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纪实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纪实

朋友邢德朝与他的书画院(第五建平)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5-12-25

  几年前开车去秦岭途经西万路时,“陕西金石书画院”那两块高大醒目的广告牌一下吸引住了我的眼球。这么有气派的巨大广告牌,绝非一般单位所为。我当时将车停在路边用手机拍了照发给省文联的一个朋友,并打电话询问他陕西金石书画院是否与省美协、陕西画院一样,是省文联新成立的一个职能部门或实体?朋友说:此广告牌他早就看到了,且不至一处,西安东西南北主要干道及西铜高速公路上几十块,对陕西金石书画院的归属与性质他也不知,只知院长叫邢德朝。

  邢德朝!这个名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熟悉,是一位诗人。当年我在某杂志社从事诗歌编辑,不敢说对全国的诗人都熟悉,但陕西有多少个写诗的我还是清楚的。莫非这个邢德朝就是写诗的那个邢德朝!

  在经济浪潮的推动下,文人办诗社、开画院、搞培训……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大多都是耳挖勺里炸麻花,成大器者难。单凭金石书画院敢在进出西安的“南大门”作如此有震撼力和冲击力的广告宣传,没有强大的实力和雄厚资金基础是不可能的。我知道,此路段属超黄金地段,广告牌的费用与市中心的收费是一个标准,甚至还要超出。敢在此发布广告,可见其实力非凡。尽管我于写诗的邢德朝不曾见面,但我相信此邢德朝非彼邢德朝,只是同名同姓罢了。

  说来也巧,有天,我原在工作时的铜川矿务局老局长张仿文打电话说他来西安了,而且就在我单位附近。我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边问他在何处边下楼去迎接。对方说他在陕西金石书画院!我当时就懵了,不知此书画院在何处。张局长却说就在我单位南边的意之源,他是透过书画院的窗户看到我单位大楼上的标志便想到我才打的电话。我更晕了,单位对面的小楼里是某报社的网站呀!我不敢说天天都去,但和他们有业务往来,经常互动,怎么就没看到有什么书画院呢?可我相信领导是不会与我开玩笑的,便在他电话的遥控指挥下过马路找门牌。

  都说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从自己的左手边出发绕地球一周后,发现自己苦苦寻觅的东西就在自己的右手边。我自嘲着摇头苦笑,陕西金石书画院与我单位真是一路之隔,我不知道的原因是书画院的大门在大楼南边,且门头不大又远离大路,要是不特别留意还真看不到。

  进入该书画院,一股清雅的墨香味令我感到格外的亲切与陶醉!同时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门头看上去像个农家小院,里面可谓金碧辉煌,比西万路上广告牌的冲击力大了N倍的文化长廊当即让我傻了眼,骞国政、刘文西、杨晓阳、陈忠实、贾平凹、钟明善、雷珍民、王西京、王有政等诸多名家的墨宝挂满了整个楼道,气势如同北京荣宝斋的书画展厅,好半天我都挪不动脚步。

  进到了挂有院长门牌的办公室,张局长指着一个小麦肤色的中年男人介绍说:“邢德朝,陕西金石书画院院长。”我们握手寒暄后,邢院长边沏茶边向我介绍书画院的情况及建院几年来所取得的成绩。此人十分健谈,他说该院创办没几年,先后组织近百人赴韩国、日本、新加坡及台湾、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还组织数百次下基层采风,编辑出版百十种图书30余万册……。感觉得出,他对自己书画院所取得的成绩十分自豪和骄傲。可能是从事记者职业多年的原因,不是我自己经历和亲眼目睹的,任凭他人怎么说,我也只是听听罢了,从不会当真。为了阻止他滔滔不绝的“自夸”,我打断他的话说:“多年前我知道一个写诗的,和你叫一个名字,此人好像是在西郊某单位上班。”“就是我呀!西郊西开厂。我现仍在写诗,而且比当年写得更多了。”邢德朝脖子一哽笑着说。我又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国字脸、中等身材、未开口先笑的人,心里嘀咕,你是吗?尽管我没见过写诗的邢德朝本人,可我从他的作品里能感觉到他身上特有的儒雅、浪漫、清高、自负、目无一切的文人气息。面前这个夸夸其谈的邢德朝似乎和这些挨不上呀!当然,文人里神吹海喷者大有人在,可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炫耀自我。而此邢得朝基本说的都是书画院的商业动作和成果,和自我吹嘘又不是一回事,显然一副成功企业家的派头。

  要说文人赶时尚下海经商不是什么新鲜事,改革开放中期,就有大批的文人下海捞金,结果十有八九穿衣跳水,裸体而上,藏身鱼腹者大有人在。在我熟悉的作家中,除了张贤亮老兄从商是成功外,别无他人。可张老兄从商后基本就弃笔了。邢德朝说他现在的诗比当年写得更多了,这让我想起著名作家叶广芩曾经说,有人以我的名义去邢德朝那里借钱的事,莫非真的此邢德朝非彼邢德朝?

  神话与世俗像昼与夜一样,很难分出它的分界线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邢德朝和他的书画院有了更深的认识,邢德朝只有一个,他确实是我当编辑时知道的那个诗人,也是陕西金石书画院的主人。此人的确是传说中的儒商,说到作品,近年他自创、编辑出版的诗集、散文集及各类文献图书有百十部,同时还创办了《艺坛》、《穆柯寨》杂志和《陕西金石书画交流》报,是文人里的难得的成功人事;说到陕西金石书画院,迄今为止是我见到的书画创意、专业性能、文化广度、作品交流、社会活动、学术研讨、市场推广最多最好的纯文化企业。仅2015年,我就参加过该院组织、策划、主办的研讨、交流会多达六次之多,而且我还成了该院的签约作家。要说我签约的原因,是因邢德朝全身上下充满了正能量,不管在什么时候,他总是一脸笑容,似乎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困难”二字。有当下文学艺术跌入谷底期,邢德朝仍然坚持创作和为书画家、作家提供阵地,组织活动,只要他出面,艺术家、企业家、媒体记者一来就是几十人,而且搞得有声有色,这们的朋友有理由不交吗?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