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散文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散文

散文:石泉老街(温 洁)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6-06-06

  不知为什么,我一直非常想念石泉老街,每年都要来看看。此刻,我的脚步不经意间又彳亍在石泉老街,满眼都是老街的风情和浓郁的风景。  

  石泉县位于陕西省安康市的西部,北依秦岭、南枕巴山,地处秦巴腹地、汉水之滨。老街位于石泉县城南部,全长一千多米,两排相似建筑风格的青砖灰瓦、飞檐吊角的门面小楼,基本保留了明代建筑的特点,与东西城门、禹王宫等古建筑相映交辉,浑然一体,粗线条地勾勒出老街的轮廓。

  这里曾经是商贾云集、繁荣富裕的商贸一条街,老街的房屋、木板门面房、店铺的牌匾,都保留着明清时的建筑风貌,散发着历史的幽香和文化的气息。走在悠长而安静的老街,仿佛漫步在江南小镇,既可以享受到水乡的缠绵,亦可以领略到北方的粗犷,还流淌着朴素的生活品味。或许历史不曾老去,老街依然清晰地伫立在人们的视线里。

  午后的暖阳,如水墨画卷般舒展开来,笼罩着流韵的汉江。那划着小桨的船长,放声歌唱着船公号子,歌声响彻汉江两岸。那宁静的红石,红木的围栏,都在静静地守护着城门外的汉江。多情的芦苇,高过头顶,随风摇曳。坚固的河堤,勇敢地呵护着古老的城墙,还有城墙内外的时光。

  那些受伤的城墙,爬山虎从砖缝里挤出来,瘦长的藤蔓,把整堵墙都遮盖了,新长出的嫩叶绿得逼你的眼,为城墙披上崭新的春装。老街,瓦房,城门,爬山虎,构成一幅风韵犹存的写意画。哪管岁月雕刻,风雨几何?风景这里独好!

  我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石泉了,但是这一次是老街给了我满满的诱惑。不,是老街把我整个人都给俘虏了。老街不老,嫣然如少女,翩翩起舞;老街不旧,悠然如少年,意气风发。这一次,我没有用习惯而熟稔的目光远眺老街,而是仔细地用我的心,一遍遍地抚摸你,拥抱你,吸吮你,品尝你,慢慢感受你的温度。

  我没有着急地把自己嵌入老街,而是缓缓地一步一步踏上去往老街的台阶。台阶是青石铺就而成,每一块青石棱角分明,像是不规则的长方体;台阶层次相依,光滑,静默,让我忍不住只想悠然地坐在台阶上。思绪仿佛回到童年时光里,周末的午后,静静地坐在石头门墩上,双手轻倚下巴,目光朝着通往田间的小路,巴望着妈妈扛着锄头早点回家。

  老街的第一道风景便是城门,上书“秀挹西江”四字,据说是嘉庆年间旧题。石泉自古就是陕南山区的一个交通驿站,水旱码头。北上长安、南下金州、西去汉中,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在石泉县城河堤中段下面,有一个叫红石包的地方,那里的石缝中,有多股泉水涌出,泉水清冽,长流不息,石泉县就因此而得名了。据记载,“西魏废帝元年(公元552年),因县城石隙多泉,其水清冽,径流不息,改名石泉至今。”

  古老的城门,红漆暗淡,锈迹斑斑,但没有裂痕。不知怎的,它依然紧紧地拥抱着青砖铸就的城墙。如若有一位红衣女子,从老街飘逸走来,不知是不是城门给她抛了媚眼,竟然静立在城门面前,然后与城门相依相偎。还伸出芊芊小手,轻抚着城门凹凸不平的肌肤,就像捧着爱人的脸,深情地亲吻着。我不知道像戴望舒这样浪漫的诗人,是否也曾来过石泉老街?他如果缓缓从江南走来,轻倚城门眺望,那城门定会为他敞开。

  不老的时光,将诗情画意刻在城门上,守护着老街,与老街一起留下斑驳陆离的痕迹。悠长而安静的老街,两排相似的青砖瓦房,粗线条地勾勒出老街的轮廓。走在这样的老街,你是无法加速的。老县衙的清幽肃穆,汉江奇石的鲜活逼真,都让你不得不驻足。流泻神韵的书法,总让你抑制不住脚步走进去,或欣赏,或抚摸,或品味,或惊叹。老街最有特色的艺术当数绘画,丰富的传统民间美术,剪纸、刺锈、编织、石雕、木雕、根雕、纸扎、印染、古陶制作等,尤其是根雕在陕西省都是独树一帜,自成一派。不仅注重外部造形,更注重内在神韵。其种类大到人物、飞天、菩萨、桌椅、花架,小到花、鸟、鱼、虫都神形兼备,颇具玩味。

  走过那弥漫着浓郁民族风情的老街和城门,不经意间被房顶的瓦砾所吸引。瓦砾间隔处长满青苔,偶有小草从瓦缝挤出来,房檐还鑲有别致的瓦当,如一张张动物的脸,密密麻麻,把老街的故事传说。那诗意的牌匾,出自老街书法家之笔,流露出厚重的文化气息;那形状相似的码头墙,雕刻着象形文字,还有各种图案,如祥云,如花鸟,栩栩如生,好像是用国画的方式描绘而成。还有那些安静的奇石,仿佛在诉说着汉江或宽或窄或深或浅的变化。走在这样古典的老街,为你展示的是几百年前的艺术神话;此刻,我感觉像是走进了充满风族风的世外桃源。只想做一只安静的鸟儿,就这样安然地停留在你的天空里,亲切呢喃。

  木炭火上,那滋滋响起的烤鱼,把麻辣和香脆融合,把陕味和川味交融,谁能经得住这样的诱惑?老街上,有一棵拳头粗心的樱桃树,星星点点的桔色樱桃,成为最诱人的点缀。我踮起脚跟儿,摘了一颗,捧在手心,尽情欣赏,竟忍不住放进嘴里了。那酥脆的麻花,地道的纯手工艺制品,看见了就没有办法抑制想品尝的冲动。那烤肉串的孜然,那农家小炒的清淡,那红薯粉皮的劲道,都在我的舌尖上跳跃,我一一品尝。而我眼前的玻璃橱窗里,有三五人围坐,喝着啤酒,吃着火锅,拉着家常,把午后的惬意完全展露出来;仿佛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在享受精神的自由与闲适,烂漫着生活的滋味。

  夜幕来临时,彩灯妆点的老街更散发出别番风味,形成独具特色的人文景观,让我驻足,让我留连。我索性慢下来,拉长视线和和空间,和老街缠绵。尽管我只能走在老街里,站在城墙下,用眼神表达我对你的思念。我还想用我虔诚的爱,抚平岁月的沧桑和疏远的棱角;然后,久居在这里。这时,山无痕,水无声,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一起成为汉江最美的风景。 

  (温洁,陕西安康人,安康市幼儿园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时间坚持文学创作,1995年在《安康日报》发表处女作,迄今已有50多万字的作品在《作家报》《教师报》《中国文学》《中国新闻报》《陕西工人报》《青海湖》等报刊杂志发表。2015年荣获中国散文学会“剑门蜀道杯”征文优秀奖等多个奖项。2016年3月出版散文集《清水文字》。)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