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文学评论

评《张富清传》丨柳建伟:明德引领风尚(留言有赠书)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2-09-05

【编者按】

  近日,钟法权《张富清传》喜获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张富清传》是陕西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的创作项目。2020年11月11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办公室、陕西省委宣传部主办,中国作家协会创作联络部、陕西省作家协会承办的长篇报告文学《张富清传》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从创作意义、文本特征、语言风格、情节构造等多个角度对《张富清传》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

  本期,陕西作家网邀您共读柳建伟评论《明德引领风尚》及钟法权《张富清传》节选,同时邀您到“文學陝軍”微信公众号留言,赢取《张富清传》签名书。

  柳建伟: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八一制片厂原厂长。

明德引领风尚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长盛不衰的关键在于是否有灵魂,而培根铸魂的重要领域则是文化文艺、哲学社会科学。总书记曾勉励参加政协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要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努力做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贡献的艺术家和学问家。钟法权创作的《张富清传》就是在做这样的事。

  何以“明德引领风尚”?我认为作品的主人公能否代表一种民族精神是第一要义。新中国成立71年来,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有9位,其中不乏有我们一直以来都耳熟能详的于敏、申纪兰、袁隆平、屠呦呦、钟南山,不论是科学家还是人大代表,他们的事业都持续了近半个世纪,让人敬仰了半个世纪。但张富清是个例外,如果不是意外发现,他还会继续尘封功绩,当一个不为人知、隐秘江湖的绝世高手。从戎保家卫国,为官造福百姓,这是老英雄60多年深藏的功名。一辈子坚守初心,不改本色,这是老英雄一辈子信奉的精神。从总书记对其事迹作出重要批示后,半年之内党和国家为他颁授了“时代楷模”等5个顶级荣誉,如此的至高荣誉,无人非议,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说明这样的英雄人物就该入书立著!

  作品成色则决定了“明德引领风尚”的广度、深度。《张富清传》虽是一部报告文学作品,但文学性不输于一流小说。全书沿时间脉络,金线穿珍珠似地串起26个故事,完整细腻地勾勒老英雄张富清的本色人生:深藏功名一甲子,公私分明两袖风,出生入死三立功,无悔选择四人生,笃行实干为民福,初心向党成永恒。作者钟法权踏着张富清一生的脚印跋涉,获取了老人95年人生长河中的丰富细节,将所见所闻、所知所感,精心布局、取精用弘,以深厚的文学修养和饱满的创作激情融入书中,向世人诠释了老英雄知行合一、至真至纯对共产党人信仰的忠诚。

  刚结束不久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确定了2035年要建成文化强国的目标。张富清同志,就是我们党为实现强国目标而立起的一面旗帜、一个楷模,是用明德引领风尚的重要典型。此书的出版意义重大。

原刊于《文艺报》

重新站起来

  2012年4月,来凤正值春暖花开、春光明媚的好季节。粉红的桃花开得艳丽,雪白的杏花开得清雅,淡黄的迎春花开得秀美。这一天,住在老街建行家属院内的张富清老人,还像往常一样6点按时起了床,洗漱后,下楼到院子里。因为院子太小,他习惯性地沿蓝河(老虎河)河边散步。清晨,雨过天晴的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质,空气清新;繁花的香味扑鼻而来;河水流淌的潺潺声、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给寂静的清晨增添了生机和欢乐。张富清沿着河边的小道刚走了一半,只觉得左腿膝盖突然有点不对劲儿,时不时产生既像蚂蚁叮咬又像针扎般的疼痛。因为人老了,怕冷,他还穿着毛裤,他几次停下脚步,掀起裤腿,察看膝盖的疼痛处。左看右看也没有发现异常,可是一阵阵的疼痛,让他没了散步的心情,更没了欣赏春光的心境。

  他停下了脚步,向回折返。这是他散步以来第一次走了一半就折返回家。

  老伴孙玉兰正在厨房忙碌,为他煮早餐的面条。面条刚下锅,正沸腾着。孙玉兰明显感到张富清比往常回来得早了,于是问道:“你今儿个怎么回来早了?”张富清听了也没吱声,身上的这一点小小的疼痛他不想告诉老伴,免得老伴担心。因为老伴患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都安了几个支架了。不多会儿,老伴把面条端了出来,放在客厅那张不大的餐桌上。张富清虽说大半辈子生活在湖北,但乡味难改,吃饭上依然保持着陕西人的口味,爱吃面条,几十年来早餐吃面条是他最喜欢的生活享受。其实面是南方那种机器压的挂面,虽说没有老家的手工扯面好吃,可他吃了几十年也习惯了。

  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过去了,疼痛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有一天晚上,张富清竟然疼得忍不住叫出声来。老伴打开灯,只见他正用手捂着左膝盖,龇牙咧嘴满脸痛苦。在老伴的一再追问下,他才给老伴讲了这半个多月来身体的不适。

  天亮后,孙玉兰着急地给两个儿子张建国和张健全分别打了电话,让他们到家里来,把父亲送到医院去看医生。

张富清

  在县医院,一番检查后,初步诊断为风湿性膝关节炎,采取针灸理疗和消炎办法处理。一个月住下来,疼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逐渐加重,膝盖的红肿处越来越大,还有了明显化脓迹象。张建国、张健全两兄弟一商量,决定转到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医生针对病情采取了消炎引流的办法。经过大半个月的冶疗,病情依然不见好转,医生给他们兄弟俩建议转到湖北省人民医院,说那里医疗条件更好,医生水平更高,对老人的治疗更为有利。为了尽快治好父亲的病,两人采纳了医生的建议,立即将父亲转到了省人民医院骨科。

  张富清住进省人民医院骨科时已是8月盛夏了。此时的张富清,膝盖发炎化脓的程度已经非常严重了,皮肤表层红肿得相当厉害。根据张富清的愿望,为保住腿,骨科陶海鹰主任先是采用灌洗引流术进行保守治疗,也就是说把膝盖切开,用导管输送盐水冲刷脓液,然后填压大块纱布,待炎症消除后,再施行膝关节置换手术。

  每次换药,拉扯伤口里的纱布时,护士虽然万分小心,可是还会牵扯出血肉。消毒完了,又一条一条地填压新纱布。医生反复叮嘱他,要是疼得忍受不了就喊出来。可张富清怕影响医生治疗,干扰其他病人,硬是咬着衣角不出声,哪怕是痛得大汗淋漓,他也是一声不吭。

  由于已经错过了最佳冶疗时间,所以两周的保守治疗效果并不明显,还有恶化的趋势,真菌和细菌感染严重,软组织坏死部分在扩大,弄不好会引发败血症。好在持续的高烧得到控制。最终,陶主任决定实施截肢手术,以保全张富清的生命。

  一天上午,陶海鹰主任在查完房后,专程来到了张富清住的病房,与张富清及其亲人进行术前谈话,讲清手术的理由和风险。

  听说要截肢,张富清犹如遭当头一棒,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他在心里想,战争年代都没有倒下,如今怎么就被病魔打垮了呢?竟然还要截肢!他哀求医生说:“不截行吗?”

  “您要腿还是要命?”

  “我不怕死,可我不想是个残疾人,拖累家人、拖累国家。”

  “您是老干部、老革命,年轻时为国家做贡献,老了国家给您看病,哪里谈得上拖累。”

  “正因为老了,不能给国家做事了,才应该少给国家添麻烦。”

  “您这个老同志啊,就是思想太好了。您现在都这样了,心里想的还是国家,还怕给国家添困难,太少见了。”

  在此之前,陶海鹰主任已经与张富清的儿女们说明了截肢的理由。他们均表示尊重科学,尊重医生的意见。为此,他们一齐上阵劝父亲听医生的,先把命保住再说。

  面对医生的主张、儿女们的劝说,张富清只得默默点了头。……

重新站立起来的张富清老人

  几个小时后,张富清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他脸色苍白,手脚冰凉,被子下面左腿处已是空空荡荡的……

  麻醉的药效消失后,张富清渐渐苏醒。他只感到大腿根好痛好痛。他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身上插了好多管子。他用手去摸疼痛的地方,觉得身体少了什么。什么呢?他动动右脚,脚在;他想动动左脚,但大腿根以下什么都没有了。他一时反应不过来,我的左脚呢?我的左腿呢?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了手术前陶主任与他的谈话、儿女们的劝说,难道他们真的把我的腿给截掉了?他急切地大喊:“你们把我的脚弄哪里去了?没有脚,我怎么走路,还怎么行军,还怎么打仗?我不就成了一个没用的废人了吗!”

  守在病床边的张健全急忙握住父亲的手说:“爸爸,你做梦了吧!还想行军打仗哩!医生给你做掉了,是截肢手术。”

  看着爷爷可怜的样子,张富清在湖北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当教师的孙女张然忍不住泪流满面。可清醒后的张富清却没有流泪,他只是非常平静地看着亲人,他那坦然的样子,仿佛在说:没事了,你们不要为我担心。

  无论怎样,一条腿没了,张富清的内心或多或少都有着无法言表的伤感。老人只得长叹一声:“我的这条腿啊,陪我走了多少路!”一次他竟然自言自语:“战争年代腿都没掉,没想到和平年代腿掉了!”

  张建国、张健全齐声劝他说:“保命要紧,腿没了怕什么,以后我们照顾你。”

  张富清知道儿女们孝顺,知道儿女们为给他治病操碎了心,知道儿女们为了支付手术费还借了12万元的债,他充满歉疚地说:“以后我是不是就成一个废人了?什么都不干了,还要拖累你们!”

  张健全是老幺,平常跟老爸说话比较随意,他以略带批评的口吻说:“您老人家说的什么话!养儿干什么?就是防老。您老人家有病了,躺床上了,就是我们兄弟姐妹的事。”

  为了不给儿女添负担,张富清一直坚持自己动手做家务

  “我既然不能为国家做贡献了,就不能给单位添麻烦,也不能给你们添负担,”张富清感动而坚定地表态说,“我必须重新站起来,至少做到生活自理,不能坐在轮椅上让人照顾。”

  张富清年岁太大了,医生们估计,老人截肢后,余生只能在床上和轮椅上度过了。可此时的张富清却已经暗暗在心中开始制订自己人生冲锋的计划了。伤口基本愈合后,他用一条腿做支撑,先是沿着病床移动,后来慢慢地扶着墙壁练习走路。一开始,掌握不好平衡,有好几次他都差点摔跟头。有一次,他不小心摔破了胳膊,扶墙站起来时,墙面留下了好几道血印。

  站起来自己走路,是张富清术后最大的心愿。

  张建国、张健全及时为他联系了安装义肢的工厂。张富清被送进义肢厂,先是石膏打模取样,待义肢做好了,他在护士和两个儿子的帮助下,开始练习套义肢,开始康复训练。截肢后,新长出来的是嫩肉,接驳腔里即使是软的物体,一经与嫩肉摩擦,也会产生剧烈的疼痛。一边是用力站立,一边是义肢摩擦皮肉后难忍的疼痛,每次站立,汗水就湿透了的衣衫。但张富清一直坚持着、忍耐着、练习着。年近九旬的张富清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要站起来,打仗我没有倒下,病魔也不能让我倒下。“站起来!”他在心里给自己下了最后一道命令,“我要冲锋到最后!”在武汉住院两个多月后,张富清回家了。回到家中的第二天,他就又开始锻炼起来。每天清晨,他戴上十多斤重的义肢练习行走。新生的嫩肉一次次被磨破,血水透过裤子渗出来。伤口愈合了,他接着练习;磨破出血了,再包扎。义肢太硬,硌得新长的嫩肉伤痕绷裂,流血,结痂,再流血。他用手一摸,痛得钻心。张富清在心里呐喊:“我要走起来,走起来才是战士!”他顽强地向困难发起新的挑战,直到嫩肉磨出一层硬茧子。

  张富清凭着难以想象的毅力,重新夺回了对“腿”的控制权。他先是能一个人走到阳台上;再后来,在子女们的扶助下,能在楼下的院子里转圈圈;到了第八个月,他终于可以一个人正常行走了。

佩戴共和国勋章的张富清

  张富清自如行走的那天,在春光明媚的清晨,在不大的房间里,他缓步走到了阳台上。此时初升的太阳正好越过东山,瑰丽的霞光像闪烁的金粉洒在蟹爪兰嫩绿的叶片上,小小的阳台便一下子弥漫了无限的春色。蟹爪兰是他离休后种养的,他喜爱蟹爪兰的朴素,也喜爱蟹爪兰鲜艳的花朵。从生病离开家住到医院,有大半年的时间他没有看到蟹爪兰了,即使是回到家后,因为要练习行走,他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能近距离地好好看看与卧室一屋之隔的蟹爪兰。今天见了,就像与亲人久别重逢,心里不免感动。他随手推开窗子,一股春风涌入,蟹爪兰不住地摇动身姿,仿佛在向许久不见的主人致意。

  他嘴里喃喃有声,就像是对列队整齐的士兵下达“立正,稍息”的口令。他缓步从阳台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走回来,像将军检阅自己的部队。迎着扑面而来的春风,看着正在打苞的花蕾,他的笑容如春光一样灿烂。

  他缓慢地转过身,看一眼客厅的挂钟,7点马上就要到了,他移步向客厅走去,对站在客厅里迎上来的老伴孙玉兰说:“看早新闻,从今天开始,我要回到以前正常的生活。”

  老伴孙玉兰满脸幸福地说:“你慢点走,我去给你开电视。”

  他也体贴地对老伴说:“把水烧好,看完了新闻,我来给你们下面条。”

  张富清是那样地热爱生活。他站起来行走的第一天,就像以前一样进厨房忙活开了,先是给老伴和大女儿做了一碗他最擅长的刀削面,然后将厨房灶台擦拭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在妻子和孩子们心中,张富清是一个永不言败的战士。

  张富清以90岁的高龄,战胜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重新站立起来了。病魔夺走的是一条腿,站立起来的是一座屹立不倒的山!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陕西作家网诚邀您一起分享阅读感受,您可在“文學陝軍”公众号进行留言,讲述身边的英雄故事。截止9月6日15时,我们将会根据留言内容,精选3条,赠送签名版《张富清传》

 

  第四期留言获赠签名版《张富清传》开奖结果现已揭晓。

  恭喜以下三位朋友获得《评<张富清传>丨程绍武:为楷模立传 为时代明德(留言有赠书)》留言赠书奖品。请您将签名称谓(例:XX先生/女士)+电话+邮寄地址发送至“文學陝軍”公众号后台,以便为您邮寄奖品。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