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要闻

高建群谈"统万城":中华文明发展链条上的一节

文章来源:大众日报发表时间:2013-01-28

  高建群,新时期最重要的西部小说家之一,与陈忠实、贾平凹并称为“陕军东征”的“三驾马车”。

  鸠摩罗什,是一个承传释迦牟尼所创立的佛教教义的僧人、宗教学者和佛典翻译家,对佛典的中国化,以及三论宗、天台宗、成实宗、净土宗的确立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而赫连勃勃则以匈奴与鲜卑两族的混血生命,信仰复仇,以连绵不已的征战,先后征服了威协铁弗族的东西匈奴,建立了威震北方的大夏国,修筑了统万城,后又南下攻关中,即位灞上,是一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魔式的战争之神。这两位年龄相差了37岁的历史人物,却被作家高建群以辉煌的想象力写进了《统万城》这部历史小说中,再现了他们各自非凡的人生经历和历史业绩,在遥远的时间和空间背景上,让大善和大恶相望、相交、相撞击,成为一则永恒的历史和人性的寓言。

  “统万城是匈奴民族留在大地上的一声绝唱,而匈奴民族在亚欧大草原上的几百年飘荡,也许是世界史上最悲壮的史诗。“

  ——高建群

  近日,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在沉寂20年后,推出了长篇历史小说《统万城》。这部作品和他20年前震惊文坛的《最后一个匈奴》一样,依旧以诠释匈奴民族文化为主题。这部史诗性的经典大作,以其特有的东方美学和东方智慧,向世界诠释着匈奴文化。

  笔者:赫连勃勃在柏杨的《中国人史纲》中是一个十足的暴君,《统万碑文》也被视为中国史上的丑文,残酷、暴虐、愚昧,这在一般读者心目中形成了固定的认识。你对柏杨先生激烈的贬斥持怎样的意见?

  高建群:千万不要盲目相信历史学家为我们提供的所谓历史。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关于赫连勃勃,这个完成匈奴民族一声绝唱的草原英雄,这个修筑了一座辉煌匈奴都城的五胡十六国之大夏国的君主,有理由被我们记住。我想说的是,每一个民族,在他们历史的发展进程中,所进行的生存斗争,都值得我们后人尊敬。

  笔者:最近统万城是一个热点话题,刚刚进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候选名单,央视又有一个同名纪录片要开播,你也参与了这个纪录片的拍摄,这部小说和这部纪录片有什么联系吗?小说创作,是否也有振兴地方文化的考量?

  高建群:作为中国的城市来说,统万城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因为它是一个世界性质的城市。政府官员说,我的《统万城》小说以及随后拍摄的统万城电影电视剧动漫,达到三个愿景,一是大投入大回报,二是将统万城遗址打造成旅游热点和旅游目的地,三是促使统万城申遗成功。我同意他们的话。关于纪录片,我只是审片时去看了一下,提了一点儿意见,他们用了我关于统万城的话,仅此而已。

  笔者:在这部小说中描绘了很多西域的奇异风光,你也在新疆地面上行走了多年,除了统万城您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是值得人们去探寻的?

  高建群:我今年去了一趟新疆,这是四十年后重返白房子。我对新疆作家说,西域地面有那么多的文化沉淀,随便挖出一点儿就会让世界震撼,世界三大古游牧民族,其中的古阿尔泰语系游牧民族和古雅利安游牧民族,就是在大小阿尔泰山山脉消失的,所以法国人类学家汤因比说,新疆是世界的人种博物馆。真的,中国的西部太辽阔和太厚重了,和西方世界又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任何一个小题材都有可能是一个世界题材。

  笔者:你在书中反复对比了赫连勃勃和阿提拉的经历,你认为赫连勃勃和阿提拉的历史地位是相同的吗?是否暗含了通过小说艺术实现一种历史文化整合的意图?就如张承志的《金牧场》?

  高建群:赫连勃勃和阿提拉,两个历史人物,两个悲剧英雄,两个唐吉可德,西方的文化用“上帝之鞭”一词向阿提拉致敬,东方的文化视赫连勃勃为“大恶之花”。我的小说是想告诉人们,赫连勃勃是一个存在,是一个草原英雄,是中华文明发展史上链条上的一节。

  笔者:《统万城》的主题词是什么?

  高建群:五胡十六国时代,是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和拐点。这部小说以两个人物——“大恶之花”赫连勃勃和“大智之花”鸠摩罗什为视角,完成了一次大穿越、大概括。

  匈奴民族退出世界历史舞台,是一个大事件,汉传佛教的创世纪更是一个大事件。这部小说就试图诠释它们。它做到了吗?不知道,但是它试图这样做。

  笔者:听说电影《统万城》正在紧锣密鼓的运作,电视剧和动漫也在进行中?

  高建群:电影《统万城》是大制作。目前著名编剧芦苇(电影霸王别姬编剧)正在创作剧本,想春节前把剧本初稿拿出来,过年后导演介入,进入快车道。陕西一家最大的民营企业买走了电影电视动漫的改编权,他们正在运作。电影有可能要依托西影厂,电视剧可能要依托西安电视台。投资方跟他们正在协调。

  电影方面已经和匈牙利方面联系了,将来阿提拉大帝部分,在匈牙利取景,赫连勃勃部分,主要在陕北取景。有个愿景,希望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通过这个渠道,世界范围发行。

  慧珊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