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文学评论

苟天林、刘玉琴为《拂娑大地》打call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12-03

  

  让人们真切地听到时代的脚步声

  陕西作家邢小俊立足于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家乡,写出了长篇纪实文学《拂挲大地》。这本书,通过实实在在的乡村故事,通过家乡父老乡亲的亲历亲为,一点一滴地报告了中国农村摆脱困境,农民致富的消息。让人们真切生动地听到了时代的脚步声,看到了我们的父母和乡亲,看到了我们自己的童年和今天。同时,也看到了我们民族的伟大和深厚,过去和未来;看到了中国乡村的可喜变化和光明前景,看到了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远意义。

  我觉得这本书有四个鲜明特点。

  鲜明的时代精神。邢小俊的《拂挲大地》,把舞台放在陕西的铜川耀州,把根子扎在他成长的、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让义村”“让礼村”。作者以时代的大视野看它的过去,看它的变化,看它的成果,看它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它不是说教,而是人人所有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是家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谋划,是人人能感受到的发展和变化。

  在书中,新时代的各种成果,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新事物,在这个村先后都出现了。群众的根本利益、民主权利得到了保障;电商出现了,医疗改革出现了,互联网出现了,青年人上大学、外出打工、回乡创业也出现了等等。这个普通乡镇、山塬村庄和时代、和国家、和民族的呼吸、命运、成长休戚与共、熔融一体。

  我国有2000多个县、40000多个乡镇。如果我们的作家、艺术家都能够这样深刻地去解剖其中的县,认识其中的乡镇,倾听它的呼吸,观察它的风采,明晰它的脉搏,以作家、艺术家特有的见识和才华去反映、去创作,那么,中国文化的繁荣兴盛就必然会实现。这正是我们所倡导的时代精神,是时代的呼唤和人民对优秀作品的期盼。

  深厚的文化基因。邢小俊在这本书里讲到了众所周知的事实:人类的四大古老文明,只有中华文明绵延不断,传承至今;而中华文明的核心、基因和根本,中华文明的力量,中华文明给人类的昭示,不仅有丰厚的文献典籍,更生动更直接的是蕴涵在祖国的大地上,蕴涵在祖国博大精深、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中,蕴含在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心灵和生活中。

  作者在全书开始就讲到“天爷”。“天爷”是陕西关中老百姓平时对“天”的称呼。老百姓把天打雷叫“老天爷说话”,把天亮了叫“老天爷醒了”,把主持公道叫“老天爷在上”“老天爷看着”。我们就是在这样一块土地上生活。它是什么,它就是我们中华文明的“天人合一”。在邢小俊的这部书里,贯穿始终的一个基因,一条根脉,一个灵魂也是“天人合一”。

  同时,这本书中的主要场所“让礼村”,就是陕西耀州的“让义村”,是以唐代书法家、太子太保柳公权与其兄柳公卓谦让墓地而得名,在当地实实在在存在的。这里正是邢小俊的家乡。为什么要选“让义村”,为什么在行文中既讲“让义”又讲“让礼”?“仁义礼智信”,这不正是我们中华文明、文化的“五常”吗?“温良恭俭让”,这不正是我们中华文明、文化的“五德”吗?在“让”“礼”这个概念下,在今天的新时代,耀州的“好人现象”层出不穷,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取得了累累硕果。深厚的文化基因,耀州33万人民的传承演绎,在作者笔下表达得淋漓尽致。

  浓烈的真情大义。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大义?我们看一看作者和书中所提到的乡亲们,怎样对待老人们讲的“古经”,怎样对待祖辈继承的“传统”,怎样对待“栽树”“修路”这些日常的生活,怎样对待我们脚底下的那一块土地,就能感受到对国家、对家乡、对土地的那一种真情。在这样一个普通村庄里,人们从小到大,乡村的“先生”是怎么搞教育的;外边来的客人是如何看待这个乡村的;而乡亲们又是怎样看待外边来的客人的;村头的一棵树,树上的那一个鸟窝,村里放药锅的那个地方和药锅的用法……这些都蕴含着真情、深情,都蕴含着为人之义、为家之德,都蕴含着中华民族的真情和大义。

  自觉地担当和责任。中华民族从《诗经》至今,不乏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习近平总书记说,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我们的先人早就认识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道理。阐释中华民族禀赋、中华民族特点、中华民族精神,以德服人、以文化人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今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百年梦想,需要更多有见识、有担当、有智慧的文学家、艺术家;伟大的时代为文学艺术创作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也必然会迎来文艺繁荣的春天。青年作家邢小俊的实践和贡献有突出的示范意义。

  (作者:苟天林,《光明日报》原总编辑)

  凝视故乡,发现蓬勃之美

  世间宏阔深邃的基因和密码,都无声地隐藏于土地;匍匐在土地之上的人是神奇的解密者。与土地与农人对话,是人类最深奥的哲学命题。世界上唯有土地永恒,与明天同在,并追问揭示着人类从哪里来,将去往何方。

  作家邢小俊《拂挲大地》(作家出版社出版)以渭北高原陕西铜川耀州区为原型,以正、反、合三个篇章,以鲜活的时代性、深沉的思考性,展示了一个令人振奋的中国新农村的蓬勃图景。作品中的让礼村,是泾渭流域典型的农业村社。它是耀州区乃至铜川地区农村面貌焕然一新的缩影。20世纪30年代,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创建了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今天,在培育中国共产党成长壮大之地所发生的惊心动魄的变化,是对当代中国“乡村振兴”战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正确的形象证明。作者以新闻捕捉能力和文学描述功力,展示了时代的进步,揭示了进步的根由。在邢小俊的笔下,当下的村庄日益鲜活立体。他在凡俗的生活中发现并提炼出力量和美,又把村庄的劳动、生活、人文、季节、生老病死搬进文字,对乡村进行充满诗意的呈现。新闻的敏锐判断与文学的雅致凝练,呈现了一个新农村代表性村庄的历史韵味和现实意义。作品的独特价值,正在于新闻和文学有机结合而产生的新图景。

  与广大农村一样,由于时代变迁,让礼村暮霭升起、倦鸟归巢的景象早已渐行渐远。而正如人类来自黄土,终将还要回归黄土一样,乡村,以一种完美的姿态,又终于在岁月流变中翻转成一道耀眼风景。更重要的是,曾经伴随着庄稼野草朴素生长,传承千年的文化根脉和基因,依然鲜活流淌,在果木葳蕤中升华成新的吟唱。作者平实、优雅地书写了乡村振兴的可喜变化,透露出乡村社会的美好愿景,体现了文学对现实的深刻投影和作家的使命担当。

  看多了乡村萧条衰败的书写,我们在内心里时常翻动着田园诗意审美一去不复的忧伤。而这部作品,以别致的视角,对乡村进行了一次出走和返回的深度扫描,真实可信,令人感动。中国在骨子里是个农业国家,充满农耕文明的诗意审美。正如在让礼村,劳动应和时令,情感率性真纯,对天地人从容淳朴,一句老腔就能唱醉一个个鲜活的心灵。让礼村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村庄,还是情感意义上的故乡。所以,虽然时代巨变,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离开故土,在异乡漂泊,但是,农村,田野,泥土的芬芳,青草的味道,大自然深情的呼吸,都在每一个远走他乡的人身体里悄悄地收藏。

  作者的超越之处,在于对现实有深切关注,又对未来抱有坚定希望。他发现生活之河依然欢欣向前,乡村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田野上,有逐渐回归聚拢的人心,大地上,人们的生存形态和生活方式正被重新定义。今天的农村,让人有越来越多的新鲜感受,它曾经是并将持续是人们心灵打开、捋平、安放的空间。相对于当下许多习惯于正确与急切叙事、缺乏耐心观察与剖析的作品,邢小俊对新时代的巨变和农民的精神风貌,有着真诚广博的思考。他善于从实际生活中捕获灵感,有独到的发现。乡村的振兴,是走出乡村的人们回过头来,对乡村价值的重新认识。振兴的乡村,应该是传统与发展相融合,仁德有序,道德圆满,身心皆可安居的村落。作者的笔下,乡村既接续时空,传承文化,又负载情感,展示变迁,这是对农村和生命永恒简单而朴素的深刻揭示。

  整体而言,作品结构精巧,语言形象,情绪饱满,文字凝练,欢乐与悲伤、乡愁与希望的交织勾描,使让礼村具有了普遍的现实意义与深远的历史意义。作者为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带来的启示是:作家要有匍匐于大地的虔诚之姿,真挚而又心甘情愿地接纳来自大地的粗粝与坚硬,从中获取几千年土地深耕细作后散发出的深情呼吸;作家要有超拔之志,以重新构建生活的勇气,提纯平凡琐碎却又富有诗意的生活,让真实的场景及活动场景中的人,艺术地行走在大地上,让他们的劳动与创造闪烁着时代精神的光芒;作家要有捕捉思考新的生活之变的能力,除去浮云遮眼的尘土,敏锐发现生活中渐成趋势的蓬勃新美,书写真实的生态和简单清洁的生活,探索社会进步,展示时代的发展脉络。一部作品要有温度、有深度,有道德、有情怀,与作家的前倾姿态、敏锐发现、哲理思索紧密相连。

  身处伟大变革的时代,各种观念激烈碰撞,新的理念如雨后春笋。审视时代的发展脉络,思考国家的大政方略,以更宽广、更前沿的视野记录时代的波澜,是文艺家应该担负起的使命。有经济学家断言,“中国经济最大的潜力就是每个人都有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中国农村最美好的前景,就是每个人都能幸福生活,都能寄托乡愁。如此,可以设想,当一粒粒种子叩动大地之门,一个民族最有活力的呼吸,会从地底喷薄而出,凝聚成激越上升的壮观能量。让礼村的生命和前景终究会是何种模样,无人能精准预测,包括作者自己。而作者的可贵之处,是将新农村巨变的思索的闸门打开,让思考起航。

  将整个世间浓缩进一个村庄,由人物、故事的实,上升到生命感悟和探究的虚,作者对文学作品样式的深度,拓展性书写,进一步扩张了纪实文学的诗意空间。

  (作者:刘玉琴,人民日报海外版原副总编辑)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