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纪实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纪实

清贫岁月的无悔坚守(梁真鹏)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6-07-01

  1963年古历7月下旬的一天,李茂询挑着书笼、被褥、粮油在龙湾入口处歇脚。

  他并不累。七八十斤重的行李,对于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他放下担子,是因为这里的美景。

  他走过不少的山。家乡梅子铺周围的山,汉阴蒲溪和汉阴县城周围的山,以及前几天从汉阴经铁佛过双河翻铜钱走叶坪宿马坪,沿途见到大大小小的山,都没有龙湾这里雄奇秀美——以至离开此地44年后的2009年,他重访东沟口小学时,还特地在此留影。

  李茂询的目的地还在东沟口。从马坪到东沟口30里,从叶坪到马坪40里,从汉阴到叶坪120里,从梅子铺到汉阴70里,除了开始的70华里坐车,其余全是挑担步行。陌生的山,陌生的路,陌生的人,途中还因雨在铁佛候了3天——若非一个师范同学在那里,几乎要露宿饿饭了。

  马坪到龙湾10华里,龙湾到东沟口还有20华里。但李茂询不急。这时时正中午,他不放过美景对他的犒赏——尽管以后要经常路过这里,他也不放过这令人惊艳的第一眼。

  右有高耸入云的山端,山东端中间有一抹直下的白痕,白痕上有细如雾弧般的飞瀑,雾瀑两边有青翠如茵的树木,大大小小,弯弯扭扭,一层层,一丛丛,一迭迭,倒着,竖着,斜着,横着,拐着,吊着……从下到上,从左到右,直达山端;左边崖岸却是刀砍斧削的一堵山壁。山壁赭红,零零落落长着灌木细草,山壁顶上却兀出一埫平地,生长着密密的丛林,如山壁的头发;而脚下流尚着如歌的小河,叮铃叮铃,溪水晶莹剔透,从石罅、从石隙、从石眼、从石潭,淙淙而出,淙淙而去……河中更有异趣,参差着大大小小的柳树、榆树、核桃树,伴着水里红的小蟹、青的小鱼、灰的小虾;偶尔,水皮上爬过一条两条黑黑的娃娃鱼。

  幽谧,清凉,韵畅,赏玩总有一个多小时,李茂询才起肩举步。

  一路十里没有一户人家,也没有行人。有的,只有树木野草,青崖巨壁,和嗡嗡嘤嘤的飞虫,掠空而鸣的雀鸟。直到泉水磨那地儿,才闪出一埫平地,两落瓦房人家。又十里,才到东沟口小学——那时还只是一个初小,在一处依山而建的杨姓地主场院里——解放后土改留下的房屋。

  虽尽一切努力,也只有17个学生报名。而原来有30多个学生,从一年级到四年级,上任的老教师教过四级复式。

  原因很简单,山民们贫穷是一个原因,但主要是嫌新来的老师太年轻,一个毛头小子,他有上任老师可靠?

  雨雪天上门补课,为贫困生代缴书费,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学校发展到近80名学生和3个教师的规模,入学率巩固率双双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1965年李茂询被叶坪区委评为教育系统学习雷锋积极分子,1966年初被安康县文教局任命为叶坪中心小学教导主任。

  其实,东沟口几年的经历,不但锻炼了李茂询的生活能力和工作能力,也奠定了他的文学艺术基础。

  一人五大间房屋,学生早上9点到校,下午3点半放学,剩下的时间全是孤独和寂寞,及至后来新来两位老师,因为是女性,他也怯于沟通。大量的时间,他都用来读书写作和练习书法——好在他带来了不少中国古典文学书籍和柳公权、欧阳询、赵孟頫及其他几本篆隶字帖。他就地取材,用当地的白皮纸,每月都差不多用掉两本。

  他对书法的兴趣,缘于小学班主任老师李彦杰的指点和培养,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李老师就培养他读书写字的习惯,到小学五年级,李茂询就能临帖和阅读《镜花缘》那样的小说了。

  因为品学兼优秀,他得以保送进入汉阴蒲溪中学初中。这是1956年,他13岁。初中三年,他平均以每周两部小说的速度,阅读了大量的中外文学名著。1959年,他又以优异成绩,进入新成立的汉阴师范学校中师班学习,直到1962年毕业。

  这三年,他入了团,并在语文、数学、物理等学科上成为班里的领先人物。而在文学阅读上,又有了新的偏重——对文艺理论的钻研。

  班主任老师李福棠对他十分器重,没把他当学生对待,两人成为莫逆之交。他们之间的情谊,已超出了师生之情。以致后来几十年,他们都互相挂念,互相激励。李福棠在后来的教学生涯中,总是将李茂询作为榜样向学生们叙说。

  东沟口不但是李茂询参加教育工作的始发点,这里的人文景观也成了他文学创作的始发点。他后来在陕西《长安》文学杂志发表的处女作散文诗《山溪流韵》中的《融雪》,就有东沟口的意境:“鲁迅说,雪是死者的雨,雪是雨的灵魂。太阳出来了,灵魂被呵上了热气,雪,融了;雨,复苏了。于是,生命在地上流淌,蜿蜒地,划一串足迹,向远方……”

  而他于1983年12月18日发表在《陕西日报》的散文《泉歌篇》,更有东沟口的轻灵曼妙:“小桥、流水、人家。‘品’字形的三个大院落顶着一条小街,这就是东沟口……”两千字的文章,突现了山民的纯情和作者的感动。

  而这已是他离开东沟口的18年之后,已在关庙中学担任教导主任之时,可见东沟口对他影响之深。

  喜爱文学创作的李茂询,为什么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才崭露台头角”、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这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期的教师大会有关。

  这年的暑期教师会开了两个多月,目的只有一个:整人。整所谓“有历史问题的人”,整所谓敢提意见的人和因教学能力强又与领导不睦的人,整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而李茂询挨整,却是因为他近百万字的创作手稿。

  在“没有黑帮有黑线,没有黑线有黑点”的宗旨下,李茂询成了“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黑线上的“黑点”。于是断章取义,胡乱分析,牵强附会,无限上钢,成了大会重点斗争对象之一。

  李茂询完全懵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满腹冤屈,又无从诉说,原来一些挺熟的人为何一下子都变得那么狰狞?

  及至几个月后得到完全平反,李茂询也恢复不了原来十分开朗的性格,变得寡言谨慎起来。他将那些黑材料连同所有的手稿,全部付之一炬,从此不着一字。后来叶坪中学开办时,竟教了7年的高中数学,并努力争取进步。

  他的努力得到了党组织的认可。1974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1979年9月,李茂询被调入关庙中学,并担任教导主任。这时,他又重操语文、给高中学生讲古典文学课和作文课。

  1982年,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吹醒了李茂询多年的文学梦,在好友们鼓励下,李茂询又拾起了已经停了16年的笔。

  从此,便一发不可遏止。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被李茂询用来思索和创作。小说、散文、曲艺、民间故事、报告文学等一批批作品,见诸于中、省、地(市)各类报刊。他的影响也逐渐大了。

  1986年,安康县人大、安康县委办公室和安康县志办,同时调用李茂询。最后,时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子美获得胜利,李茂询去了县人大常委会,不久被任命为秘书股股长,后来又被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

  由教育到行政,是一重大转变。这里让他熟悉了地方领导的生活,也丰富了他的创作素材。后来,他以《两个秘书的终结》获得了《长安》文学杂志年度唯一的短篇小说奖。

  然而,人大特有的会议生活,让李茂询感到不适宜自己。终于,五年后的1991年,他调入到安康地区群众艺术馆,担任文学干部,直到2003年退休。

  这10多年是他的创作丰收期,期间创作发表了50多篇中、短篇小说和100余篇散文,并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语言简明、风趣。其中散文《细雨霏霏稻草街》和《安康金漆》先后发表于《人民日报》等其他作品也多发在四川、山东、河南、甘肃、广西、江苏等省刊物,《陕西日报》、《安康日报》和本市刊物更是经常有文章刊载。不少文章颇具影响,如《疲累年节》在《陕西日报》、《安康日报》先后发表后,得到了许多读者的肯定;而《新玉皇阁记》的文章发表后,又碑刻立于香溪景区的玉皇阁。

  “云层像一只白嫩柔软的手,轻轻地,轻轻地,将稻草街四周的山山岭岭捂着掖着。那柔荑之手濡湿得像从街后的溪水中刚刚拿起,向周围任意一挥,就变成了绵绵的细雨,一忽儿,一忽儿,霏霏细雨便湿了房子,湿了街道,湿了田畴,湿了松林,也湿了路上小小子的黑头发,街上小姑娘的红衣衫。”——这是《细雨霏霏稻草街》的开篇,轻灵优美的语言,使人一下子如入梦幻之国。

  李茂询说,这是他对平利稻草街一次偶然暂驻后,5年多情感积淀的胸臆抒发。

  而描写香溪的诗词文章,可用“无数”概括。为了写好《新玉皇阁记》,李茂询思索良久,开篇七易其稿,才较为满意:“安康城南七里有香溪名胜,冈峦妖娆,翠沃丽日;香溪西有古建筑玉皇阁,巍然山眉,鲜然绿海。阁因景奇,景因阁秀。北瞰衢津,楼摇烟岚;山动云黛,车船作画;夹江逶迤,江水铺茵……登临间,心宏气阔,胸垒荡然。”——从这里可以看出,此文得益于他的古典文学基础。

  多年的创作使他养成了一个良好习惯:从不草率成文。为人为文,诚善待之,不张扬、不炫耀,对名对利,一切淡然处之。进群艺馆第二年,李茂询加入了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又一年,加入了省作家协会。1999年,被选为安康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退休以后,因为时间完全从属于李茂询,除了创作外,对中国的传统书法,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篆、隶、行、楷、草,进行了全面系统地钻研,直至涉猎到甲骨文、金文,认识了中国文字的演变过程,同时用于实践与创新,书法作品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空灵、典雅、透明,富有书卷气。他的文学功底使他的书法创作大受裨益,在全国性的书画大赛中屡获佳绩。如:在首届中国书画“金砚奖”评选活动暨“迎奥运2007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中,篆书《祝福北京奥运》获二等奖;草书《春夜宴桃李园序·李白》在“荣归十年”——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书画名家邀请赛大型评比活动中,荣获一等奖;因隶书《后赤壁赋》等作品,被世界文化艺术大奖(中华区)评定点特评为“世界文化艺术贡献奖”最高金奖。2008年6月,书法作品被中国文化艺术终身成就奖艺术类评定中心、中国文艺榜中国当代文艺人物评审委员会认定为一级珍贵艺术品;是年7月,被评选为中国人民杰出艺术家,授予和谐中国——文艺卓越荣誉人物称号,作品核定为优秀作品一等奖;9月,在“中国神七载人航天公益书画活动组委会”等五单位主办的公益书画活动中,自词篆书〈念奴娇·神七问天〉获金奖;11月,获首届中国书画“书圣奖”金奖。2009年,被全国世纪人物评审委员会评为“第二届全国诗书画类世纪人物”。2010年6月,获纪念唐寅诞辰540周年活动组委会书画类金奖;7月,获“东方之冠·全国书法美术作品展”荣誉奖;11月,在“第七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奖评选活动中,获得“最佳创作奖”(文化部颁发),2011年4月,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暨首届中国名家红色经典艺术成就奖”评选中,获艺术成就特等奖。同时被授予“当代著名红色艺术家”荣誉称号等。

  不管是文学创作或是书法创作(包括其他艺术创作)。李茂询认为,一切名头都是外在的东西,一切都靠作品说话,一切都须识者的认可。

  文学艺术创作是非常艰苦的,除了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贫、耐得住时间打磨外,还得有一个耐得住重压的载体——淡定的心情和良好身体。淡定的心情来自于本身的艺术修为,这点李茂询算是做到了。而良好的身体,李茂询也基本具备——这得益于他多年来的山区工作生活,得益于他的自律与和美的家庭。他从不吸烟、从不喝酒,喝茶也是微量。他从30几岁就坚持锻炼,气功日日不辍,看书写字挺胸拔背。而今他虽七十有四,仍视力正常,不老花,不近视,一年很少感冒,社区身体检查,一切指数正常。他可以为一大幅书法创作聚精会神,连续站立几个小时;也可以在书斋里连续读书写作几个小时。

  李茂询寡于言词,也寡于交往,他想趁现在身体尚好时,多出一点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尤其是如此宁馨的时代,更不想将时间白白荒废。毕竟,“文化大革命”耽误了他生命中最年轻最宝贵的16年,否则,不会直到38岁时才发表他的“处女作”,也不至于只达到现在这种高度。他说,他得进行暮年努力,庶儿,可以对得起养育他的父老乡亲和当多年的培育与关怀。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