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散文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散文

散文:邂逅白鹿原(雍小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6-07-18

  东南走向的这片广袤的高土台子,在仲夏时节让你忘了是在关中平原上。小雨星星点点,不疾不徐,原上凉风习习,绿树浓荫葱茏一片,空气清新滋润,完全没有北方夏季的干燥和炎热。夏季的白鹿原,它有江南的明秀清丽和滋润,却不像江南的小家碧玉局促玲珑,它广袤繁盛,豁达豪迈。参天乔木连缀成片,构筑成一片片一簇簇茂盛的绿荫城堡,树木的枝丫纵横交错肆意伸展,树叶肥厚阔大,绿的深沉厚重,这绿色的葱茏完全一脉相承了关中汉子的爽朗和豪放,把生命的能量施展到震撼。

  深藏在浓荫中的农家乐,也只是在头顶搭一个棚盖,厚重结实的原木桌木椅成排的摆在棚下,风经过四周的绿树过滤之后再携带了小湖小溪中的水汽进入棚下,空气便有了清甜湿润的草木味,凉丝丝软绵绵的吹在身上。夏日黄昏时的白鹿原这样颠覆了来自秦岭南面人的想象-----远比汉中盆地清凉干净许多。

  提起白鹿原 ,必然想起陈忠实先生。好像这原就是他的,是因为他的《白鹿原》,脚下的这块厚土沃野才以白鹿原的名称被嵌进地图,走进大众视野,这是时空移位的先入为主,千年前的周王应该不会怪罪。以为先生的故居就在这一片原上的某处,举步之间便可以到达。乘车在原上转来转去找不到方向,车上的导航似乎故意跟人作对,输入的“白鹿原陈忠实故居”字样,导航路线一点也不显示。只好问年长一点的路人,大家说法不一,听的越发糊涂。有长者说在灞河边的西蒋村,在原下,我们在原上,路途还很遥远。车子绕着原上的路下行,连方向也不明确了。寻寻觅觅,竟然有迷路的感觉。有同行的朋友开玩笑说:“先生肯定生气了不愿见咱们,会说:你们这一帮人,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不来,我不在了你们还来寻找。”有人接话:“他活着,我们有何资格来拜访他呢?我们即使来了,他会见吗?”我在心里想:先生活着的时候见了那么多人,给那么多人文学的信心和鼓励。从许多纪念文章中,我读到的是一个文学领航者纯朴善良宽厚的秉性,他不会不见我等无名小卒的。可是现在我们想瞻仰他的故居也成问题了。

  过了思源学院走了一段路,我一侧头便看到路边房子柱子上写着"白鹿书院"几个大字,不禁惊呼起来:到了到了,白鹿书院,赶紧停车。大家都显出惊喜兴奋的样子。进了院子停好车,细雨中的书院静悄悄的,很有“禅房花木深”的感觉。尽头的一个院子门开着,青砖古石的四合院内也是空无一人。我瞬间便想起小说中朱先生在白鹿书院教书的情景,好像能听见白鹿两家的五六个孩子摇头晃脑的读书声,眼前就出现朱先生身着灰布大褂,一副清瘦俊朗的模样。便忍不住跟朋友们说《白鹿原》中的情节。这时从正门尽头的屋内出来一个年轻人,他说书院不在这里,这是生活区,旁边才是书院。我们赶紧出来往右侧走。书院的门铜环紧锁,先生书写的对联被刻在门两侧。门下端比较陈旧显出斑驳的锈迹,两个石头狮子静默威严的把守门侧。我似乎闻到了股股浓郁的古书味儿和先生挥毫弄文的墨香味儿。在门前留恋,在院子里走,好像就是行走在先生《白鹿原》描述的世界中。

  我不知道白鹿原的过去是怎样的,但是现在的白鹿原上是大学城,原上的自然环境十分天然,似乎并没因为建设毁掉什么。生态园,樱桃园是原上的亮点,更为诱人的是:西安市的人在这里开辟了小块的属于自家的小菜园子,利用周末和节假日上来除草、浇水,或者耕种、收获。而这一周里也绝不会发生被踩踏、采摘等现象。原上的住户、村民还给帮忙照管菜园子。这一片依傍终南山,面临灞河的黄土台原居高临下巍然屹立,不仅是古城长安的东南屏障,也是西安人体验祖宗农耕生活亲近自然的好地方。

  黄昏时抵达,正午时离开,走过了原上的路,品尝了原上的农家饭,夜宿白鹿原真切的体验到夜的清爽和安静,并把小说中的情景和现实做了小对接。虽然没有瞻仰陈先生故居,但留下念想,携带一身清凉和葱绿离开的时候,我们都在想:下次还会来。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