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散文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散文

宋瑞林散文:冬日二章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6-11-04

  翻冬地

  周末骑车回到家里时,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一进院子,我看见娘又在菜园旁的的铁丝上给我晒的被褥了。我想,今夜躺在被窝里又能闻见冬天阳光的味道了,我爱闻这种味道,是陈年棉花被太阳晒暖的那种味儿。

  吃过娘做的葱花烩面片,我掮起门背后的铁锨说,娘,我翻冬地呀。娘正忙着给小白(我家养的小狗)拨剩饭。娘说,翻冬地不着急,慢慢翻,天暖和着哩。

  来到地头,我一锨一锨的翻着,翻得很深。将玉米的根茬用锨轧碎,深埋,这样,冬天的雪化了,玉米根就腐烂了。让人讨厌的是鸡肠子草,要将它连根剜起,用手抖落根上的土,要么用粪笼装了带出去,要么将它扔在新翻的地上,让冬天冻死它。不然一开春,满地里又是绿汪汪,密麻麻一片。娘说,这东西烦人的很,就收拾不净么。翻冬地很累人,要打碎大的土坷垃,要是偷懒,遇上干冬,开春耙胡基够你受的。翻一下地,要连续打几下坷垃,尽量把土块弄细碎些,冬天要是下雪了,融化的雪水,就能渗入活土层,冻死杀死地里的虫子和细菌。一到春上,翻过的地像金丝绒一样柔软,庄稼苗长得那个好呀。

  冬天的下午,一不留神,太阳就溜到了山背后,只在西边波浪般的山峦上留下红红的余辉,地里三五只乌鸦盘旋着,鸣叫着,拍打着翅膀飞向村子里那株高高的杨树上的巢里。

  我抹去额头的汗,感觉脚板烧烘烘的,内衣汗津津的贴在身上。正从路上过的蒋伯说,你不太做活,不要干的太狠,慢慢做。你看你头上的汗。我知道蒋伯今年七十多岁了,下地干活,村子里好多年轻人赶不上他,他可是做庄稼活的一把好手。

  放下肩上的锨,我斜躺在床上。这时才感到疲累像水波一样在全身荡漾开来。娘看我这么累,说,暖瓶有热水,起来泡泡脚,解乏哩。

  我坐起来,慢吞吞的脱去鞋袜,将脚伸进滚烫的开水,水很烫,我舒服的叫着。滚烫的感觉像按摩一样在全身蔓延,我觉得这是劳作后的幸福。

  冬  藏

  一夜睡得很香,黒甜一觉,醒来时,早晨的光线把厚厚的窗帘照的亮亮的。

  我猛的坐起来,赶紧穿好衣服,拉开窗帘,看见玻璃上是一层水汽。哟,昨晚上冷得很么。

  打开窗子,我看见娘早起来了,正在翻冬地。我不敢怠慢,洗漱完毕,扛起锨,也来到娘身边。娘说,就没想到昨晚上下苦霜,你看,地里的白菜、萝卜冻成啥了。吃过早上饭,咱赶紧把白菜、萝卜窖了。要不,今年冬天吃啥新鲜菜。

  昨夜里真是冻得厉害,泼泼洒洒的萝卜缨子耷拉着变了颜色。还没有卷瓷实的白菜,也冻得散垂着叶片。地面硬邦邦的,一锨下去,上面是一层硬盖。我和娘翻的很慢。昨天下午我翻过的地,上面是一层薄薄的霜花。

  地里翻冬地的人,都在惋惜着冬菜真是冻坏了,人们说话的时候,能看见嘴边的热气。

  冬天早晨的太阳绅士似的,出来的慢悠悠的,只把它一线光芒洒在远山那一片槲树林上,经霜的槲叶给晨曦一照,宛如油画一样漂亮。

  太阳,你随便吧。你就老牛拉破车慢慢晃荡吧。你都不嫌地里的菜冻的可怜。

  我艰难的翻着冬地。

  太阳终于出来了,地里的白菜、萝卜水漉漉的,袅袅的散发着水汽。

  娘说,咱不翻了,回去做饭吃呀,晌午咱窖菜。

  早饭吃过,太阳笑眯眯的,暖融融的。

  娘去收白菜、萝卜。我挖窖。

  娘干活利索,不一会,她就将地头那一块萝卜拔出来,全削掉了缨子,白生生的萝卜在阳光下闪耀。娘说,你尝,今年萝卜长的好的很。我拣了一根,咔嚓咔嚓吃起来,水甜水甜的,一点也不辣。

  我担了满满一担子,走过新翻过的地块,松软松软的。

  我小心的将一根根萝卜,整齐的堆放在我挖好的窖里。嘿,我挖的窖正好将这些萝卜容纳。我将四周的土慢慢的回填,形成一个小土包,用锨培实。

  白菜窖要比萝卜窖大一些,但没有萝卜窖那样深,我很快的起好了白菜窖。我将娘递过来的一颗颗绿蓬蓬的白菜,一株挨一株的堆好,又给根部雍上细土。娘又找来十几根粗细均匀的木棍,搭在窖的两侧,用油纸苫好。然后,我们又背来几捆苞谷杆,严严实实的压在上面。这样,我们这些白菜就能在里面舒舒服服的过冬天了。

  娘说,你以后星期天回来,就能吃上绿菜了。这些菜一直能吃到明年春上哩。

相关报道