矮,我矮得出奇/矮得你很少察觉到我的真实存在/只是女娲用她残剩的温泥/和余下的力气在最后捏成/这让我感动万分/我想我也必定有这分超凡精神”。终于,诗人以一种奇崛的主观战斗精神完成对残酷生命现实的超脱,诗人的灵魂也在痛苦中涅槃,获得无比傲岸的生命境界:“我太矮,矮是我的本色/矮得就像一滴水渗在泥土里/当你真正站在高处屹立成峰/看着我在真正的低处蠕动/这让我泛起一片涛声/我想我们彼此的眼里只有风景”。

  诗人将这样的心路历程用诗歌表露给读者:“我曾以苦难和艰涩/体恤这个世界的温柔/我曾以晴空万里的性格/踏过人生的晦暗与低迷/身残志坚,化茧成蝶/那就是我生命的样子”。并以温柔的诗句把坚强的人生宣示读者:“一切的坎坷磨难/都战胜不了一颗强大的内心/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开辟出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正因为如此,诗人忧郁中喷薄出来的抗争和超脱,尤其能给读者一种更加深沉浑厚浩瀚的力量。这就是《心灵的灯盏》的独特魅力所在。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